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VC与PE:站在十字路口(3)

2011-12-10 18:32 作者:斑斑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4)T|T

第二我们会看到的趋势,在投完企业大家都讲了要有高质量的资本,除了钱之外,还能给企业带来什么。第二个我们一定要能够帮助企业成长。所以,在这里面也是非常重要的。在帮助企业成长,这个跟第一点有点类似,你只有在这个行业工作过,或者创办过类似的企业,或者从创业开始,一直把公司带到上万人这样子一个规模经历才能跟我们被投资的企业来分享这些理念走过的弯路,一些可以避免的错误等等这些。

所以,第二个就是为所投资的企业带来价值,非常重要。当然这个也关系到美国人脉很重要,因为现在大家也知道,企业能找到好的客户,好的合作伙伴,对于这个企业发展来讲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如果这个基金里面人脉比较强,在各行各业都有比较好的人脉关系,在加上投资公司希望选择就不错,帮助打电话,或者我们叫开开门,帮他介绍给相对应,有决策能力的合作伙伴,这个对企业会带来真正帮助。

第三点,我觉得我们会看到,今天早上主题演讲嘉宾都谈到一个比较共同话题,我们要做品牌,要国际化,更走出去。第三个作为基金行业,像VC,PE也好,这里也会变成更全球化的这样子的游戏。全球化就可以看到很多成功的国外基金在中国已经有不单只是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也有。我们看到很多在本土比较强的GP们也都在募集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所以,这个全球化非常重要,我们所投资的企业已经不能满足于中国的市场,他作为前三名,或者老大的地位,他要走出去,在亚洲作为老大,或者在世界上有一个,从中国来的世界级企业,所以这个是未来我们希望看到的,而且我们也非常相信,肯定会看到更多这样子的公司。

所以,全球国际化非常重要,对我们来讲团队理念也是需要,可以为所投资的公司带来这方面帮助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可能是我们所看到的一些未来趋势。所以,接下来我们觉得在十字路口对我们是一个比较好的推动,我们基金经理们会更专业,更国际化,更正规,更长期,谢谢。

主持人曾玉:谢谢李总的分享,特别是您已经提到第三遍,中国本土PE,VC无论是管理,美元,或者人民币,两个币种都在管理基金的团队们不断走向国际化,这点我非常认同。大家知道无论是鼎晖,鸿毅专门有一些国际投资,有一些中国企业把自己企业自己品牌做到国际化,还有国外的钱也不断流入中国,刚才我讲到全球投资者仍然觉得PE,VC行业里面最看好的一个地区和国家就是中国。

昨天我正好一个新闻,中投好象把3千亿美金分别组成两个基金分别投入欧洲和美国市场,分别叫做华欧华美这两个基金。整个全球基金一体化,VC,PE真正在做到一体化和扁平化,无论是项目走向境外,还是境内境外美元互相流动,其实都是让中国本土团队更加专业,更加长期。刚才我看到台下,我居然听到鼾声,打呼噜的声音让我很震惊,这是在PE,VC里面很少见的,今天台上的嘉宾有一个共同特点,男士们有什么特点?男士们都非常精神女士们呢?也都很漂亮,这也算提提精神。

虽然在座还有同行和专家,大部分也是PE,VC团队,有的是管理美元,有的是管理人民币,有的是双币。特别我作为和玉复合基金我们70%钱会投到PE,VC行业里面,30%钱跟这些PE,VC做一些投资,这个话题就和我专业比较对口。一个GP,一个PE,VC如何建立自己核心竞争力,和如何做一些在市场上竞争这么激烈,鱼龙混杂,参次不齐的时候如何进行差异化定位,如果按照PE,VC从投资阶段来分,中国能看到往下走是VC,PE,如果从币种来讲,双种币种,从基金出身DNA来说,有专门的投资银行,像高盛,摩根斯坦利,像国内也有自己专注,地区型的投资美元基金。

回到人民币这个划分就更多了,券商背景基金,或者中国特色的一个产业基金都使这个行业从各方面,大家都有不同的基金,不同的特点,不同的一些优势。我想请我们第一位嘉宾介绍一下?

