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三峰环境:垃圾发电王炼成记

2012-01-27 09:36 作者:王子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3)T|T

技术引进,政策破冰,合资晋阶,环保过关,这仅仅是进入垃圾焚烧发电领域的通行证,三峰要真正在中国坐稳行业霸主地位,还需要面对诸多困难

文 | 本刊记者 王子    编辑 | 王琦    摄影 | 邓攀

【《中国企业家》】2011年10月23日,有85年焚烧炉技术经验的德国马丁环境技术公司第三代掌门人、董事长约翰·马丁,在重庆钢铁集团新区会议中心,见到了十年前引进马丁公司焚烧炉及烟气处理技术的重钢集团董事长董林。

十年两重天。现在,这位后进的中国学生的实力已不容小觑:重钢集团旗下的三峰环境产业集团公司,日处理垃圾量占国内已投产垃圾焚烧发电厂的15%,形成了投产三座、在建八座的规模,成为国内第一大垃圾焚烧发电集团。不仅如此,其生产的焚烧炉在国内已占据了27%的市场份额。

与现在受到尊重不同,多年前合作初期,掌握先进技术的马丁公司并不重视三峰环境。而成立于1998年的三峰环境发展到今天,也是一路坎坷。

过三关

垃圾发电是典型的技术输入型产业,国内后进者的第一堂必修课就是跟外国先进技术对接。

2001年,世界顶尖的多家垃圾焚烧发电技术公司都接到了重钢的邀请,希望它们前来重庆洽谈技术转让事宜。鉴于重钢这个中国西部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的规模,许多国外专业技术公司都很重视。多轮了解洽谈之后,有三四家公司进入了重钢的核选范围。

但来自欧洲的这些公司自恃掌握先进技术,报价都高得惊人。董林当时希望与法国阿尔斯通合作,因为其技术在世界上非常先进,并且比较适合中国。但阿尔斯通报价的回旋余地微乎其微。

谈判进入僵持阶段,第二天已经是双方的最后期限。急于打开中国市场的阿尔斯通,不知从何得知,已获国家发改委国债资金支持的重钢集团三峰环境公司与欧洲另外一家技术公司进行了协议确认。第二天一大早,阿尔斯通公司即致电重钢,全部答应了重钢之前提出的以投资分成作为技术转让的条款。

2002年,阿尔斯通垃圾发电技术,被有85年历史,专业从事垃圾发电技术研究的德国马丁公司收购。马丁公司只有200名员工,只研究技术,不从事设备生产和垃圾电站的建设运营。其技术运用在700条以上的垃圾焚烧发电生产线上,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名。

与马丁公司合作初期,傲气的马丁公司总裁埃德蒙·弗莱克每一次高层会议席间,总是以双手环抱、紧皱眉头的姿势,表达自己对“懵懂无知”的合作对手的傲慢或不耐烦。后面几年,三峰环境凭借迅速吸收消化垃圾发电技术和实际运营,逐渐让严苛的德国CEO在会晤中开始考虑三峰环境的想法,进而转变为越来越愿意低下头、尊重三峰环境的意见。

实际上,包括焚烧炉、锅炉、烟气净化和自动控制在内的四大德国马丁技术,三峰环境都要进行消化吸收。这个过程并不轻松。部分技术也做了些微的本地化调整,包括与一些大学合作改进了液压系统技术等。

2003年,董林不再兼任三峰环境总经理职务,雷钦平升任三峰环境总经理。这时的三峰环境一边消化吸收技术,一边开始建设位于重庆北部北碚区的同兴垃圾焚烧发电厂。

2005年,国内第一家以BOT方式(建设—运营—转让)运营的重庆同兴垃圾焚烧发电厂终于正式投产。

此时,雷钦平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没想到的是,每日设计焚烧能力1200吨垃圾的电厂,每天却只能得到900吨的垃圾,亏损运营。

