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银行为揽存款直接返点 年化利率可达6%

2011-03-03 09:33 作者:曹金玲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T|T

既要控制资金总成本,又要完成存款指标,今年各银行吸存压力明显加大

刚刚拿到今年个人业绩指标的小施最近有点犯愁。

“存款在业绩考核的权重上升到了三成,而贷款的权重则大概占到两成,以前存款和贷款的考核权重应该是相当的。”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沪上某支行理财经理小施无奈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去年小施就没有完成“拉存”的指标。“今年的压力就更大,各家银行对存款的渴求远比去年来得高。”他说。

“缺钱!”一家大型国有银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长就对本报记者感叹道,“一方面,存款准备金率不断上调,各家银行的吸收存款压力比较大;另一方面,银行需要在资本充足率等多项指标上达标。因此,目前信贷方面出现严重供不应求状态。”

为拥有充足的资金放贷,银行只得一方面想法融资补充资本金,另一方面各显神通拉存款。

激烈的吸存竞赛催生了“返点”、送礼等种种违规揽储手段,虽被监管机构叫停,但利率市场化改革由此显得越发迫切。

高息揽存“擦边球”

一家中外合资银行的公司金融部客户经理向本报记者透露:“我们行对公司存款的‘返点’比例属于中等偏上,大多数情况下是给公司直接返点,也有一些是对财务人员个人予以一定的‘奖励’。”

所谓的直接“返点”,至今仍是银行业内公开的秘密。鉴于中国银行业仍依赖利差为主、中间业务不足的盈利模式,生息资产规模的竞争自然激烈,尤其是在今年资金非常紧张的情况下。

“如果是对公司直接返点,一般将存款打包做成理财产品,年化利率在3.5%~4.5%之间;如果是‘奖励’财务个人,则会在央行规定的定期存款上额外支付年化千分之二到千分之三的利息,但由于公司存款金额较大,所以这笔额外费用往往也比较可观。”这位客户经理对记者说道。

根据央行的最新利率情况,现行的人民币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3%,而人民币活期存款利率则仅为0.4%。

该客户经理还说:“当然,银行吸引个人大额存款的力度会更大,甚至可能包装到月息千分之五、即年化利率6%的情况,从而打高息揽存的‘擦边球’。”

上海一家化工品和农药出口企业的财务总监告诉记者,除了直接“返点”,一些银行现在也会向企业变相提供存款优惠条件。“比如,一家外贸企业只要向银行提供一定规模的定期存款,那么银行就会在这家公司开信用证等国际结算业务费用方面予以打折优惠,这样既有利于吸引企业存款,也不涉及银行高息揽存的违规问题。”他介绍说。

事实上,银监会对银行违规揽储、高息揽储可谓三令五申。早在去年9月中旬,银监会就向包括农行、光大、广发、平安、华夏和渤海银行在内的6家银行开出罚单。这也是继银监会去年8月发出全国通知、严禁高息揽储后开出的首批罚单。银监会当时查处的违规揽储行为可谓五花八门,包括擅自提高利率、有奖储蓄、减免或报销其他业务手续费甚至是安排亲属就业等方式。

吸存成本上升优惠减少

有分析人士就指出,今年以来总体上存款出现下降,预计2011 年仍将是“吸储”年。

值得注意的是,一旦到达月末、季末的时点,存贷比考核压力下的各家商业银行在存款优惠上的出手就会更大方,尤其是那些负债业务压力较大的中小银行。

“比如年末,为了吸引大额存款到账户‘走过场’,一些银行甚至不惜做到日利息千分之一。”上述客户经理就坦言。

而记者了解到,这种时点上的存款“一日游”依然存在,即在月末或季末最后一天银行提供短存的现金返还,个别银行的返点率比千分之一更高。同时,这些高于央行规定存款利率的支出,一般都算在银行客户经理所谓的“营销费用”中。

但在今年整体资金趋紧的情况下,银行在吸存上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大方。

春节刚过,上述中外合资银行客户经理就收到来自总行的通知:今年的资金成本最高不得超过年化利率4.5%。

“不只我们行对资金成本进行了控制,一家大型国有银行也是如此,春节前给客户经理的资金成本上限是5%,年后就下调到4%。”该客户经理如是表示。

他继续说:“这意味着,今年银行在大力吸收存款的同时,会特别注意存款与贷款成本之间的控制和匹配,归根结底还是一笔资金要能为银行产生尽可能多的利润,客户经理们的业绩考核也与‘利润’更为挂钩。在资金成本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我们已经不会盲目提高存款成本来冲规模。”

澳新银行环球市场部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近日发布报告指出,存款准备金率的连续上调,加上存款利率的上调,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上升压力异常明显。

也就是说,银行从客户手中取得存款,既要相应付以利息,同时每一笔存款还需要上缴19.5%的资金以存款准备金的形式进入央行体系,尽管央行会对存款准备金支付一定利息,但其利息水平较低,而同时银行将无法循环利用这笔资金。

“既要控制资金总成本,又要完成与去年相当的存款指标,今年各家银行在同一客户身上的吸存压力明显加大。”上述客户经理就坦言。

利率市场化让银行不安

既然银行间吸存放贷的竞争都如此激烈,有建议认为,何不顺水推舟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

近日也曾有消息称,央行正在对包括招行在内的数家银行进行中短期存款利率市场化的初步试点,重要工作之一是形成五年内中短期存款利率的报价竞价系统。但随后,招行相关负责人否认了此事,上海银行、杭州银行等多家中小银行也均表示不知情。

但至少,监管层对利率市场化的频频表态已经暗示了对改革赋予的迫切愿望。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此前就发表文章称,央行应加快利率市场化步伐,在贷款利率基本由市场决定的情况下,可允许存款利率向上浮动一定幅度,逐步将加息预期直接变成市场定价。

上海一位银行业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建议,应该先放开贷款下限,存款利率暂且不动。他认为这样“银行才能充分培养客户细分、风险识别和管理能力,开发不同产品满足资产方客户需求,然后才放开负债方,清楚能够承担怎样的资金成本,从而在负债和资本之间做好平衡” 。他还建议,贷款利率可以统一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可以选择那些定价能力强的中小银行开始试点。

在该银行人士看来:“目前宏观经济整体处于加息周期,这个时点更有利于放开贷款利率,造成的市场风险有限;但如果放开存款利率,在加息预期中利率必定上升,利差势必缩小,对银行的冲击会非常大。”

央行2005年确定的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总体思路确定为:先放开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再逐步推进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存贷款利率市场化按照“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的顺序进行。

“从内心来说,利率市场化让银行感到不安,但这一定是大势所趋。”上述大型国有银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长对记者坦言。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