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D3115次列车长回忆事发经过 称停永嘉因无信号

2011-07-28 06:19 作者:易靖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0)T|T

央视截图

D3115次列车究竟为何临时停车?在停车过程中,该车工作人员是否向领导汇报情况?事发前后,列车司机、机械师到底做了什么?

目前,D3115次列车司机已在接受调查。本报记者得以对话D3115次列车列车长蒋晓梅。

长停永嘉

前面没有信号

记者:当时,D3115次列车在永嘉站停了很长时间。为什么停那么长时间?

蒋晓梅:在永嘉站停靠的时候,已经在等待信号了。听司机跟机械师的对讲,说是前面因为雷雨天气,接触网可能有故障,前面没有信号。列车如果没有信号,绝对不能开行的。

记者:你什么时候听到司机和机械师对话的?

蒋晓梅:时间上我不能评估,只能是大概,在永嘉站停靠的时间是19:53,我们是19:55关的门。在停靠的时候,我询问过机械师为什么没有运行?等机械师赶到9号(车厢)监控室的时候,我也赶过去了,这个时候司机通过对讲机(跟机械师联系),我听到前面有这么一个状况。

记者:原话是怎么说的?

蒋晓梅:我记不清。当时车停在那里,我问机械师是什么原因。这时,司机汇报过来,只是说天气原因前面没有信号,前面没有电了,没有电没有办法通行。

记者:大概在19:55?

蒋晓梅:不止,大概在8点钟,8点零几,这个没有看时间。那一会儿以后,因为我们也有规定的,如果有临(时)停(车),临停的原因要广播介绍。这时叫我们广播员过来,拟一个稿子向旅客说明,向旅客说明为什么要停。

记者:大概停了多长时间?蒋晓梅:应该有20来分钟左右。

出事之后

驾驶室不见司机

记者:出事那一刻列车启动了吗?

蒋晓梅:缓缓启动了。记者:撞上时的情况怎样?

蒋晓梅:有猛烈的声音,还有晃动。我被撞倒在地,然后赶紧爬起来。

记者:当时被撞的是列车的尾部?

蒋晓梅:是,但当时我不清楚到底是尾部还是车头,我第一个反应,是不是司机车头发生什么状况,所以我第一时间往司机室跑去了解情况。

记者:车厢内情况怎样?旅客是否慌乱?

蒋晓梅:没有慌乱,就是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搞清楚再告诉他们。就一路往1号车厢跑。当时因为断电了,车厢里面只有应急照明,光线有,但不亮。

记者:你到达1号车厢时,见到了什么?

蒋晓梅:当我赶到1号车厢的时候,1号车厢的左侧门是打开的,没有看到司机,也没有看到机械师。当时,只看到车厢乘务员站在车门的地方,劝阻旅客不要往下跳。台阶离地非常高,怕旅客跳下去摔伤。

记者:在司机的驾驶舱没有看到司机?

蒋晓梅:门是打开的,没有看到司机,也没有看到机械师。

记者:司机去哪儿了?蒋晓梅:我看到这个状况以后,当时呼叫他,他没有给我回应。

记者:通过什么呼叫?蒋晓梅:对讲机呼叫。

救援旅客

机械师告知出事故

记者:从出事到现在一直没有见到司机?

蒋晓梅:没有。后来,机械师用对讲机呼叫,让我赶到后面,后面发生事故了。我听到这个事情,马上折返,要从1号(车厢)再跑到16号(车厢)。奔跑时,我跟旅客说,后部车厢有情况,需要我们赶过去救援,老弱病残孕请在座位上等待。

记者:你在后面见到司机了吗?

蒋晓梅:没有看到。当时,我只关心我的旅客有什么样的情况,我要去救援他们。旅客有表面伤害,比如说烫伤,我肯定要组织乘务员救援他们、安抚他们。我不会再关心他(司机)了。

记者:走到列车尾部的时候,看到什么场景?

蒋晓梅:我到13号车厢和14号车厢之间的时候,已经没办法走过去了,13、14(车厢)连接处是断开的,中间是很大的空隙,没办法跨过去。

记者:有3节车厢断开?蒋晓梅:对,停在我后头,中间空隙因为非常黑没有看到,只是看到有一个很大的缝隙,我只能再折返到13号车厢这边跳下去往后看。

记者:你跳下去以后看到什么情况?

蒋晓梅:14号车厢还是停在铁轨上面,15号车厢跟16号车厢,被撞击的地方是变形的,15、16号车厢停在那里,有一点倾斜。

记者:那会儿第一反应是什么?

蒋晓梅:我要救援旅客,通知我的乘务员再组织一批青壮年旅客过来帮忙。

记者:他们把人救下来了?

蒋晓梅:他们只是上去看了看情况,因为没办法救,没有工具救,我们没有任何工具。没多长时间,消防武警就赶过来了,利用他们的工具才能救里面的人。下面(车厢外)的旅客,我组织乘务员赶快拿药箱过来,给他们做简单的包扎处理,只能是这样。当时没有担架,D301是动卧,就让旅客去把床单拿下来,用床单(将伤员)抬下去。

记者:救了多少人?

蒋晓梅:没有统计过,当时情况非常混乱,有消防支队的,有武警的,包括很多救援赶过来,还有下面的老百姓,到底救出多少人或者从旁边车上救了多少人我没有看过,我只是在救援旅客。

临时搭班

与司机机械师不熟

记者:之前,你跟司机熟吗?

蒋晓梅:不熟。他是属于南昌铁路局(福州客运段)的。

记者:见过面吗?

蒋晓梅:没有。没有经过允许,我们进不了司机室的。

记者:你们的搭档经常换吗?

蒋晓梅:是一段行驶到另一段,要有一个交接。我们有规定的,到宁波东站司机要交接班,福州司机接班,杭州司机下班。

记者:你们工作上怎么联系?通过对讲机?

蒋晓梅:对。联系时,我说3115次司机有没有(信号)?他说有。信号好不好?好。这样就行。

记者:机械师是谁?蒋晓梅:机械师那天也是第一天搭班,他也是临时过来的,叫张斌。

记者:他是什么单位的?蒋晓梅:上海车辆动车客车段的。

任职两年

接受近两月应急培训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当列车长的?

蒋晓梅:从2009年9月28日到现在,甬温线开通以来一直在这条线上做(列车长)。

记者:在动车列车长上岗前,有没有应急方面的培训?

蒋晓梅:有。突发情况应急预案我们都有培训,演练包括实战都有。

记者:做了多长时间培训?

蒋晓梅:开通之前有将近两个月。

记者:这次的应对你觉得成功吗?

蒋晓梅:尽力了。

记者:当时的情况非常紧急也非常混乱,依靠你们自身救援还不够。现在回想起来,在救援上有没有觉得有些遗憾?

蒋晓梅:要说遗憾什么的,当时情况不允许我们有这种想法,我们只能是尽我们自己最大的努力,只能凭着我们的本能去救,只能是这样一个状况。

记者:因为你是列车长?蒋晓梅:是。我当时没有像现在感觉到有一点失控,我当时真没想那么多。

本报记者易靖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