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VC与PE:站在十字路口(5)

2011-12-10 18:32 作者:斑斑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4)T|T

主持人曾玉:谢谢,特别我作为在VC,PE这个行业有10年经验或者我观察这个行业,无论是美元基金在中国投资,还是最近这3,5年比较火热人民币投资,在相关政策走向和立法上都是不断有波澜起伏。所以,这个行业索性,行业的人我们都是有精力不断学习相关政策法规,不断读懂,修正自己的投资策略和投资行为?

竺稼:其实这个事情到最后法律风险是你要判断不同风险之一,到最后我自己觉得可能在有一些问题上,我刚才也讲到所谓区分的问题,有的人他自己觉得我就非常有能力做这个判断,法律风险我有能力判断这个风险有多大,我能把握的住,可能他们就应该去做这种投资。有的人说我对于业务问题比较能判断,你就应该承担这样的风险。我自己觉得每一家投资,你在投资每一个项目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风险是什么,你自己是不是理解了这些风险,有没有办法能够应对出现的这个问题。

主持人曾玉:我同意竺总的看法,这也是投资者必须具备的能力,对政策风险的和控制能力。我想请吴鹰介绍一下,你是转型做基金,又觉得美元麻烦又管理人民币基金,跟我们恰恰相反,美元基金无论从融资,融资渠道畅通,美元成熟度都是一个比较利好的事情,为什么转做人民币基金,刚才你提到跟我相关行业,大家看到所谓合格,成熟的,长期的人民币LP在市场化运作和独立化运作公司太少,但是我们公司是一家。所谓国家从社保也好,还是包括最近不断出台一些细则保险公司很大份额要投入到VC,PE这个行业中来,以及中国国企也有,有国企的年金,中国私营企业有很多财富积累,中国富裕家族和个人崛起。

这个问题是想说所谓中国的人民币基金募集当中,大部分由于不符合,还没有拿到刚才合格,长期机构投资者前提下,利用一些第三方理财公司去做一些所谓人民币产品,PE产品发售。甚至大家看到上个星期,大家看到新闻最热门有一个高达几十亿,利用信托方式做PE,也是一个政策擦边球,你怎么来看人民币基金的募集?

吴鹰:我解释一下不是说美元基金不好,在中国基金推动上起着非常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人民币基金没有的时候,早期都是美元基金做起来的,新浪等等,还有一些私募,像当年孙正义投我们也是一样,起了很多作用。我只是自己觉得麻烦,原来离开UT斯达康的时候跟他们转了一圈谈谈,比如一个项目在湖北挺好的,他们就湖北是包围北京的城市,他就问有什么差别,我觉得这个就得解释半天我自己就有点嫌烦,有点麻烦,你不问我这个事给你管理好。

主持人曾玉:其实吴总在报道所谓美元大的基金,在中国团队,甚至有的中国人在国外待了多年在中国完全水土不服?

吴鹰:有些人做久了还不错,但是去国外转了一圈来弄的时候碰到一些麻烦的事,还有好多项目没法投,比如媒体行业,电信有关的行业都是增值好的。我在UT最后几年和离开之后一直关注一家企业,也是最早介入投资给他们,帮助他们做起来,就是做IPTV百事通公司,当时05年1.57亿投资,现在这个公司上市,过两天就挂牌170亿人民币市值左右,这个成长也蛮不错的,也就5,6年的时间,这个就没法让美元来做。

我觉得本身人民币也需要很多好的基金来做,我是非常想致力于做一个人民币很好的基金出来,具有一个好价值投资,而不是投机,对企业也很有帮助,做若干个企业,对中国整个社会发展贡献,对这些创业者也有好的回报,对我们LP有一个好回报。所以,我觉得其实人民币也有人民币的局限性,这是复合基金少的,合格的很少。在这我们还有一些资源,跟云锋基金一样,我们也有一些企业家投资来做这些事情。再有我们也没有去找这些机构来做,因为我们时间太短了,还没有退出的时间,项目也不够。

我觉得从国家环境来讲也要开放一点,最后对美金,人民币的环境,其实即使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马总他们管着美金基金,美元钱能起什么作用,对企业发展,并不是对安全什么有影响,有一点你就讲一个行业来讲,你就讲安全行业,信息安全,咱们更具体一点,我只懂我自己,别的不懂。信息安全企业,美国随便一个大企业去买一个信息安全公司动不动就几十亿美元,还没有上市就几十亿美元,中国最大一个叫启明星辰也就几亿美金,最近跌没跌我没看,也就这样,还是上市里面最大公司。

国外很多公司不让做,启明星辰一上之后后面很多项目也受他影响,变成美国上市公司,这些行业进来之后中国就没有一家信息安全公司,他信息安全服务放到运营商企业上,能够跑的起来,一跑就死了,因为他技术上,很多局限性,外国公司也不让做,将来怎么能够更上一个台阶呢?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但是我觉得从人民币来讲,和基金来讲,也应该放开美元基金对很多行业投资,对中国企业其实是有帮助的,是有影响的,只是说可以有一些限定,包括媒体行业,你想运营商都是美国上市公司了,也是牵扯到国家信息安全的。

所以,这是我个人观点,谢谢。

主持人曾玉:谢谢,吴总太无私了,他在做人民币基金,但是在呼吁对美元基金更加开放一些,限制和禁止的一些行业,非常好,谢谢。我觉得今天这种面对面的交流很难得,我想留一个问题给现场嘉宾。

提问:各位在座专业投资人,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请教一个问题。刚才翟总也提到这几年有一些新的迁移者类似PE,VC,因为特殊的行业,可以接触到更多第一手的资源,很好的项目,像银行分支行,想问一下在座各位,近两年从2010年到现在,这是PE,VC发展比较快两年,在座各位直观感受,对咱们传统PE机构造成多大冲击,说一个直观感受就可以,谢谢。

马雪征:你的意思是说由于这些投行们对我们这些传统人的冲击,其实刚才在我第一次讲话中我已经讲了,最近这一两年其实对做PE人的挑战,竞争,或者压力都很大。所以,我觉得刚才谈到人民币美元,谈到每个人有什么不同,其实我觉得每个行业都一样,我是做电脑出身的,你要去看看做电脑竞争更激烈,更残酷。我觉得更重要一点,你还是在这个行业中要把持住自己,你是干什么的,你是干投资的,是给你股东创造回报的,你不是做投机的,不能为做一个项目做成了欢欣鼓舞,你更重要把这个项目做完5年,给你创造至少2.5倍回报的时候才能稍微有一点欣喜。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压力不止是来自刚才你讲的券商等等,他们有他们的长处,VC有VC的长处,还有法律风险判断,除了对这个判断来自经验和你的了解之外,还有一个我们刚才讲的交易结构。你要有这样的判断,必须进行保证,竞争和压力还是有的,还是坚持做高你自己,你是一个投资者,要把你的自己的动作做完整。

主持人曾玉:谢谢马总回答,在座还有问题吗,大家都听的很专心。其实今天虽然三个大的问题与大家进行分享,至少有十几,二十个关于业界比较小的观点,再看看我们今天主题VC,PE站在十字路口,我们每一家能够坐在台上团队们并不如这个主题所描述的一样站在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如果把PE,VC都比喻成一辆车,可能今年由于人民币美元在政策上遭遇过不同,不一样的高峰,或者低谷行业震荡,但是我们认为绿灯是打开的,当我们有短暂迷茫,短暂在一些冲突当中,我想每一辆车都会驶向自己既定方向,驶向一个光明大道,谢谢今天台上嘉宾,谢谢业界朋友,谢谢观众。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