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跨国公司的“中国巷战”(4)

2011-12-10 18:35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6)T|T

另一个金融方面的改革,我觉得中国的利率市场化的问题,现在利率还是存款利率,贷款的下限还没有放开,可能要稍微小心一点,因为现在金融机构在监管部门的保护下是可以赚很多钱。但是负面政府不知道哪些银行干的好,哪些银行干的坏,也没有人愿意给中小企业提供贷款,给国企提供贷款太舒服了,我觉得这个东西不能一步到位,要有适当掌握节奏。

最后一个作为外资来讲,我就觉得中国无论是证券市场,还是银行市场,在加大一下对外资的开放,加大一下开放的力度也不会引起,我觉得适当竞争会促进中国企业发展。原来加入世贸的时候爱说“狼来了”,狼一来了我们都是羊,狼来了会任人宰割,10年之后发现美国,欧洲的狼来了之后发现水土不服,老闹肚子,跑的很慢,牙也不好用,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中国企业起来把他打倒,大部分江山还在中国企业的手里。

同时,你适当市场开放了让外国人的一些经验,先进的科技技术,管理方式带到中国来,实际上中国市场是有非常大的好处,我觉得这个,金融市场也是一样,为什么其他市场敢开放,金融市场步子不能走的大一点,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孤立的事情,给这些跨国金融及给提供更好的机会,同时也是帮助中国金融市场更加快,更健康,可持续的发展,简单说这么些。

主持人霍建国:很好,实际上也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中国经济总量那么大,外向型经济比例这么高,你货物和服务的流动性是非常大的。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汇率,利率如果不市场化的,等于内循环,外循环就产生了一个障碍,这个改革我觉得是早晚的事,也是当前面临的一个比较迫切的问题。开放市场这个也是,反正循序渐进,但是开放度越大,引入的竞争机制越活,有可能对我们经济这种发展,推动作用越强。其实,金融市场不是开放度大小的问题,还是你一个监管问题,如果外资银行允许他在一定的范围内参与国内经营,你监管如果能跟上的话,我想有些风险还是可以避免的。

我们继续这个话题,请李一先生讲一下看看证券市场你有什么看法,目前国内证券市场好象不定在注水,也起不来,还是本身大势,环境有问题,你们感觉更专业一点来看这个市场,怎么能够稳住,甚至能真实的反映一下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

李一:证券市场我进步很快,一说证券市场好坏,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指标A股市场,实际上这本身就是不全面的。金融市场是有多市场组成的,为什么是多市场呢?很简单,投资者是多元化的,投资的手段方法,举例讲一弄要么是股市,要么就是房子,汽车,另类包括高端商品,实际上我们这个市场,我们所谓多元市场并没有多元化起来,举个简单例子,我们债券市场就没有统一起来,不同部委在管着不同类型债,霍主任非常清楚。

实际上证券市场也讲到利率的一些问题,实际上是信用市场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信用市场问题。实际上证券市场能够反映出非常多市场对风险承受能力,对风险的偏好。举例来讲,一个成熟市场应该有股票市场,有债券市场,货币市场,也有期货市场,也有另类市场,光一个金融市场里头就应该有这么多东西在里头。这些市场里头他可以买空也可以卖空,可以买长也可以买短。我们现在基本上讲一个市场只能去满足,这个实际上没有完善真正的金融功能,所以还是一个不完善的。

当然了如果从一个零走到今天,应该客观承认确实进步很快,但现在的的确确,我刚才讲到作为金融机构,跨国公司已经到了一个反思的时候,下一步向如何去,中国金融市场一定要考虑这方面的作用,这就是我的观察。

主持人霍建国:很好,金融市场其实是比较专业,塔塔就谈一下在中国发展遇到什么困难没有?

