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山西煤老板回应7000万嫁女 否认白菜价买国有矿(3)

2012-04-06 09:12 来源:人民网-《环球人物》 评论(2)T|T

买兴无煤矿不是8000万,是5.8亿

在2011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邢利斌以44.8亿元的个人财富位列第244名。在他的发家史上,以8000万元的“白菜价”获得兴无煤矿的全部股权是网络上对其“暴富”的最大指责。某媒体称:兴无煤矿出让后不久,柳林县又出让了几处煤矿,其中,矾水沟煤矿公开竞价转让价达3.93亿元。若按储量计算,兴无煤矿每吨煤炭成本为0.52元,仅是矾水沟煤矿的1/11。

时任柳林县委书记李润林告诉记者:“柳林煤炭企业2001年欠税超过1亿元,欠发工资5000万元,2002年,县委、县政府提出了‘ 一退两置换’(国有资产有偿退出、产权置换、职工身份置换),并以兴无煤矿作为改制试点。兴无煤矿年产60万吨,是全县最大的国有企业,也是矛盾最多、负债最多的企业,债务累计近2亿元。当时的县委领导几次找到中煤、太原煤气化等多家公司,希望对方能收购兴无煤矿。转让价5000万元,但要负担原有债务,接收1000名职工,结果都没谈成。”

后来,柳林县委、县政府通过山西电视台发布了拍卖兴无煤矿的消息。参与评标的一位原县政府干部说,“当时印象太深刻了。那是2002年6月8日,现场拆标书,县内外约有12家企业公开竞标,差距非常悬殊。邢利斌报价8000万元,愿意承担所有债务,承诺不让一名职工下岗;同时对于县委、县政府提出的中标企业必须在当地建一座希望小学、一座焦化厂的要求也一口答应。第二名的报价5000万元,对于职工的接收提出很多附加条件,如考试上岗等等。评标人包括县委书记、县长及各个相关职能局长在内共有40人,其中39人同意邢利斌接手。”

说起这个过程,邢利斌告诉记者,“兴无煤矿的拍卖是在2002年。当时经济疲软,煤炭行业很不景气,每吨煤只能卖68—70元;即使好不容易卖出去,款也很难收回来。拍卖前,兴无煤矿曾7个月发不出工资。其实,我一共出资了5.8亿元买断兴无煤矿全部国有资产——现金支付8000万元,承接债务1.93亿元,偿付资源价款3.1亿元。”

记者随后走访了几位兴无煤矿的老职工,其中有名叫薛有厚的老人说:“邢总一接手就承诺,5年后让我们住上楼、开上车,后来都实现了。”

邢利斌购买兴无煤矿的8000万元从何而来?他从何处掘到“第一桶金”?

一位了解邢利斌的当地人告诉记者,说到邢利斌的发家史,还得从他1990年承包吕梁市中阳县一家铁厂说起。“当时铁厂只有一个7立方米的冶炼炉,邢利斌接手后建了两个17立方米的冶炼炉,随即又建了焦化厂。1998年焦煤行业疲软,他卖掉铁厂挣了500多万元,但焦化厂赔了钱。2000年,邢利斌回柳林发展,在亲朋资助下承包了金家庄煤矿。购买兴无煤矿时,邢利斌只有1000万元,其余是他凭借信誉,以预售煤炭的方式从客户手中获得的。”

说到有人质疑煤矿收购兼并存在幕后交易时,邢利斌说,“除了兴无煤矿是拍卖得到的,过程你都知道了,其它的煤矿都是利用市场机制、通过市场手段收购的,没有一个是通过政府审批的;而且每次买煤矿我出的价都高于当时的市场价。有人说我是傻子,但我清楚,我买的不仅仅是资源,而是未来。”☆

“我挣的钱都干什么了”

“大家都很关心作为煤老板,我挣的钱都干什么了。我先带你们去看看我们要投资100亿元,在15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进行的山、水、田、林、路、村、企整体开发的农业园区。”当天下午4时,邢利斌带记者来到留誉镇正在建设中的联盛生态农业文化园区。

“留誉镇是我老家,18个村把我选成了村主任,我就想为村里做点事情。其实,我原来想得很简单,村民经过培训到集团上班,土地退耕还林。但是煤挖完了怎么办?企业垮了怎么办?这样,一步步就把事情往前推着走,规划越做越大、越做越细。”

记者了解到,现在留誉镇的所有土地实行了土地流转,村民以户加入合作社,将自己承包地流转到合作社。合作社以土地经营权出资占40%,联盛集团以现金出资占60%。“土地获得收益前,我们给村民每人每年2000元、两袋白面。”邢利斌说。

“投入这么大资金搞农业,我们集团领导班子也有分歧,一部分人认为农业项目投资大、见效慢,‘挥金入土’相当于‘挥金如土’。但我相信这是长效项目、朝阳项目,今后,我的主要精力就放到农业上了。”邢利斌说起来很兴奋。

“你看,路边这些松树都是我们种的。山上种的是核桃树、坡上种的是钙果树、坡下将来是高粱与土豆轮茬种。我们挖的煤是几十亿年前的森林变的,现在再在地上为后代种植一片森林。”

经过了坡度很大的盘山路,车停在了投资18亿元在建的联盛教育园区中。说起邢利斌投资教育,还有段故事。2003年,柳林县高考达线的只有126人,县委书记着急地说:“怎么才是个传呼号,怎么也得是个移动号(135、136、139……)吧?”当时的县长阎国平在一次学校调研中,有感于师生流失,竟当众落泪。在场的邢利斌深受触动,当即表态,愿意出资助学。

随即,联盛集团先后为联盛中学老校区投入2亿多元,将原来的柳林四中改制为“公办民助”,并以高中9万元、初中8万元的年薪标准,在全国聘请优秀教师。学校第一任校长康序就是邢利斌挖来的。“我之前是吕梁高等专科学校校长助理,中文系主任,当时对来不来联盛中学很犹豫。结果呢,邢利斌找了我20多次,好几次抱着一箱啤酒来和我边喝边聊。我最终被他打动了。”

“将来,即使联盛集团不在了,学校还在。在我眼里,煤炭是资源,土地是资源,人才更是资源。”邢利斌说。☆

记者离开柳林时,已是暮色四合。

邢利斌,可算是当今舆论裹挟下的煤老板代表,这群人在多大程度上是扭曲的或者是被扭曲的呢?“邢利斌7000万嫁女事件”像一面镜子。如果7000万嫁女不属实,他为何仍躲不过舆论的轰炸?

有评论者说,公众表现出种种非理性情绪的背后,也是大家面对巨大的贫富差距这一现实的无力感和焦虑感。

邢利斌曾说:“有钱不是一种罪过,关键是要把钱用好。”说这句话时,他的心情颇为复杂。的确,对中国富豪而言,如何运用财富,也许比赢得财富需要更大的智慧。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