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7000万嫁女”煤老板发家史:不讳言与当地政府关系

2012-04-09 09:3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T|T

“7000万嫁女”山西富豪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回应嫁女、“白菜价买煤矿”等话题。

当邢利斌讲述起“7000万嫁女”的婚礼细节时,语速极快,不时地猛吸几口香烟。

作为山西联盛集团的董事局主席,他的办公室位于办公楼顶层,在那里,吕梁山峦一览无余。然而,这个“大山的儿子”却选择在二楼的茶吧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面对面。

多面邢利斌没有想到,因为一场嫁女风波,自己陷入舆论的“煤尘风暴”,吹散了他头顶上大学生创业家、村主任、民企先进、地方政协荣誉副主席的光环,只投下一道“暴发户煤老板”的黑色阴影。

“任何事情要看它所处的特定历史阶段。”在回应“白菜价买煤矿”等一系列质疑时,邢利斌如此回答。

“憋屈”的婚礼

联盛集团的办公楼位于吕梁市柳林县南,其煤炭似的外墙颜色昭示着主人的发迹路径。“那里头好着呢。”一名的哥告诉记者。但楼里人的心情近来并不好。

上周,一则山西煤老板7000万嫁女的消息突然爆出。在这个贫富差距拉大、富豪招摇的时代,6辆法拉利、春晚明星捧场这样的字样刺激着公众的神经。媒体的潮涌报道又如同挖煤般刨出了邢利斌的“发家原罪”。

“关键是这些东西大部分与实际情况不符,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憋屈。”3月30日晚,联盛集团一名高层对记者介绍了那场婚礼的细节。

据其介绍,包括婚礼在内的实际花销不是7000万而是1500万,包括往返机票300余万,婚礼花销267万(男方花费),其余为演出费用和参加三亚系列活动人员的住宿、旅游等开销。

“这么多钱也并不全是婚礼的花销。”邢利斌告诉记者,今年是联盛集团成立十周年,计划举办一系列庆祝活动,包括组织员工去三亚旅游,参加公司在三亚房地产项目的开盘仪式等。

他称,所谓的群星演唱会不是为婚礼主办的,自己经营联盛十年,以前也举办过类似的庆祝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流传的关于演唱会现场的视频中,背景为“联盛·三亚”,演出过程中,演员也并未提及任何祝福新人的话。据其对其他媒体表述,一些明星大腕都是自己的好友。

这次出嫁的是邢利斌的大女儿,也是其与妻子两大家孩子中第一个结婚的,按照当地的习俗,婚礼要大操大办。

之所以选择在三亚举办婚礼,也和联盛集团的转型发展有关。2007年9月,邢利斌在海南启动了自己的第一个地产项目,这项总投资超过15亿元的地产,于今年3月17日封顶开盘。

目前尚不能证实邢利斌在海南有几处楼盘。不过,市场信息显示,一个名为万联·晋海的楼盘于3月17日在海南开盘,这一联盛集团布局海南的开山之作均价达到3万元/平方米。

“公司成立十周年、楼盘开业、女儿结婚,这是三件喜事对到一起了,为什么媒体报道时只说婚礼的事呢?”对于外界的断章取义,邢家人表示很费解。

而关于6辆法拉利嫁妆一事,邢利斌称,“6辆法拉利只有2辆和我们有关系,我弟弟自己有1辆,我的家人考虑到孩子出嫁,也凑钱买了1辆作嫁妆,其余4辆是借来当婚车用的,当天用完就开走了。”

第一桶金后的滑铁卢

“不管7000万一说是否属实,造成这样的状况,我得向公众道歉。”邢利斌再次体味到了树大招风。

45岁的邢利斌在2011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以44.8亿的个人财富位列244名。

据一些熟悉邢利斌的人士对记者描述,这个“文质彬彬”的邢利斌,胆子极大,其发家史颇有几分枭雄色彩。

蒸腾着商人气质的邢利斌还曾是个文学青年。1985年,邢利斌还在柳林一中上学时,和同学创办了清河文学社,他是首任社长,还办过一份文艺刊物。

1990年,邢利斌从山西大学毕业后,被分至太原市一家设计院工作,但邢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回家做生意。

邢利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是在吕梁中阳县承包金鑫铁厂赚得的。这本是一个仅有8立方米炉子的私人小铁厂,邢利斌花了十余万租了十年,大部分是向亲友所借。

“这个小铁厂,我大概赚了200万,后来自己又建了两个17立方米炉子的铁厂转手卖掉赚了1000多万。”提起自己当年的创业,邢利斌显得颇为高兴。

“他也是赶上好时候了,那会只要你胆子够大敢干,就能赚钱,没有什么太多的技巧。”柳林当地人评价邢利斌。

本报记者查询历史资料发现,邢利斌的创业经历曾登上过《光明日报》,当时的他“不抽烟不喝酒”。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经济高速发展,铁价也一路上升,从邢利斌进入初期的700元左右/吨攀升至1500元/吨。在那一波行情上涨中,邢利斌仅在铁厂就赚了大概1000万。

钢铁生意让邢利斌了解了焦炭业,于是想到投资开办焦化厂,甚至还吸引了一港商和他合作,投资创办了山西得瑞煤化有限公司。

1998年前,邢利斌的公司已有5座煤矿、2个大型焦化厂、1座大型洗煤厂和1个由160辆东风牌拖挂车组成的运输公司,固定资产达2.1亿元,年可创利税4000多万元。

从高峰到低谷,有如矿井里的升降机。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下,国内铁价下跌、焦炭滞销。据一名熟悉邢利斌的人士透露:“1998年的时候,他的亏损高达1亿。”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