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2012:减税能否让企业温暖过冬--《中国企业家》减税调研报告及政策建议发布仪式(2)

2012-03-06 11:03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1)T|T

何振红:下面我们请贾康所长回应一下,有没有可能国家出台一些减税的措施。

贾康:我接着李总往前讲,我觉得中国的宏观税负跟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相比,确实并不是特别高。但是,并不能由此引起一个结论,说中国的税收没有问题。中国税收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税制结构方面,主要的税收来自消费大众。另外,在企业层面,应该把结构性减税做到位。如果放到改革开放30年前,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微型,一开始在我们传统体制下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时候,那时候宏观税负在30%出头,以后一路降低到10.3%,以后又看到这样一个指标在往上走,现在民营指标已经走到22% 左右,如果加上其他的因素,应该在32%左右,有些学者分析后,这个指标估计会再高一点。

报告我还没看到,税负这方面我们研究者的想法是,大的水平总体还是一个恢复性的增长,因为从前面的高点到了最低点又往回走,而现在我们是主张稳定,不能够一个劲的继续往上走。现在社会主体、群众、居民的呼声也都是在这方面,希望在这方面看到有新的调整。我们做研究也希望把结构性减税作为调控方针,以财税的政策优化为全局服务,改善民生。

所以,这一次在政协的会议上我提交的一个文稿,就是以结构性减税为重点,服务民生,适当的时候我会进一步把这个观点强调的。这里面所说的内容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说进一步实施结构性减税,既有必要性,也有可行性。具体的论证不展开说了。

第二层是在今年以及今后几年,结构性减税可以考虑的要点,我觉得有这么几个方面不放:一个是有关部门明确的说,今年我们的进口环节要有600多项进口产品关税要下调,这可以降低一些相关企业和消费者的负担,这就要把具体的政策做好。

第二,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增值税、营业税这方面的优惠政策,应该按照现在的政策框架,落实到各个地方的实施细则上面。小微企业去年已经明确宣布,原来的营业税,增值税从最高5000块钱提到现在最高2万,现在都按2万掌握。但是,真正要把这个做好,做实,我估计还是要有进一步的督促和检察。

咱们也看到了,小微企业在基层容易出现扭曲和变形,升级换代应该适合一定规模的、解决了生存的企业,草根的企业更多的是需要给予一定的宽松、优惠和扶助,首先保证基本生存,在这个上面使劲增加税负,这是完全拿一个好的概念用错了地方,这个劲使错了对象。所以,现在有这么好的框架,我还是强调各地真正把实施细则做好。

第三,上海1月1号启动的以增值税替代营业税的改革,应该趁势往前推。我们已经看到了上海旁观的浙江、江苏积极表态要跟进,这是合乎逻辑的,应该尽可能比较快的把这样一个新的机制,免除重复增税的新机制推进。如果江浙跟进,北京、环渤海的中心区域非常积极,恨不得4月1号就启动,很可能在不太远的将来,就能看到其动作。这些如果以后一步一步推开,原来被营业税覆盖的建筑、安装、交通、运输和服务业就能放开手脚,把自己的专业细分,那么就是升级换代。在这样的过程中间,企业依托专业化细分带来的活力,给消费者带来性价比的提高,和更高的服务,这样的一个长远的新机制,是结构性减税里面的一个重头戏。

第四点,我感觉需要再进一步做好对企业的研发、投资、技改项目的支持,以及国家明确宣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这里面要匹配一些减税优惠措施。

第五点涉及到农业方面,实际也是跟农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蔬菜的批发零售环节免增增值税,我觉得应该趁势清理相关的物流收费。你税全免了,从蔬菜的原产运到消费者手里的过程中间,还是面临层层加价,蔬菜装箱以后上了公路,公路收费,每过几十公里收一个,指责你这儿不规范,那儿不规范,上来就罚款,这个问题多年没有解决,一定要趁着我们这个税收政策,推到实质性的降低物流全过程里面的实际负担。

还有个人所得税方面,我觉得应该积极研讨,怎么样结合综合收入来考虑涉及新一轮的结构性减税的安全,要贯彻中央所说的中国税收政策,在去年的局部改革基础上,争取创造条件,走向更有影响的、把综合因素加入了的、更有效的税负。

还有一点,实际上我们结构性减税应该跟广义的企业、市场主体负担结合在一起,在清理整顿税务负担这块要匹配。这应该是一个实质性的配合,有很多很多非规范的税外负担确实是五花八门,这几年有所控制,但是显然还没有到位,这是我跟大家说的一些操作点。

何振红:感谢贾康所长,本来我们孙董事长有一个议案,由于时间关系,孙总不介绍议案内容了。现在进入提问环节。

记者:我是《人民政协报》的记者,我想问一个问题,在增税成本上,二位有没有什么建议?现在增税成本非常高。

记者:我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这两年每年的税都是超收的,按照预算法来说,我们是收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应该不收了,但是按照税法,应该应收尽收,贾康所长赞同哪种意见,超收的怎么样纳入预算范围。另外,这两年国家大幅减免了很多税种,但是为什么老百姓感觉税收的还是很多。

贾康:增税成本要看不同税种,有些税税种不高,比如个税,已经在所有的法人那儿做了代缴。另外一些税的成本确实不一样,如果按照现在房产税来说,初期的成本高,并不意味着永远高。更多的还是怎么样使这个技术合理化,要用现代化的信息技术、信息处理的手段降低成本作用。另外纳税人必然有一种对纳税的痛苦,增加纳税意识,能够减少大家的摩擦,减少做手脚,使整个社会变得更和谐。

第二个问题,税收叫做依法纳税,应收尽收,但是实际上纳税的规划不可能很准。现在的制度已经非常明确的把所有的财政增收纳入预算管理,而且在增收部分的使用方面有非常严格的规范,不像过去有增多部分以后,分管的领导人写条子就可以产生作用,现在不行。最主要的要进入中央预算基金,每年基金的用途要向人代会报告,一般来说,是转到下一年度,也不排除有些时候把纳入国家的战略性储备,就是社保基金。

你提到的纳入预算做到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事情解决了,还是要提高预算能力。另外,税收方面国际的一些经验我们应该借鉴,以后要是有比较好的国债市场,没必要把目标总是打那么高,取一个中位,实际上有利于减少社会上普遍感受的税收负担的痛苦。

何振红: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安排嘉宾回答这两个问题,感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参与,今天的发布环节到这里结束。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