詹宏钰:两方面,第一最大困难是我们自己,都是我们自己内部的问题,包括本地化的问题,怎么对中国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在这讲了,自己没做好就不能怪别人。但是,我们在中国的业务确实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05年的销售是3亿美元,去年是30亿美元,今年也可能会在60%,70%的增长。另外一个有些业务应该放开,还是得放开。WTO有一点大家公认的,外资这个狼没那么可怕,比如说除了金融以外就是电信,其实你要看一看国外的电信公司基本上都没进来,有那么几家非国营运营商,非三大运营商也都是咱们自己的公司,实际上塔塔一直想进入中国市场。

他在美国收购了一家公司,也在加拿大收购了一家公司,也是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他在中国就觉得挺难的,这就属于一个边缘地带,也没有说可以,或者不可以,在做的时候就发现,就感觉这个政策好象没有真正开放,我觉得应该鼓励他们。比如说印度市场,比如NTT就占了25%的股份,TMK(音译)占10%股份,还有其他一些公司,虽然在这方面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不如中国,但是在电信这方面确实比我们开放。

另外我觉得有些事情,给我们媒体朋友提点建议。很多在中印两国关系的时候,把印度一些报纸上的东西马上就扩大,好象中印打仗了。实际上印度的媒体跟中国不太一样,他们没有一个监管部门,有人他想怎么说怎么说,有的时候是毫无根据的说,你们千万别把它当回事,谢谢。

主持人霍建国:关注电信业开放,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前一段正好要打反垄断吗。下面我们继续有请Jean G.Rosanvallon谈一谈你在目前认为中国的投资环境如何?是好还是坏,或者是复杂呢,在中国怎么开展你的业务?

Jean G.Rosanvallon:我们在中国看发展也是在商务都很快,这对政府来说是一个很大重点。在过去5年计划当中你如果感到有一些挫折感,对于我们来说包括一些航空领域还是被控制,这是跟欧洲,美国相比,有很多改进也是很快的。所以,我们是充满乐观主义精神的。当然还有一些挫折的地方,包括一些机场,还有一些本地机场设备制造,需要进一步进行开放。还有对中国整体航空业来说,更多希望能够来面向这些客户,包括航空业的机场也是发展很快的。目前还为时过早一点,但并不妨碍我们业务在中国的发展。

主持人霍建国:刚才Jean G.Rosanvallon很大赞赏了中国的一些情况,下一位Robert Poole,我希望能讲一些美国怎么来看待中国,我想中国也是不断发展很快的,美国也注意到了中国不断崛起,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发生,只是从经济角度,或者还是其他因素分析考虑,因为我们有时候感觉到并不只是一个典型的什么经济问题,也许更多还有其他一些原因在里边。有时候也是很困难的,可能相互之间还需要更多人来相互了解?

Robert Poole:他里面有五角大楼发言人说,我们不把中国看作发言人,他一说这个,你会不会以为他为什么要说这个。我下面稍微给你来讲一讲我们官方观点,我跟一些董事会经常合作,还有我们波音公司一些大老板,董事长等等,我们对中国观点来说,对我们一年多的时间会发生一个变化,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公司也是对中国充满信心,来去展望今后5年,93%都是乐观的,或者某种乐观的,这是比较积极的,

我们公司也对中国市场做出承诺,这里的人们我们多数投资到中国来,而不是反过来对于我们外国直接投资来说,当然金融危机之间有一些下降趋势,然后英特尔有中国40亿美元投资,另外差不多再加上20亿,他们很显然都是对中国市场有很大承诺能够不断发展他们中国业务。然而他们有一些担心,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信心和承诺,但是对一些政策有些担心,我们在去年媒体上看到,自主创新不允许国外这样公司参与,他们还是关注多数最近访问当中发现,有些更加受到一些限制,包括在电信业,金融服务领域,还有其他一些地方,我们可以看一看他们这种担心有多大。

最后他们看到一些解决办法,而不是制裁,他们并不支持法律在国会里面对中国人民币的规定,还有一些贸易案例,他们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平衡的,比较公正的,包括我们,还有一些公会提出一些诉讼不会得到美国商务界的支持,这都是违背WTO的规定,这是我们去年的一个观点。