垃圾不够的原因是大量的垃圾还是被拉去填埋,每填埋一吨,填埋场可以获得相应的垃圾处理费。此后一年的时间,三峰环境与多个部门沟通,却没有得到解决。

从更广的视野看,垃圾发电进入中国并不顺利,上海的一家垃圾电厂,投产不久就曾因为技术等原因而停产。不少民众和政府都对垃圾填埋场的臭气熏天充满反感,对垃圾焚烧发电是否会污染环境也有所怀疑。在垃圾发电的道路上已经推进五载、曙光初现的三峰环境,此时又遇挫折。

直到2006年,一位中央领导通过新华社渠道看到相关材料,批示建设部和重庆市领导阅处。后来,重庆同兴电厂得到了充足的垃圾供给。现在它每天“获取”重庆市区近1500吨的垃圾,而垃圾高温焚烧后的无害残渣被砖厂作为造砖材料再利用。公司随之转为盈利。

第二关波澜不惊。第三关又至。

虽然以制造垃圾发电设备和建设垃圾发电厂起家,但采取国际通行的BOT模式运营垃圾发电厂,三峰环境还是新手。恰在此时,2006年,世界最大的垃圾发电厂运营商,美国卡万塔能源集团主动登门要求合作。

卡万塔之前并未听过重钢三峰的名号,他们是在中国谈了四五家意向合作伙伴之后,从专家那里听说的三峰环境。一位专家当时告诉卡万塔,在中国真正能自己生产垃圾发电核心设备,自己进行电厂建设,又实际拥有并运营过垃圾发电厂的,可供选择的只有三峰环境一家企业。而对于当时的三峰环境来说,在开拓市场和运营管理方面,卡万塔正是可以学习与合作的伙伴。

双方的合作谈判慎重而漫长。每次卡万塔都会带着律师、财务等多人前来重钢。2007年,双方最终达成协议。4月,三峰环境与美国卡万塔控股集团联合组建的合资公司—重庆三峰卡万塔环境产业有限公司挂牌。

卡万塔不仅带来了投资电厂的资金,也带来商业模式的启发。卡万塔认为,三峰环境之前为其它公司的垃圾发电厂进行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建设,建一个少一个,建完后这单生意就结束了,没有长远稳定的利润回报。如果想长远发展,持续获利,还是要从事垃圾发电厂BOT业务。这样可以在电厂近二三十年的运营中持续获益。该条建议,三峰环境十分重视,并与卡万塔合作执行。这次合作,实现了三峰环境的一次战略转型。

除惑环保

虽然在2005年的时候,重钢集团的垃圾发电尚未见盈利,不过董林在重庆同兴发电厂投产之前,已在竞标福州红庙岭垃圾发电厂和成都九江发电厂。进入2011年,三峰环境的三座电厂都已投入运营。

2011年9月,三峰环境成都九江环保发电厂投产。合作方成都市工程咨询公司企业发展部主任、军人出身的刘志强认为,三峰环境在九江的发电厂比成都第一座运营水平要好。第一是建设施工时间快了一年,第二是厂区内几乎闻不到臭味,第三是在设备调试等各方面的效率相对较高。

目前九江电厂平均每天焚烧垃圾量达到2300吨,每日发电扣除自用,向电网稳定供电65万度左右。去年冬天,四川水力发电减少40%,九江电厂有效缓解了区域内的电荒压力。

建设期间,九江电厂所在的双流县环保局给九江电厂安置了多个实时数据传送系统和摄像头,以检测二氧化硫、烟气等的排放量。欧盟2000垃圾发电排放的不少指标比中国的国标要求严格一倍左右,按照标书要求,九江电厂采用的都是欧盟2000标准。电厂一旦出现超标排放,就将被停止运行,电厂厂长也将被撤职,严重的BOT合同也将被终止。而停止运行后,电厂每天的损失将达到数十万元;再次点火,也需要付出上百万元。成都九江环保发电公司总经理司景忠说,对于发电厂的排放指标,他是战战兢兢,不敢掉以轻心。

