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VC与PE:站在十字路口(4)

2011-12-10 18:32 作者:斑斑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4)T|T

第三个,我觉得这个团队很要紧的一点,我们做交易的时候结构设置能力。因为结构设置对我们来说也是相当重要,比如有没有一些更能够通过一些条款手段使你投资得到保证,同时也能给被投企业创造价值,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东西,因为时间有限不给大家介绍一些很具体,很有意思的例子,但是对交易架构设置的能力也是非常重要。

第四个能力当你真正做了投资之后,刚才竺总强调很多,有没有这个能力真正和董事会成员,高管,甚至在下一层运作团队能够给他们提供增值服务,把价值创造出来。我觉得对我们投资经理人的要求还是蛮高的,谢谢。

主持人曾玉:非常谢谢马总分享,这四条我特别想强调交易结构设置,对标准美元基金非常专业,非常有价值的一种技术问题,大多数人民币基金可能会忽略交易结构的问题。下面我们有请吴总分享一下?

吴鹰:我个人认为在中国投资,对中国本身了解和解决企业实际问题是非常关键。因为中国企业家很不容易,他不像欧美,中国工业化革命时间我认为真正工业化也就20多年,改革开放以后,在这之前是没有的,不光像竺稼所讲的,银行也有这么一个时间,整个过程很短,里面很多过程很不规范,政府也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一个企业家在创业过程中碰到很多问题,客户搞不定,可能在战略推广上,定位不好,根本就是错的,你要告诉他就别做了。

我记得在中国也是很有名一家IT企业上市之后,他们在做一件事情,很有意思,很理想化,把电视变成一个互联网终端,也是类似于我们当年推的IPTV一样概念。有些东西可能国家领导人在常委会上担心的问题,安全过程,很快就被枪毙掉了,你路就走错了。这是大的一些事情,如果在一些比较小的事情,如果你想做运营商行业事情,你不知道运营商关系怎么样,但是你就托关系,把大姑子小舅子都用到,找到中国电信一把手一说通全国推广,给投资人一看算出来,我将来有这么多人,有这么多用户,几亿人在这,我将来前途多大,你问他一句就行了,做事不是这么做的。

你电信部门,可能他需要一个地方做试点成功之后再去推广,哪些部门具体管,这里头你帮企业解决很多问题。刚才李颖也说了,她也是我UT斯达康同事,她以前也做产品经理,做过很多这方面经验。你一个企业过程从一两个人到上万人过程在中间积累这些经验也是很重要的。我就想竺稼他们这么大的PE,其实他们还有一个刚才没有讲到,他背后分析团队很厉害,他们做事跟我们不太一样,投的企业花几百万美金去研究,研究之后发现有些不能做也避免很多风险,对他们投资人也是一个保障。

但是要头做好,要同行业很多方面来做,很正规,很多方面还需要我们来学。但是我认为在中国投的企业也不太一样,要看你做哪个行业,如果把两个企业合在一起,大的兼并这种组合不太一样。我是指太多机会投资在创业企业,中小规模,或者到一个阶段要去做发展这样一个过程中,给他解决实际问题,哪地有槛,走的时候一脚踢到铁板上,你告诉他这些教训,也是非常值钱,值得企业去考虑要做的事情。

再一个我觉得在中国从投资来讲,刚才讲的两类,价值投资,投机我是很看不上投机企业,早晚会被淘汰。但是,他在过程中一定要给他一个过程,在那也不是坏事。但是我觉得中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LP本身也是有一定问题。中国缺复合基金,我们给美女主持人也赚一把,他是做母基金,或者基金的基金,好的不多,社保很好但是要融很多东西看的很清楚,将来也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做复合基金的资源,但是有一些要求,一些新的基金不太合适去投。

当然没有这些问题,这些LP本身有一个短期要求,他希望短期有回报。但是5+2太长了,7年的时间,能不能明年退出来,我有一个项目,2011年就退出来5倍回报,10倍回报,这事可遇不可求求,当时UT斯达康投给我们的时候就4倍回报。当然,你去找的时候不敢说承诺多少,但是第二期他说缺钱,不但后面钱不给你,前面钱还退回来,不退回来就拿着大板砖在后面追着你要,这种你宁愿不要,从基金来讲也不能受这种LP影响,这种钱宁愿不要。

所以,从政府来讲开放保险,最近保险也开始给一些基金投钱,这是好的事,银行有一定百分比的钱也应该这么来投,对他资产组合也是有帮助,除了社保之外。我个人认为,其实从国家角度来讲,建立这层好的基金的基金,对基金有一个好的扶持,发展最好。你投资投好企业,一个阿里巴巴那么一个小破鸟公司,现在这么大,好象有上万人了,你对解决就业几百万人在网上去做交易,当然我这么说不好听,马云不高兴,他对创业做精神不是难事,这么多人在网上发财了,网上能够创业做就是很好的事。

如果我们能够发现更多小马哥,小牛哥去做企业,对整个经济发展应该有一个正向好的循环。

主持人曾玉:谢谢吴总,他刚刚阐述如果一个GP区别性,核心竞争力主要是建立在如何帮助企业解决一些问题,有请Simon?

