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难堪重税(2)

2012-03-03 09:29 作者:赵辉 黄秋丽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3)T|T

 【附文】制造大国的重税困局

看似热闹的“营改增”,让身负重税的制造企业感到政策失焦

文 | 本刊记者  李聪   编辑 | 吴金勇

“税负重,干实业太难。”春节过后,长三角地区的工厂热闹起来了,但企业家们一算起账来就一脸愁容。

在距上海不远的宁波,利时集团董事长李立新正在规划新一年工作。2011年,作为亚洲年产能第一的日用品制造企业,利时集团实现销售105亿元,增幅高达24.5%,但资金、原材料和劳力成本持续上升,税收又只增不减,公司利润被进一步压缩。目前,该公司税收占利润的比例已超过50%。

“一年光税收就要几亿元呀!去年,我们一些部门的劳动力成本又上升了30%,国家一再强调要大力发展实业,但在当前困境下,国家不帮不行呀。”李立新对《中国企业家》说。

江苏南通大富豪啤酒公司的境况更不乐观。以该公司在当地的一家工厂为例,去年营业额4亿元,税收1个亿,利润却只有5000万。“整体来算,我企业所缴税收已达到利润的两倍。”该公司董事长易昕说。

由此,结构性减税改革成了长三角地区的企业家、工厂主们最关心的事。2月17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上海召开经济发展和财税重点改革座谈会,会上再次强调了营业税改征增值税,是推动经济结构调整、促进发展转型的一项重大改革。

过去半年来有关税收改革的新闻,李立新几乎一条不落。“利时集团既有制造业、也有流通服务业,这项改革能解决目前货物与劳务税制不统一问题,总体上可减税负,开拓服务业市场,还能延长产业链条。”

上海“试验田”

2012年1月1日,上海在全国首先试点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这项改革是继2009年全面实施增值税转型之后,货物劳务税收制度又一次大变革的开始。

1994年税制改革时,国家将增值税征税范围扩大到所有货物和加工修理修配劳务,对其它劳务、无形资产和不动产征收营业税。2009年,为了鼓励投资、促进技术进步,在此前试点的基础上,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增值税转型改革,将机器设备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本次“营改增”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推动第三产业,现代服务业发达的上海自然成了“试验田”。

上海中通速递公司就在税改范围内,按照政策的表述来分析,速递业一方面应该是受益行业,因为公司能出具增值税发票,对下游客户来说,快递费用可以抵扣进项税额,速递公司的业务量会大幅增加;另一方面,由于速递业的税改会吸引更多的同行挤到上海,竞争会加剧。

营业税改革使得上海以外的企业会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链体系,尤其是服务供应业务的可转移性,未来长三角甚至更大范围的服务业公司会因税收原因而聚集到上海。

中通速递结算中心副总监陈为民回忆,2011年12月初,上海税务部门与邮政部门召开座谈会,要求各个企业就税改提出建议和问题,但由于准备仓促,至今税改具体操作仍未完全清楚,甚至还有许多争议。

税改前,快递业按3%的比例缴纳营业税。税改后,公司的大客户需要增值税发票,当中通公司去申请发票时,税务局就把他们划到交通运输业里,按税改后的政策,中通速递公司应缴税11%的增值税。“快递服务业怎么可能是交通运输业?这个税率太高了!”为此,陈为民多次找税务部门进行交涉,反馈是允许中通速递将资产进行抵扣,但一家快递公司并没有太多资产。此事目前仍悬而未决。

利时集团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改革方案中物流辅助业务原先的营业税率为5%,现在改为缴纳6%的增值税,好处是进项税可以抵扣。表面上看,营改增能减轻税负,但在实际运作中税负却是增加的。“因为我们都是小企业,许多的零星购买根本就没有增值税进项发票,抵扣成了空话。”李立新说。

制造业期待新局

更让许多人遗憾的是,早期讨论稿里提到的建筑业、金融和保险业、邮政通讯业、娱乐业和铁路运输业等更重要的服务业,并未纳入改革试点范围。对企业来说,原本指望税改带来实际减负的想法基本落空。

过去几年,制造行业税负严重影响了制造企业发展,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以娃哈哈为例,娃哈哈集团2009年销售收入400多亿元,利润有80多亿元,纳税38亿;2010年销售额548亿,利润60亿元,纳税41亿;2011年销售收入为678亿元,纳税额已达53亿。

制造业主要涉及的正是增值税。2008年开始,国家确立了增值税向消费型转变的思路,然而,原本应该将机器设备、固定资产、建筑等全部纳入抵扣范围的改革却缩水了,目前,只能抵扣一项机器设备。这也就意味过去几年,扩张型公司比保守型公司多缴纳了更多的税,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没有起到国家政策对企业扩张发展的鼓励作用。

同时,国家一直在强调拉动内需,扩大农民收入,但对于一些农产品深加工行业的增值税率上却没有支持或优惠。以饮料制造行业为例,购买者为消费大众,而行业的上游为农产品加工行业,如奶粉、白糖、食品添加剂、果汁深加工等,它的兴衰与提高农民收入的成败有直接关联。目前全国增值税率为17%左右,增值税暂行条例中仅规定粮食和食品植物油税率为13%,而农产品深加工企业、饮料行业购进材料税率为13%,但需要按17%的税率缴纳增值税。

当前市场环境下,“我建议适度降低农产品深加工行业、饮料制造行业的增值税税率至13%-15%。”宗庆后说,“这样可以一举多得,提高消费者购买力,拉动内需和就业;带动农产品生产,提高农民收入;减轻企业负担,使企业能够扩大投资用于再生产。”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