还有一个信心承诺,还有一些担心,而且我们希望看到一些解决方案而不是制裁,现在我们还在研究这些担心有多。最后想说一点,今天上午提出我们在美国有一个大选过程,也就意味着我们会来听到很多言论,关于中国,关于世界其他地方,可能并不是完全基于我们自己的利益,不要太认真了,就这些大选中的言论,这是奥巴马政府会针对今后一年来开展中国的贸易等等,我们会等等看。

主持人霍建国:这是比较相对比较客观的说法,讲的很好,确实在中国看到了很多自信。我们确实现在中国变的比以前自信了,当然作为跨国公司,从商业发展校对,他肯定还会关注这个市场,要对这个市场进一步投入,当然他也提出了问题,确实知识产权保护,自主创新,我们有一些政策,如何更公开,更透明,更严谨。我觉得他讲的对我们调整政策,各方面还是有价值,中美之间确实也不是,按他的理解并不是说要制裁你,要抑制你发展,总还要寻找一个解决问题方法,但是这个方法有时在阶段性上偶尔会产生一些矛盾,有请Steve-Tappin,你可以介绍一些新的想法,关于中国CEO的一些情况,怎么来去进行这么一个计划,怎么来做的,也许我们需要在座各位的帮助。

Steve-Tappin:是的,我刚刚完成采访中国100个CEO,有一点我印象很深,他们都想来去构建他们一个梦想企业,跟西方企业情况有什么区别,他们希望做的最好,希望能够提升5%盈利,但是他们是比较有责任,比较有激情,我非常喜欢中国的CEO,他们非常有梦想。在座各位来说,中国CEO这些企业家他们都感到非常疲劳,因为你工作的太辛苦了,我们先想找一段时间休息一下。我觉得所有CEO都是讲同样办法,差不多90%的说,他们来去建立他们一个梦想企业,但他们没有时间,他们对于正常的时间是不够的。

所以,我看到很多资本在我们周围,中国的一些CEO,还有一些公司他们可以能够走向全球进行发展,能够看到一些新的方式,中国CEO正在努力怎么来去建立一家,在中国能够获胜公司,全球获胜公司。我想其中一部分挑战,他们自己做的可能是承担太多了,他们需要来去相信这些周围的人,信任是公司核心,我希望能够看到中国CEO并不只是一些日常工作,当然有一些例外,他们需要有一个团队来帮他们做这些工作,他们更多专注一种创新工作下个阶段。

比如说,就像苹果公司一样,他们有一系列的创新能够在未来进行发展。我想有一部分缺少中国CEO还没有搞清楚如何来去吸引和留住最佳人才,我想如果是一个瑕疵,对于公司来说,保留率只有30%左右,他们还没有搞清楚怎么留住他们人才,来进行公司一体化。我想这种转变找到一种全球方式来去运行这家公司,能够吸引一些包括西方人才,来实现这个梦想,实现统一的一体化公司。

主持人霍建国:他说中国企业目前很累,因为我们企业家确实都比较新亏。我觉得现在讲企业家,我道觉得中国确实涌现一大批企业家,有大有小,但从国际化的程度来讲也稍微滞后一点,发展还是比较差的,特别是企业团队,一旦走向国际市场之后,我觉得更多还是不适应,当然他最后提到国际化的问题。10年前,当时朱镕基总理在的时候,外国经常搞一些论坛,或者有一些报纸讲什么企业家,当时我记得非常清楚,朱熔基总理说了一句中国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企业家。

但10年后,这10年发展确实不一样,涌现出大批企业家。但是从发展的水平和这种理念,以及竞争的这种方式,方法确实都有待于提高,实际上这个社会最后竞争是一个理念的竞争,是一个理念创新问题。你像塔塔是在寻找一种发展的机会,你比别人能够提前布置,这片市场就是你的,其实当今世界也一样,大家更多纠缠在具体很多这种力量比较上。其实如果超脱一点,大家能更多合作一下,这个世界也可能会变的更和谐,或者发展更快。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