Simon Eckersley:作为一个PE,或者来做演讲的时候,我们吸引投资者更多是关于区别化,你自己的特点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觉得这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区别化来自你的经验,还有主要一些原则,还有战略是什么,这些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也就是你投资的战略问题。但是更重要一点,就是可持续发展问题,你做的哪些事情是对的,哪些事情是不一样的,而且怎么样能够采用业界最佳事件,怎么样来做调研,怎么来建立你的团队,怎么样来做投资决定,这些都是非常重要方面。在我们行业中都是要和最佳实践相关的,或者和最佳做事方法是相关的,这是很重要的。

建立一个团队要有一定深度,比如还有一个继承问题,创建人可以把业务留给其他人来做,我们知道有很多PE基金,比如说长期的,可能要10年,或者更多年限。当然你有两到三个基金的时候,可能是要10-15年时间,所以有一种可持续性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样也需要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就需要一个很正确的方向,而且要采取一些最佳的实践。所以说,更重要的方面,让我们成长建立团队,利用一种合适的方式来做尽职调查和政策决定,这就是我们投资者要求我们做的这些事情。

那么,你们可能有的是在PE基金里面的,也有问了很多尽职调查方面问题,我们投资者也做这方面很多工作,他们要问很多问题。不仅仅是问为什么不同呢?也许他们可能会很多细节是不是正确方式,正确的方向,时间是怎么样子的。一旦投资出现错误的时候怎么办,学了一些经验了吗?或者有一些什么保护措施,比如说怎么样防止风险。因为我们是代表第三人管理钱这方面必须重要,我们必须关注这方面。

主持人曾玉:非常感谢。

李颖:我们内部也有很多讨论,我们基金,现在有这么多基金有哪些差异。我们云锋基金最大优势就是影响力,虽然一开始是去年4月份成立的,但是影响力非常大,有各个行业的顶尖企业家,马总,刘永好,史玉柱等等都是行业界最顶尖的企业家们,一开始影响力就非常大。围绕影响力在我们投资领域的选择也是有非常大的影响,我们投资领域一个是文化传媒,影响力可以带来很大帮助。之前像马总,史总,余总加起来是华谊比较大的股东,还有张艺谋做的大型演出,最近做的还有香港,台湾大的明星都在里面。

所以,文化传媒跟影响力非常有关系。下一个我们投的领域就是消费类,其实消费类,现在大部分国内产品基本都为大的国内制造业做代工,很少有真正的中国品牌,世界品牌出来,影响力也带来非常大的帮助,消费类也是我们比较看好的。第三个领域就是高科技,为什么高科技跟影响力也有关系呢?大家也看到比较热的微博,微博为什么这么快有很多大的原因,好多大的明星都在用微博,有影响力的人们都在用,大家也想试这种新的高科技产品。

所以,我们最大影响力就决定我们投资这些领域。第二个优势是资源和经验分享,因为有20多位,现在这个队伍,合伙人们队伍不断在扩张,都融入了一些最近期出色,有潜力成为国际这种企业家,中国的国际型企业家的人在这个团队里面经验,和资源跟大家进行分享,因为他们都已经身价都是非常高的,他们也是希望能够帮助下一代,就像他们之前在走的路上也有很多人帮助下一代的企业家们成长。

最后做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对他们来讲就是比较有意义的企业家,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图每年有多少个回报,对他们来讲不一定要做个基金来取得回报,也不一定要做PE,真的要投二级市场,特别根据现在的市场情况,这个可能赚钱有各种各样的赚钱办法,可能更快。但是大家共识还是要做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云锋基金,差异化一个是影响力,另外一个是经验资源的分享,第三我们希望做有意义的事情。

主持人曾玉:谢谢,都非常有条理的总结了三点。第四我想我们直接跳过,传媒上有很多讨论,第三个问题业界确实在今年发生非常有争议性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美元基金,由于时间关系,我就选一个美元基金业界代表回答一下,一个是关于人民币的问题。第一我请竺总帮我们回答一下,由于今年VIE,支付宝引起的风波,对美元基金以后身份合法,以及中国政策在美元基金上的监管上有什么上的影响可以分享?

竺稼:从我们来讲,投资我刚才也一直在说我们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行为,所以一定要确保合法合规,不要去打擦边球,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有的时候,这一点在中国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是有难度的,本来改革就是在变,有一些以前不一定,我自己知道,你说VIE这个结构,当初最初出现的时候,也是得到默许的。所以,这个东西是会变的,对我们来讲需要做的两件事情,一个是要弄清楚,这个事情是不是现在和以后都是合理合法,合规的,这个事情不会每一次判断都对,但是尽可能要把这个判断做准确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