最受关注的是二英排放。由于国内目前尚没有实时检测设备,所以现在普遍采用的是中间控制废烟气的温度要达到850度以上的高温,此温度下,二英不会合成。目前欧盟的二英排放标准,为0.1纳克每标准方。目前,包括九江环保发电厂在内的三峰环境旗下的电厂二英排放,均按照欧盟要求的标准执行。

重庆科技大学副校长、垃圾发电研究院副院长肖大志表示,他们正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支持下,对二英排放的实时检测进行基础研究。之前曾有数据显示,欧盟标准垃圾发电厂运营时的二英排放,低于一个烧烤摊排放的二英数量,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

不相信的并不仅是民众,投产后,双流县环保局、城管局、人大,都曾组织人马不打招呼前来探访检查。有前来考察的官员,甚至直到检查或考察结束离厂时候才同意递出自己的名片。

多数环保人士都以为能找到排放方面的毛病,但兴冲冲前来,却发现各个区域都闻不到臭味,与之前去过的臭气熏天的垃圾填埋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这之后,双流县环保局官员改变了态度,经常主动带本外地的官员或企业家前来参观,以此作为本区的环保成绩。

司景忠说,没有臭味,主要是整个厂区密封得好。垃圾填料池也采用了负压设计,里面的臭气被大功率的抽气机及时抽走,作为助燃空气,臭气物质在高温之中也燃烧殆尽。所以厂区内闻不到臭味。

为了打消公众的顾虑,接下来,他们将每月设立对外开放日,邀请当地的学生和市民等前来参观工厂,让更多的人了解垃圾焚烧发电的环保特性。

拓展之困

不过,虽然拥有技术和先发优势,但三峰环境的市场拓展并非无往不利。2009年,在大连的投标失利是雷钦平最心痛的一次。以至于之后一段时间里,每次在机场一听到“前往大连的旅客请注意”的航班广播,都会有点难受。当时,三峰环境在大连投入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仅雷钦平飞赴大连都有十多次,却因为外部原因没有中标。当然雷钦平并未放弃,最近正在东北几个城市考察。大连还可能兴建新的垃圾发电厂,他说届时将会再次努力。

三峰环境在拓展项目的时候也经常以重钢集团的整体优势为竞标理由。重钢集团属于重庆市排名靠前的国有企业,它的实力带给一些地方政府以安全感。必要时,则由重钢集团董事长董林亲自出马斡旋。

现在,重钢集团给三峰环境公司下达了每年收入翻番的指标。雷钦平坦言自己压力不小。为了进一步增强自身实力,目前三峰环境拟进行股权融资,据悉在与多家投资方洽谈后,已基本确定了投资方。

“十二五”期间,中国将建设200到300座垃圾电厂。雷钦平说他的目标是每年中标十座左右。“十二五”末期,中国每日垃圾焚烧处理量有望达到世界最大,三峰则希望继续保持中国头名的位置。

雷钦平也道出了自己的困惑。他说,现在部分财大气粗的央企和民企都涌入该领域,一些地方电厂特许权的获得,并没有通过公平竞争的方式。比如有的地方垃圾发电厂的商务标,中标者并非出价最低者,也不是出价最高者,往往是取中间价格的投资方。很多时候难以把握标准。由于三峰自行生产焚烧炉设备,可自行建设运营电站,所以三峰的投资成本几乎是中国二十多家垃圾发电公司中最低的。其技术指标,也能够达到欧盟标准。但在开拓市场方面,三峰仍困难重重。

此外,目前国外垃圾发电设备出口到中国,享受中国的关税优惠条件,这给国内的垃圾发电设备制造商带来压力。董林建议应该取消进口优惠关税,让国内外的垃圾发电设备在中国和国际上可以公平竞争。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