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互动论坛:跨国公司的“中国巷战”(5)

2011-12-10 18:35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6)T|T

现在我发现企业还好,我觉得企业家们现在逐步都在走向和谐,有的是在竞争理念上越来越和谐,有的可能就是在自己的心态上也变的非常放松,该忙的忙,该放松放松,也是一种进步。按规定我们必须得有几个台下的提问,我想把这个时间给下面,看有什么问题,大家比较关心的热点问题,大家可以提几个问题。

提问:有一个问题想听听在座各位解答,什么事情让你最头疼来排序的话,到底跨国公司跟总部的关系让你最头疼,还是跟政府的关系让你最头疼,还是你自己的营运,管理,怎么把这盘生意做好最头疼,我希望听听台上几位嘉宾你们来讲一讲你会怎么排序,对你觉得第一大问题,你大概有一个什么样的诀窍,一句话的诀窍就好了。

Robert Poole:很有挑战的一个问题,我们也做过一些调查,有一些公司,我们并不是说你跟美洲一些总部关系问题,当然也不让我们来问你这些问题,你总部要问他们问题,可能涉及到这样一些工会等等。这是我们公司经营前十位问题,第一是中国挑战就是人力资源,招聘人才,和留住人才,我们现在跟中国的一些企业进行竞争等等。

刘二飞:他列了十个,相信大家也都有所了解。不知道你能不能猜到当时所有公司都异口同声,像一个人似的,就是外汇平衡,那个时候体制没有改,所以你要在中国代理们和一个产品出口,当时除了外汇储备,第二就是人才问题,准入和审批的问题。但是有一些人才问题,我想是一个永恒的问题,但任何一个国家,你到美国,到任何一个行业,包括到硅谷,你这个公司建立起来,你们面对最大挑战,怎么能够把一流的人才吸引过来,留的住。我们这个公司面对的问题,这个服务的行业就是有人,没有人什么都没有,人才段对建设和团队管理,怎么把团队能不能招的来留的住,能征善战,这是具有有挑战性的一个意义。

主持人霍建国:我估计会得出很多答案来,我们一般把人才放在常规不足里面去。一般都是在很多报告,内容上都是在最后的措施里面有一条人才培养建设,为了俭省时间我们就留下这个话题。

提问:可不可以请塔塔回答这个问题,跟印度总部,跟印度老板总部有没有一些难搞的地方,让你头疼的地方?很多CEO代表的是一些跨国公司,在塔塔来说他们的总部可能比中国政府带来的头疼更多,但是我不太肯定他们是否能讲真话,我想来听一听塔塔集团,这么一家印度公司的CEO情况。

詹宏钰:最头疼的让我们这些各个公司领导了解中国市场,我们碰到问题比你说的还复杂。因为90多家公司,30多家上市公司,这些公司总部有的在美国,有的在荷兰,有的在香港,新加坡,有的在孟买,有的在其他城市,每个人他的理解都不一样,回去以后又回去了,你以为他了解了,又没了解。为什么?他的环境很难理解我们的运营环境,你认为他懂得,他总是搞不懂。因为他觉得什么都不对了,我就什么感觉呢?咱们国家的企业出去以后觉得什么都不对劲,语言也不对,吃饭的时间也不对,时差也不对。

主持人霍建国:等于给你补充了一下,我了解的,特别是中国区的首代,或者是分区经理确实跟总部有头疼的关系。像沃尔玛,家乐福非常头疼,包括百事可乐,可口可乐,那个东西根本就捋不顺,需要频繁解释,如果语言沟通保持良好关系没有问题,如果语言有障碍就会产生更多分歧,我们继续下一个话题。

提问:我有两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中国正在大举发展新能源产业,这个发展过程里面中国政府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推动者角色,对于像国外的企业,美国的企业,对于想要进入中国的市场来说,您是否认为存在着一些你们特别关心需要解决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想问给刘二飞先生,海外有媒体报道有中国政府所主导的这种新能源产业大规模投资是不可持续的,退出机制是不存在的,尤其是最近新能源光伏产业波动。所以,我想请教您作为投资机构高层代表,您对这种看法有什么认识?

Robert Poole: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十二五”规划以后有出多少小的十二五规划,目前有31个,有农业的等等,我们这些都一直在看,我们都在看,也不够具体而知道政策会怎么样。新能源,当然两个国家很多都要参加,合作的,不过国家的政策也不是那么清楚,科技部已经又开始说到一些,发改委,商务部,还有工信部的也没有,而且他们不同部都报给总理,其实就是希望能够有投资合作的机会。

主持人霍建国:他反映的情况很真实,我觉得还是存在着很多投资合作的机会。

刘二飞:我觉得政府,特别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下,政府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而且我觉得政府在市场上,咱们不说有特色的语言,国际通用的语言,市场作用缺位的时候,不到位的时候政府出来进行干预还是非常重要的,美国人干预效率很低,我们中国政府干预效率很高。美国推出4600亿刺激计划的时候,美国说可以动铁锹的项目,在美国意味着那些项目还需要两年批准和研究,两年危机已经过去了还没开始。中国是可以动工的项目,两年以前挖的坑现在没盖楼,一批钱就进去了,所以我们在关键的时刻,中国政府助一臂之力,让经济在8%以上增长,我们所说的保8,这是高效率的。

