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商界木兰——行业精英(3)

2012-03-06 08:29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4)T|T

 

蒋岚:寻找适合自己的鞋子

蒋岚

沃尔沃(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

综合得分:3.260

她的经历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励志的女性故事版本,但她否认这是按部就班地实现自己职业规划的结果

 

蒋岚跟传统意义上的职场成功女性很不一样,就连她也会调侃自己很“另类”

 

文 | 本刊记者 马吉英   编辑 | 王琦

蒋岚跟传统意义上的职场成功女性很不一样,就连她也会调侃自己很“另类”。

在三亚,上午她可能还穿着帆布鞋或者人字拖,一身休闲打扮。下午就“穿得像个熊”(她自己还拍了照片,发在微博上),出现在“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三亚号”上,体验一把当水手的滋味。等到晚上,她又踩着10公分高的高跟鞋,身着Dior小礼服,出现在嘉宾云集的晚宴上。

身为女性高管,很少有人能像她这么“折腾”。但这还不算完。她有一次做完头发,剪得很短,女儿说:“哎哟妈哟!您都多大岁数了,这是什么形象?!您这算是机车少年吗?”

她看起来对这些不是很在意,甚至还觉得挺有意思。“你要我很中规中矩的,我不是做不来,但我觉得好装啊,那个绝对不是我。”

如果你就此认为她是个大大咧咧的人,那就错了。虽然她个儿不高,瘦瘦小小,但在工作中,她绝对是一个较真的人,甚至有点儿强势。

她是沃尔沃建筑设备(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还担任沃尔沃(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集团传讯和品牌副总裁。对她来说,强势与其说是个人风格,不如说是工作需要。“在我这个层面,可能要考虑更全面的东西—要考虑工会的意见(沃尔沃集团是一家总部位于瑞典哥德堡的跨国公司),要考虑社会责任方面的事情,还要维护好各种各样的关系。”

要协调的事情如此之多,她不得不通过强势来提高效率。“我最烦的一件事就是别人浪费我的时间。我特别不爱开会,如果这个会是有意义的我愿意开,但是转圈会议我特别没有耐心。”顿了一下,平复了下语气,她继续说,“而且我现在跟你说话是故意放慢速度,平时要是在工作状态中我的语速是很快的,而且我不会一件事情解释很多遍。”

每次她去瑞典总部,瑞典的同事跟她开玩笑说,不用抬头就知道是你来了。蒋岚问为什么,同事们说,你走路太快,穿着高跟鞋“咚咚咚咚”。但在瑞典,大家平时走路的状态是很悠闲的。

作为以建筑机械及卡车等为主业的工业集团,沃尔沃同样没有躲过四年前的那场金融危机。受需求疲软所累,2009年,沃尔沃集团出现约170亿瑞典克朗的亏损。与其它跨国公司一样,来自中国的成长性成为沃尔沃复苏必不可少的源泉。尽管如此,在2011年一次采访中,蒋岚称自己的压力非常大。压力一方面来自于欧洲,2011年,欧洲的卡车复苏一度非常快,甚至有月份销量增长高达80%。在中国,沃尔沃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建筑机械,所占比例高达80%。但随着中国基础建设的放缓,建筑机械市场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加。

不过好消息是,2011年,沃尔沃集团迎来了新的首席执行官欧罗夫·佩森,并进行了卡车业务的重组,这被视为沃尔沃提高运营效率、进行长期扩张的开始。同时,也让沃尔沃在中国的业务推进有了更多想象空间。在欧罗夫·佩森担任沃尔沃建筑设备公司总裁时,他是蒋岚的直接上司。

目前,沃尔沃建筑设备在中国的相关员工已超过3500人,并保持着装载机和挖掘机市场总量第一的地位。而在16年前,蒋岚还是沃尔沃建筑设备(中国)有限公司的第一个员工。她说当时自己连什么是装载机都不知道。由于女儿也是在同年出生,所以现在蒋岚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沃尔沃是我的另一个孩子。”

从一个外企普通白领,一路做到中国区的重量级高管,蒋岚的经历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励志的女性故事版本,但她否认这是按部就班地实现自己职业规划的结果。事实上,她在某种程度上还“背叛”了过去的自己。

她在一个家教很严的环境中长大,她说自己是家里最丑的,也是长得最黑的,读书也不是最好的。她形容那时候的自己“又害羞,又内向,又乖”,端饭碗的姿势都必须按父母要求来,是个跟叛逆根本不沾边的孩子。

但现在呢?她把一头短发染成了明亮的金色,忙得风风火火。“我妈有时候还说,说我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她说自己没什么人生格言,但是有底线,那就是自立、自尊、自强。这也是妈妈对她的要求。

但如果说她的人生没有完全规划过,那也不符合现实。她曾有过好几次去海外工作的机会,但都放弃了。家在中国是原因之一,她对自己的事业基础还是有着清醒判断的。她觉得自己对沃尔沃的价值就是中国的价值。

“在我所处的行业,像欧洲、美国,基本上是处于饱和或相对饱和状态,哪怕我提高一个百分点都要付出特别特别大的投入和努力。但中国市场是不一样的,这里的复杂性和变化速度,是任何一个地方没有的。”目前,中国是整个沃尔沃集团的第三大独立市场。在2006年中国在集团的贡献仅为1%,2011年已经做到了8%。

当然,她的考验也是别的地方没有的。去年底,她数了数自己一年的机票,计算出来的数字连她自己都被震住了。起飞和降落算一次的话,365天里她一共飞了128次。由于在北京和上海两地都有办公室,总部又是在哥德堡,她开玩笑说自己一周在北京,一周在上海,一周在哥德堡,一周在天上。“我像大公鸡一样的,天明的时候我就干活,天黑了我就睡觉。倒时差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我的生物钟已经被破坏掉了。”

在蒋岚家里的书房墙上,挂着两张手绘的漫画,是两只招财猫。这是女儿画的。一张叫黄金千万两,送给爸爸,一张叫千万福,送给蒋岚。女儿对爸爸说:“你去挣钱吧,让我妈享福。”确实,蒋岚有时候也会羡慕别人有大把时间坐在海边发呆。但真让她过那样的生活,她倒不一定愿意。她享受工作的状态。所以,她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也没跟丈夫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一直对我喜欢的东西很执着。他太了解我了,他知道我做决定一定是我自己愿意,谁也不能替我做决定。”

最近,号称没有女性偶像的蒋岚发了一条关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微博。从2011年开始,16岁的女儿去英国留学,这让蒋岚对英国有了更多兴趣。在她眼里,已经登基60年的伊丽莎白二世挺不容易的,而且有很多故事,比如“上树公主,下树女王”。这让她有很多感慨:“她也是在一种不是自己所选择的、并没有计划好的人生中一步步这样走过来的。”

说到男性偶像,她倒有几个,但最近也经常换。她挺喜欢乔布斯,也很欣赏维珍CEO理查德·布兰森。他们有个共同点,都是商界“另类”,却取得了异乎寻常的成功。

有天晚上睡觉前,蒋岚转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人应该穿适合自己的鞋子。不是别人塞给自己的鞋子,而是自己去寻找并且认可的鞋子。这样才能走到难以置信的地方。”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