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商界木兰——行业精英(5)

2012-03-06 08:29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4)T|T

 

刘湘云:慢事业慢生活

刘湘云

柏联集团董事长

综合得分:2.734

“现在我们最大的困难,是中国人不相信自己的品牌,外国人也不相信。”相比地产业的冬天,这让刘湘云更感寒冷

 

在商业上,刘湘云也一直是以“慢”取胜的

 

文 | 本刊记者 黄秋丽   编辑 | 王琦

初春,重庆缙云山上梅花的清香沁人心脾,山脚下的嘉陵江像一条玉带,泛着一种只有春天才有的浅碧绿色。

“这儿是一个天然的磁场,能让人安静下来。”柏联集团董事长刘湘云说,中国的发展太快了,大家都太急躁,“机会太多了。”采访之前,她刚在重庆缙云山柏联温泉度假酒店做完一个身心体验课,她是这个课程的设计者和改造者。这个课程是专为酒店客人量身定做的。自2010年开业以来,刘湘云一直在琢磨怎样把缙云山几千年的道家文化、中国传统的养生文化融合到酒店的服务中。

这个很诗意地散布在缙云山苍翠树林中的酒店,很完美地体现了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境界。柏联是中国本土唯一一家做经典小型酒店(SLH)的企业,2007年位于昆明阳宗海的柏联SPA-VILLA度假酒店开业,到2010年柏联第二家SLH酒店才在缙云山开业—很难想象这个只有几栋房子、30间客房、20多个温泉泡池的酒店,仅建造时间就花了三年。

在昆明乃至西南地区,柏联集团是家颇有根基的企业。这家成立于1992年的公司,在1999年开发昆明三市街柏联广场一举成名。至今,柏联广场仍是昆明商业中心的地标,柏联集团持有柏联广场绝大多数物业。此外,柏联与国际商业巨头百盛集团成立合资公司,柏联作为大股东将百盛集团引进昆明、南宁。其中百盛的昆明柏联广场店,一直是效益仅次于北京和上海的第三大店。此外,柏联还是一家在旅游行业颇具实力的企业。除了SLH精品度假酒店,柏联整体开发了云南腾冲和顺小镇和古茶山景迈山。

在房地产调控风声鹤唳的冬天,以房地产起家的柏联对寒冷感受甚微。“柏联的商业地产很成功,基本不操心;但是做文化、做旅游真的是很操心、不赚钱。”刘湘云说。重庆缙云山项目总投资是4个多亿,房费每天5000元,即便30多个客房每天全满,也得八年才能收回成本。找到盈利的平衡点,是她必须思考的问题。

在住宅房地产受到调控打击、商业地产已热过一波之后,现在旅游地产又成为新热点。即便如此,柏联也是个异类。中国旅游地产的开发,和住宅地产开发一样粗放,先包装概念,然后借着旅游地产之名将房子卖掉。中端旅游地产赚钱,低端的更赚钱,只有高端的没人敢做。不赚钱只是一个方面。对于一家SLH会员酒店来说,所代表的生活方式和浸润其中的文化,和酒店的硬件、环境一样重要。做文化和生活方式,要投入的就不仅仅是钱了。

最让刘湘云有压力的,不是盈利上的难题。柏联昆明和重庆项目后续还有二期项目,按照规划,那是可以出售赚钱的产权式酒店项目。柏联在中国主要的竞争对手,是来自新加坡的上市公司悦榕庄。悦榕庄的盈利模式,也是出售一部分产权式酒店。

“现在我们最大的困难,是中国人不相信自己的品牌,外国人也不相信。”相比地产行业的冬天,这让刘湘云更感寒冷,“中国人提起最好的精品酒店,那一定就是安曼酒店;外国人也不相信中国人能做出非常有品质的东西。”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中国的酒店行业,几乎全部都是外资品牌。她说,中国的机会太多,很多人都是今年投资明年就要赚钱,“这种心态是没有办法做品牌的。”

这些年刘湘云一直在学习国外同行,但后来发现做精品酒店、做高端的生活方式,“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柏联每个项目的选址,都是她最头疼的事情,因为所在的地理环境一定要有中国文化的特色。在北京,刘湘云为项目选址已看了六次,还没找到合适的地点。多年来,她一直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她是茶艺、经络方面的专家,这些都已不动声色地融入到柏联的酒店服务中。柏联有自己的中医研究院。将中国经络按摩与西方舶来品SPA结合起来,这也是刘湘云的创意。它用一种国际化的、优雅的形式,表现中国传统的养生智慧。“我希望能真正把这些传统的东西做成国际水准的、国际化的服务。”

对于“到处是机会”的中国来说,似乎只有女性企业家,才能耐得住寂寞,对一个项目倾注这样的耐心、审美和爱。“从回报的角度,这样的酒店项目是不值得做的。”刘湘云说,“要花非常多的时间、精力和心血,做非常长线的事情。”很多人问过她:为什么没有接着做赚钱的房地产?“成功创业之后,我现在更看重的是价值感。”

2013年,柏联扬州、西安和腾冲的小型精品酒店将会开业,从规模上已经具有影响力。“你的量没有到一定的程度,别人总归是会怀疑你的。”刘湘云说,这几年柏联的酒店管理团队、管理理念已经比较成熟,输出开发、管理这条路也走通了。柏联的西安项目,就是和当地的开发商合作项目,由柏联输出品牌、开发经验和运营管理。

在商业上,刘湘云也一直是以“慢”取胜的。腾冲的和顺古镇、景迈山的旅游开发,都是默默做了五年才一鸣惊人。每家精品酒店的开业,都是花了四年左右的时间。2011年,刘湘云拒绝了三亚市政府邀请的旅游地产项目,理由是“那个地方规划的太密了,达不到我的景观要求”。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