Ralf Schlaepfer:什么样基金的问题,还有公司的基金,刚才也讲到从美国,欧洲的经验来说,公司背景下进行过去非常积极,在创业方面,主要是新创的基金,他们通过这方面投资进行上市。所以,找一些新的点子来发展他们的业务,这是一种非常专业的基金,很多医药企业他们搞一些,或者生物科技,还有在互联网这些领域开创的企业,但我回顾一下VC和PE在欧洲和美国的历史有两类不同情况,首先帮助新创企业,来帮助他们发展,但是这类基金退出非常重要,也就是说,一开始就会涉及到退出的问题。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找到好的项目非常重要,这就需要进行很好的筛选,挑选一个,比如说尤其在中国投的时候,要找一个很好项目。我知道很多公司在挑选,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好财务的尽职调查,经营的尽职调查,对公司侧重性很好,还有法律,税务方面进行很好的尽职调查。所以,一定要了解投资时候的风险,否则你会失败的。

所以,找到很好的项目和公司,对风险进行很好评估。如果这方面工作不好的话,最好就不要投。第二种情况有一点让我感受很深的,就是所谓的长期投资问题。我觉得西方公司并没有特别看好长期投资的问题,一般来说他们都有3-5年的投资周期,没有一个私募基金好象就会投10年,20年,不太可能。所以,我觉得一个私募公司好的经验就是要找到适当的人才,或者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之内带来很好的价值。因为你不可能10年之内给公司成为帮助,你会成为公司的一部分,所以3,5年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否则就成了你自己的项目,自己的公司了。

坦率讲,谈到时间问题,VC,我记得90年代的时候,21世纪初期的时候那时候90%VC都破产了,因为买的资产太贵了,不能够使投资有持续性。所以,作为一个VC投资,你一定要确保有足够的资金,这样的话当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比较悲观的,如果情况不大好的话,手头要有足够的资金,这样的话就可以保证我们公司基金度过难关,因为有时候手里没有现金就不可能度过难关,所以一定要确保有足够的资金,所以这里不能够说是长期投资,这样就退不出了。

翟普:我想我跟Ralf一样都是中介机构,而我们是投行,我们有幸跟这个行业里面,很多非常有核心竞争能力,长期我们相信他们是PE,VC行业品牌公司团队合作。我们看到了这个差距,而过去一段时间之内,就像我刚才讲的,这个行业突然有一个井喷,资本市场也给了一些机会,有很多LP投资不管是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赚到钱,越来越眼球被吸引出来,新的团队如雨后春笋般起来。

你刚才问不同投资机构有什么特色,核心竞争力怎么样。我觉得在我左手主要是创投机构做的非常成功的人士,他们的观点更犀利。作为一个判断者我觉得只有两类投资机构,一类像刚才竺稼,马雪征所讲到非常关注投资每一个阶段,是对被投资企业提供利益作为重要一部分。另外就是管两个,进和出,搭顺风车,看这个市场,就这两类。

过去一段时间国内,我们遇到券商只投30多家企业,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也开始进入,一些银行也开始介入人民币基金,更并说其他一些如雨后春笋,大部分都属于第二位。第二位基金,我觉得在刚才我讲到过去一段时间,包括A股市场,创业板市场前景  不会永远都是往上走的,这样靠行情吃饭,我觉得将来他们的一些投资业绩不佳,可能对我们这个行业发展会带来很大影响,我觉得这一点是比较重要的。

我觉得在座企业家朋友应该关注,应该和有品牌,有真正能够帮助企业,能够成长的,这样一个创投团队合作,我觉得要有这么一个准备心态,因为接下来这个路确实不太好走,希望有人一起走。

主持人曾玉:非常感谢翟总,你刚才分了两种PE,VC团队,我觉得第一种是长期提供增值服务,第二种是短期机会投资型的,其实把这两种可以延缓成另外两种,一种是挣钱的基金,一种是挣热闹的基金。下面有请竺总,大家都知道贝恩资本是有贝恩管理咨询这个团队在国外建立起来的,作为要突出你们在中国GP团队重要性和提供增值服务,咨询是不是你们很大的优势?

