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两会专访】包克辛:大量玉米被机器“吃”掉了

2011-03-08 11:29 作者:吴金勇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我们的粮食结构目前确实有问题,主要问题集中在玉米上

【中国企业家网】(记者 吴金勇)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是中国粮食收储、抛售、移库和应急供应主体单位,是国务院批准组建的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国有大型重要骨干企业,享受国务院确定的国有大中型重点联系企业的有关政策,在国家计划、财政中实行单列。

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储粮的任何一个小的举动都会影响着中国国内市场的粮食价格走势。身兼国家粮食宏观调控的政策执行同时又是市场主体的企业,中储粮如何面对各种挑战呢?本刊地就此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中储粮公司总经理包克辛。

《中国企业家》:《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把保障粮食安全作为首要目标,作为中国粮食的主要收储企业的负责人,你觉得目前中国的粮食库存量是否充足呢?

包克辛:2008年的“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向外界透露了中国粮食储备的数字。当时总理是说,中国人完全有能力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我们的粮食储备是充裕的,现有1.5亿吨到2亿吨的储备粮。当时总理说的这个数是远远高于世界粮农组织提出17-18%安全库存率的指标。今天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按照同一口径我们现在的粮食库存与2008年时相比还略上升。这是一个总量概念,具体数字不能透露。

《中国企业家》:粮食总量不缺,那在粮食品种结构上是否合理呢?

包克辛:我们的粮食结构目前确实有问题,主要问题集中在玉米上。今年的早些时候,美国在国际世界市场上放风说,中国今年起码要进口800万吨玉米,最近又说要进口1200万吨以上玉米,这两则传言就把国际市场玉米价格炒得很高。同时也将中国玉米的深加工的问题更充分地暴露了。

中国耕地相对较少,玉米等粮食主要是用来做饲料是可以的,但大量用作工业原料是不可取的。国家应该坚决控制酒精、淀粉、味精等粮食深加工产业的扩张,同时减少粮食产品的出口,“如果不解决好这两点,解决粮食安全问题就很难落到实处。

现在玉米深加工项目增长太快,中国大量的玉米被机器“吃”掉了。玉米年份是头年11月到第二年10月份,到目前为止,刚刚过去四个多月,国家只要采取严格控制的深加工,那么今年玉米价格还有可能是平稳的,而不至于发生像美国人说的那样大规模进口,导致中国因素涨价。事实上国家是有一项原则的,总理也讲过,机器不能跟人争粮“吃”。

《中国企业家》:2010年,中储粮停止了小麦和油菜籽收购,没有启动籼稻托市收购的原因是什么,这对于国内的农产品市场有哪些积极影响,今年的政策将本着什么原则?

包克辛:停收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市场价格高,这个国家政策规定的,价格下降到一定程度我就启动收购,价格上涨了就不能启动。今年将采取什么政策不好说,因为中储粮是执行政策的,在粮食的收储、抛售、移库和应急供应等工作都要服从国家的调控政策。

《中国企业家》: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提到今年小麦、水稻的政府最低收购价上涨的问题,其中粳稻可能要涨23元/百斤,这个政府最低价格可能会导致市场上的粳稻价格暴涨吗?

包克辛:与玉米不同,玉米是供求问题,而水稻是结构问题。水稻价格也不是大问题,粳稻价格上涨是早年国家政策调整带来的。前几年的情况与现在不同,当国内是是籼稻缺,粳稻积压,于是国家采取一个鼓励补助粳稻运费的政策,鼓励消费粳稻。这两年的市场供需来看,结构已经调过来了,从现在的国内粮食市场来看,粳稻开始紧,中晚籼稻多了些。对此国家只要政策得当可以再慢慢调回去就是了。

《中国企业家》:大家通常的理解是,中储粮是收储粮食,但事实中储粮公司自己还上了许多深加工项目,这个基于什么考虑呢?

包克辛: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持终端市场稳定,比如说我们在河北建的三河米业,就是为了北京、天津两个巨大的消费市场,这两个市场年消费大米量约为230万吨,但是原先当地只能提供30多万吨量,其余的200万吨需要从东北等地如同“蚂蚁搬家”一样地倒运来,这个是非常大的问题,一旦发生冰雪灾害、重大疫情怎么办?因此,我们的措施就是在大城市群落周边要建立大型米场,以解决当地自身加工能力不足的问题,保障市场供应。事实上,去年这个作用已经达到了。

《中国企业家》: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粮食体系改革较晚,中储粮成立后至今仍面临着与传统粮食体系之间摩合问题,对此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包克辛:中储粮与各地粮食供应系统应该是一种合作关系。中国以前的粮食体制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全国各地有大大小小的粮库,有大大小小加工厂,每个县都有自己的收储单位和加工厂。与其他领域一样,在改革前,各地粮食收储、加工主体是种平行关系,而现在要变成一个链式社会分工,这是经济发展的规律,大中小企业肯定要分出层次,要有不同分工的。

粮食体系改革比其他行业起码晚十年以上,它现在面临许多问题是10多年前其他行业都再现过的,这种内部调整利益冲突,在1980、1990年代其他领域都有出现过。市场经济必须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走,中国已经确定这条路,必须遵循这条路,谁违背这个路子谁最后就得垮。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