你长期说政府投资是取代市场的功能,我觉得这个如果由于市场投资代替了市场功能这是有问题的,特别是我们市场经济还没有完全发育起来的情况下,政府要知道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观望,什么时候退,我觉得尽量发挥市场作用,在市场功能不能充分发挥出来,不能保障有8%增长的时候,政府重拳出手是非常好的事情。

主持人霍建国:谢谢完全同意,其实光伏产业发展现在面临的矛盾,你有很多配套的措施是滞后的,你生产上那么快,而且出口80%,但是国内的配套,使用,普及概率很低,我们城镇化走那么快,有条件地区为什么不加快普及我们自己的太阳能应用呢。这样话没有一个自己市场的衬托,将来完全依赖国际市场不太可能,现在任何一个企业,如果一个产品就是百分百出口早晚会出事的,而且我都主张100%国内市场也是不好的,一定要双向,两个市场都要有一些互动比例。

刘二飞:我补充一句现在整个国际市场对中国政府在市场中发挥的作用,实际上有的人说好,有的人说差。美国政府说由于政府干预,光伏产业,政府支持我们企业没法跟你竞争,我要起诉你。同一拨人说,你政府干预是不可以持久的,你这个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你政府投资企业没有低效率,既然没有低效率还怕他干什么呢。所以,他要觉得,好多人觉得政府干预,他想建立起来各种壁垒来保护企业的时候,说你政府干预非常有效,由于政府干预中国企业有非常强的竞争力。等你到股本市场上市的时候,由于你市场干预,政府敢于都是低效的,所以你卖不出好价钱来,这个东西他说他的话我们走自己的路,我们中国走合乎自己中国国情的路,他爱怎么说怎么说。我觉得到最后,我们现在中国是30年改革开放一个非常强大的中国已经展现在世人面前,稀里糊涂再推30年,只要不出大的乱子,中国现在可以想像非常了不起的一个地方。

我再多说一两句,市场上很多说中国问题很多,硬着陆,老百姓也有一些抱怨,说我们现在改革缺乏动力,我们市场上国进民退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贫富差距拉开。我就问在座各位,我也问过所有的人,今年是2011年,你有机会退到2010年,1991,1981年,1971年,1961年,我想我见过的人大部分不愿意去到91年,不过我相信30年以后,说不定30年以后不愿意待在今天,这就是中国的潜力,我觉得你从宏观上来讲,从历史长期发展角度,这就是我们中国,为什么我们中国优于所有的国家,这就是一个原因。

主持人霍建国:其实我们还有一个法宝,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再推改革。但就是要主动一点,最好先改,我们把最后一个问题请这位先生。

提问:我是来自上海一家公司,我这边听了那么多也很有感触,现在大家也都知道,我们很多跨国企业总部在我们上海浦东比较多,这边有几个大项目,世博,迪士尼都在浦东,我们和外国一些跨国公司,500强打交道也比较多。现在我们也着手把更多一些企业家带到米兰世博会舞台,还有后世博产业链发展。我提一个问题,各位嘉宾对于我们2010年世博感受,以及对我们后世博的一个期许,想法,是这么一个情况。大家都知道我们那边已经形成一个总部经济,有几家央企已经搬过去了,还有展览这一块,包括世博奔驰文化中心也对各位开放,大家对这方面有什么看法,哪些需要我们做的更好,谢谢。

主持人霍建国:其实我觉得感受结论已经有了,非常好,现在可以讨论一下后世博。

Robert Poole:我很高兴看到有一个美国馆在上海世博会,动工比较晚,很晚的时候,当然这是我们政府自己的问题,但是我很高兴看到竣工了,很多美国游客去参观,一些市长,官员,游客也都去了。那么至于世博之后美国企业参与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我觉得世博非常成功,而且也感谢他们对美国馆的理解。

Steve-Tappin:我去世博了,我特别喜欢,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地方那么多人,好象整个英国的人口都在那个地方。那么,世博后我们明年要在英国举行奥运会,当然作为构建一个东西方平台,大国大使都可以参与,真正变成一个全国的活动。考虑上海市是世界的中心枢纽,他可以起到一个中国走向世界的桥梁,使得中国更好的和世界接轨,如果这方面做的好的话,给很多产业带来机会,而且也帮助其他国家的人真正了解中国的文化,来学会怎么跟中国人打交道。

比如说我今天跟一位女士非常交谈,她非常好,这方面有非常好的想法,这是来介绍中国文化,帮助中国和世界各地接轨。

主持人霍建国:我们今天就介绍到这里,今天非常感谢,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已经超时了,整个论坛我们到这里结束,感谢台上六位嘉宾跟我们共享出了智慧和经验,感谢到场各位嘉宾,谢谢捧场。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