竺稼:我觉得倒是不简单说咨询,因为我们不做咨询,我们做投资,不是说咨询是我们优势,如果大家去咨询可以找专业咨询公司,这些咨询公司能够带来他们所能带来的价值。其实大家想一想不管VC也好,PE也好,大家在座都是我们在整个经济活动当中要有价值,有价值才能继续存在。我们的价值是什么?我觉得我们价值等于是在整个社会,整个经济活动当中,整个资产配置过程当中要发挥一定作用。比如说我们资本,我们说资本再多,在中国资本现在再多仍然是有限的,怎么样把有限资本放到最能够产生效益的地方去,放到最能够产生效益的企业当中去,这个就是VC也好,PE也好所起的作用。最终你是好的PE企业,差的PE企业,就在于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做到这一点。

刚才曾玉提到贝恩投资,从我们来讲也是一直在想我们有什么独到的地方,我们为什么能够给我们的投资者,给我们投的企业能够带来有别于行业平均回报。这个是我们自己老在想的事情,我还想起我们在2005年,2006年决定到中国来,在创办亚洲基金的时候。我当时就想了两个事情,一个事情我自己觉得在中国投资,中国有一个,我觉得中国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中国一直在搞改革,变化,发展速度非常快。所以,整个行业发展很快,企业发展很快,所以不像有些地方,我就举一个例子,我们在亚洲,当时有两个重点市场,当时我们就说这两个重点市场采用两个完全不同的策略。

另外一个市场是日本,日本我们说是不变的一个地方,很多事情一个企业做的好就是好,就一直有一个很强的市场地位。你去看一看10年整个不同行业里面,他的不同行业参与者市场份额变化非常少。你说在中国变化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你就需要有能力,我自己说要能够有一比较好的鉴别能力。今天好的企业不一定明天好,今天好的企业好,可能是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下,一个监管环境下做的好,等到市场环境变了,监管环境变了,这个企业可能就不行了。

所以,这时候一定要有一个比较好的,我自己看一个企业,看一个事情不光能够看到本身,还要能够看到前前后后,前后左右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能。

我自己觉得第二个非常重要的技能,咱们老在说中国历史很悠久,什么都很长。我们回过头看看中国企业都是历史很短的,我记得曾经跟中国,咱们银行老总们,交通银行说我100年了,交通银行根本不是100年,怎么可能是100年,但是在80年代都是中国人民一部分,你作为一个机构存在时间都很短,在这么一个短的时间里面,对于我们来讲有一个非常重要东西,你要有能力帮助这个企业,能够把企业管理构架能够搭好,能够把团队建起来,我自己觉得这两个是我自己觉得,当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

我当时决定到贝恩投资来做这个事情,也觉得贝恩投资在这两个方面有一些技能。我们在中国投资这几年投了十几个项目,几十亿美金,都是有用的,对于我们来讲这就是独特的地方,我们自己的核心竞争能力。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做一个项目,从惠普手上买一个业务,不是买的公司,买业务买的什么?买的一个团队500多个人,买了一些IP,有一些专利,产品设计等等,现在有一些合同,买的就是这些东西,现在我们要做什么?我们要建立起整个管理平台,IP,ERP系统,财务管理系统,人事管理系统等等,我们要跟企业现在团队一起来制定一个业务发展的规划。

以前在HP里面他是一种做法,现在离开了HP要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做法,这个事情怎么做,这些我自己觉得,我们要有这样的能力来做这样的事情。我就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有别于很多其他企业的地方,我知道很多投资基金的地方,有其他一些基金他们做法不是要做这样的事情,他可能有别的类型投资。所以,我自己觉得这一点,怎么能够在竞争上面有别于别人,不能是做一个业务模式,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随时告诉我们不能这么做,我们也随时告诉我们投资的企业不能去追求这么一个策略。

主持人曾玉:首先恭喜马总融资10亿美金,接着刚才的话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马雪征:我非常快介绍一下,把更多时间留给下面参与嘉宾来提问题。回答你刚才问题,我觉得建立核心能力,就跟作为一个基金也跟所有企业一样,我们对团队要求有这么几样,一刚才像朱总讲在中国投资就是投资人,所以我们无论是哪个阶段,不管是成长阶段,还是初期VC阶段,对人的判断能力必须要有,无论像我,还是吴鹰我们做企业出身的,还是做投资出身的,我们对人的判断我就不在这,你如何去判断人了。

第二,我觉得你要有对行业了解的能力,这点做PE和VC有一点不同,做VC最主要你要做的是对产品的风险,和商业模式的风险,而做成长型的企业投资,最主要是执行力风险,因为其他领域比较清晰,关键能不能在一个高成长的时候把企业带上去。所以,你对行业了解就是要积累行业经验,如果没有这个,确实你很难做判断。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