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实录】2011企业领袖年会导师论坛--领导力:激发企业潜能(4)

2011-12-11 12:31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2)T|T

 

提问:刘总你这个企业从30年做成世界级龙头企业,确实是中国民族骄傲,我有简单三个问题向你请教。作为领导也是一个授权高手,也是一个控权高手,如何把握授权和控权?

刘永好:是,授权和控权非常重要,你授的多了控制不了,企业就不是你的了,你控的多了,授的不够什么事人家都不做,都是你自己做,特别是在海外发展更是这样。像我们在海外,东南亚那么多工厂,这个地方法律不同,语言不同,政策不同,生活习惯,什么都不同,单靠我去做,很多地方我根本就没去过,我现在有400多个法人公司分布在全国各地,中国几乎所有省自治区都有我们工厂,我去过的只有三分之一,我去或者不去不重要。

那么,总经理我多数不认识他们,他们认识我,我对我的总经理多数不认识。但是,你认识的话,不认识也不中去没去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呢?你这个体系认同你,派出一个认同的人去,而这个认同的人是经过过去3年,5年锻炼,大家认同的一级一级选拔出来,这是一个体系认同。第二我们有一个制度,我们实行了财务执管,财务非常严格,特别是在海外财务不执管,总经理说什么样,他自己兄弟设立一个公司把什么东西都弄走了,人也不见了,我停食过,我们财务执管非常重要。

第二是技术执管,是保质量,保安全,财务执管是保财务安全,保证这个体系。第三我们严格的审计检查部,我们审计部非常厉害,他们定期不定期检查。第四我们发现重要问题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法办就法办,改坐牢就坐牢。只有一本帐,没有两本帐,我不怕你,就这么用,你怎么告我都向行。在整个公司提倡阳光,规范,正向,你员工也这么阳光,规范,正向,你大胆授权。你说在海外原隔千山万里什么都请示不可能,一定要授予他们相当的权力,包括采购权,经营的权等,我们授权要到位,管理监控也要到位,双手都硬,而且形成一个制度,你坚持这么做一定能行。

提问:刚才听了刘总陈总都讲的非常好,我问一下陈总,刚才你说对两个60%,一个是60%员工潜能没有发挥出来,一个是60%领导者在挫伤着员工积极性。一是我不调查是一种什么形式得来的,另外也请陈总简单解释一下怎么回归60%,回到今天主题击发企业员工潜能,激发企业发展的潜能,谢谢。

陈玮:时间关系,我想简单回应一下,我们也可以在会后聊一聊。这个研究是我们在过去中国花了大量时间精力通过问卷以及访谈的方式去收集到,这是一个实证研究的结果。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而且我们在过去大概好几年当中,每年都去跟踪,这个情况没有太大变化。但是问题是我们的经济,我们的企业为什么这么大的发展,还是这么大的发展呢?这就给我们一个重要的事情,其实中国经济本身发展潜力跟市场机会是不太大的。其实,我们还是有大量机会去缩小这个差距,缩小这个百分比,能够把人的潜力更好的发挥出来。

我可以跟你说我们现在讲兴奋感,你跑到企业,包括在座各位企业当中很多人没有幸福感,很多人潜力发挥不出来他不爽,真的很不爽。有的时候是因为领导让他不爽,有的时候因为他自己跟自己的位置没有放正,有很多原因,但是根本上来说,企业要不断下功夫。如果只讲一点的话,就是要大力的塑造基层领导力。因为我们大部分员工都是有基层主管来引导,辅导,我们基层领导人有一个很大问题我们发现,他们为什么会选上来,是因为他们曾经是最好的,相当好的贡献者,最好的销售做销售经理,最好的工程师做工程经理,这些人本身在领导他人,激励他人得到的训练是完全不够的,尽管他们可能曾经是很好的个人贡献者。怎么样打造很好的,各个层面领导力,如果只抓一点,这是最最关键的一点。

提问:我想问一下刘总,关于用人不疑,疑人不有,以及疑人要用,用人要疑这两种观点哪个更有境界,为什么,包括其他方面帮我们分享一下?

刘永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句话说的比较多,也有人不赞同。我觉得都绝对不好,一个好人什么都不好不太可能,都有这个不足,那个不足,当利益跟权力摆在这的时候,他有这个权力去处理某个事情,而处理中得到一定私利又不被人发觉的时候,又没有制度可以制约的时候,往往他会动这样的想法,有一半的人就做了不该做的事,这就是制度设计的问题。当你制度设计好了,你就是疑人也可用,这非常重要。

你的制度办法,你的措施,疑人,你担心他,他可能小偷小摸,有可能不规范,有可能,这些都是有条件的情况下,没有条件他根本没办法。你知道你拿了一定被抓,抓了以后后果非常严重,这个时候他疑人仍然可以用。但是,他在某些方面特别优秀,为什么不用呢。

主持人滕斌圣:谢谢,在中国东亚因为一把手文化是非常强势的,哪怕政府反腐倡廉也是一样要建立一个机制。

提问:请问一下滕院长,因为贵学院院长跟顾刚也是好朋友,请问您针对今年经济如此复杂的环境下,明年贵学院有着怎样的人才培养战略进行激发企业潜能呢?

滕斌圣:听着有点像事先安排捧场的问题,但绝对不是。刚才刘总和陈总都对我们给予了很大希望,我们当然自己也希望能够在中国企业家领导力,整体企业家培养方面能够尽绵薄之力。因为现在整个经济环境不好,实业空心化,能够像刘总这样扎扎实实静下心来做实业真的少之又少。前面我也产品一些PE论坛,大家都想着怎么把钱,不是怎么投到我自己企业当中,而是产生现金流,基本上只要企业还能够维持住,机器还在转钱都委托别人去做投资了,这是比比皆是的。

所以,我希望我们商学院提供的一个理念,还是要实业为主。当然了我们还有很多做投资的同学,做投资的专业人士,投资也很重要,但是我们还希望传递一个理念,国家的未来还是承载在实业上,没有实业就没有股市,也没有投资可言。我们之所以提供的领导力,战略等等东西,主要还是为做实业的人创造价值。

提问:我也想问一下滕教授这边,您觉得商学院作为一个培养企业家的地方,对于商学院本身的管理来说,您觉得是不是也存在刚才陈总说的60%的现象?

滕斌圣:刚才是来捧场的,这是来砸场子的。

提问:可能长江这种还稍微好一点,因为是市场化运作的学校企业,当然对于更体制内的学院来说,您觉得这种问题应该怎么解决会更好?

滕斌圣: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我们陈总刚才说的,优秀的个人贡献者不一定是优秀的管理者,商学院,尤其像我们长江,或者别的商学院很大的一个特点叫做教授治校,是一个双刃剑,就像刚才讲的寡头控制怎么保持一个平衡。教授治校的好处不多说坏处教授未必有很丰富管理经验,有的员工甚至认为教授管理是外行,这里面怎么样逐渐通过磨合,达到一个比较好的境界,是一个难题。但是,为什么我们有这个信念,因为国外的一流商学院,所有一流大学都是这样的,大学的校长不可能是一个行政人员出身,一定是一个教授。

如果说国外这条路已经是一个阳光大道我们好象似乎没有必要非得自己摸着石头再去过河,我们就顺着世界潮流走就好了。

提问:我就来补上刚才那个问题,首先是感谢三位嘉宾刚才精彩分享。我的问题可能是针对刘董事长,从刘总对于新希望集团过去一路高歌猛进发展和将来一个宏伟蓝图描绘中我们看到确实有这种大格局,大思维的领导者,而且反复提到MT项目,这个从您的演讲中能够感受到,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这个项目应该是在达到企业所需要领导梯队人才方面是发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想请问的一个问题,您认为MT项目,从您个人角度去看成功的关键点是什么?作为您回答问题回报,我可能会对您刚才提到的数字给您做一点建议,您提到过去一个增长率每您有100亿,但其实平均投资回报率是35%,你的利润率实际上增长只有35亿,你要支撑每年1万多人成本,其中包括100个总经理,几百个高管,相当于你人员成本能拿出来只是平均下来,1万人是35万,考虑到其他投资,当然这是对你相应回答问题的一个回报。

我的问题是,您认为企业MT项目成功的关键点是什么?

刘永好:谢谢这位同志,还帮我算了那么多东西,我都没想过,那么快就算出来了,确实好好请教。MT要成功,最重要主要企业负责人要重视他,你重视他他就成功,你不重视他,一般很难成功。我刚才讲,我很多总经理我都不认识,很多公司我根本没去过,有一次我们一个中央领导要去参观我们在甘肃某一个工厂,他的秘书给我打电话,永好我们要到你那看看,你工厂在哪,我说不知道,我又打电话请其他人带他们去。

但是我们的MT,我在面试的时候也见他们,每次集中培训的时候我尽可能都要去跟他们沟通,这就是重视,当你重视他们,这个培训计划就有可能成功,你重视他们,了解他们,在用人的时候首先就想到这帮人,他们成长的几率就更高一些。

提问:我想请教一下三位嘉宾,因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激发企业潜能,我们也都有共识说创新能力是可以帮助企业去激发潜能的,而且创新能力也是领导力重要的体现。所以,想请滕院长,刘总,陈总从不同背景讲一讲作为企业如何在微观层面上帮助企业去培养,或者营造,激发这种企业的创新能力?

滕斌圣:我行使一下特权,把这个问题授权给陈总代替我们回答一下。

陈玮:创新是一个大问题,我们讲要建设创新型的国家,我觉得有一些进展,但是根本上没有太大根本性的突破。所以,昨天开幕的时候,因为很多企业家也讲到创新是创新企业一个很大的挑战。我觉得这三个层面,第一个是有没有培养出创新型的领导人,第二有没有塑造创新型文化,第三有没有建设起创新型的流程跟组织体系。

所以,这三个方面我想简单就讲这三个,这三个是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企业想创新,但是做不出来的一个非常重要原因,具体没有时间多讲,我想就只讲这些。

提问:谢谢三位精彩报告,我主要问一个问题,主要提给滕院长,当然我也是做企业的,听了刘总的汇报很受启发。企业的战略最重要,当然有企业找到一片很好的产业,战略比较正确,发展空间也非常好,其他方面也应该做好。我现在就觉得,如何去选择一个好的战略,我们自己个人的才智必须十分有限,你对你现在做的事肯定比较了解,但是你这个产业或者有很大瓶颈,已经有瓶颈了,或者由于某种原因再做下去有很大问题的时候,如何制定一个好的企业战略,靠我们自己的能力,坦率说非常有限,你是做战略的,我想请教一下,如何找到帮助我们的外脑?

滕斌圣:咨询公司也好,教授也好都可以帮我们出一些点子,但是我们今天讲领导力,最终果子要从你自己的脑子里结出来,不能完全靠外力。我们最好方法,还是像之前中粮,把高层的人聚集在一起,把外面外脑请来,一起关起门来研讨,这个生根在你自己企业里面,这个效果会更好。感谢各位,也感谢两位嘉宾,谢谢。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