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实录】2012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开幕式(6)

2012-07-28 10:02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7)T|T

罗振宇:谢谢孙总。在这个时代,一个创新一旦出来之后,永远不知道它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就比如说拉卡拉个人用的小刷卡机。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数字,今年上半年,1月份-6月31日,中国有7000万部传统手机改成了智能手机,保守估计,今年至少有1.4亿部传统手机改成智能手机,换句话说,全民手机的智能化就是两三年的迅捷过程。由于像拉卡拉推动的网络移动支付的发展,会不会再过几年,我们所有的生活包括新闻浏览、购物,PC端可能会大量被淘汰掉,大量的生活轨迹都会转移到移动端。我刚才坐在下面一边听孙陶然讲一边想,现在PC端上面支持的巨无霸的企业会不会岌岌可危,甚至通过拉卡拉的推动,可能像周鸿一的360渐渐走下坡路,这样的话孙陶然就可以替他的投资人雷军报仇,这是我刚才脑子里过的场景。

下面有请大家非常期待的首都创业集团总经理刘晓光先生给我们做演讲,有请。

刘晓光:我今天讲的题目,叫做“破坏式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同样重要”。刚才我听国庆讲的很赞同,破坏性的创新并不仅仅是指革命性的技术革新,还包含着经营模式、商业模式的创新,我就简单讲讲这个题目。

我看了今天的“未来之星”,目前都是一些中小企业,将来会是大企业。在十七年前,我们也是一个小企业,我记得当时我们有100多个企业,手里有1亿多的现金,分布在102个企业里,每个企业只有100多万。今天我们长大了,实际是在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中长大的。关于创新的问题,是很紧迫的,首先中国的经济经过二十年的高速成长,已经走向了下滑或者说低速成长的阶段。另外,中国很多改革包括经济的改革也遇到了很多问题,也遇到了一些天花板。还有,我们的企业在融资难、投资难、产品过剩上,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另外,从资本的出路、资本的来源,从节能减排、资源的节约等方面,也需要我们进行创新。从世界的全球一体化的情况看,中国企业的创新机制,我们核心技术的竞争能力等等,这些东西确实呼唤着我们进行创新。

我看了一下,今天讲的是“破坏式创新”,挺有意思,所谓破坏性创新,从它的定义上讲,从产品角度讲的比较深,创新并不是生产更好的产品给既有的顾客,而是破坏既有的市场推出更简单、更方便、更便宜的产品。另外,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很有意思,比如曾经小的企业挑战大企业,发展成了大企业。比如一些中小企业主动开辟新市场。再比如,苹果的颠覆创新,把它的新技术与卓越的商业模式的结合,重新塑造了它的设计文化。创新实际是无极限的,进行颠覆性的创新,很可能产生出爆发性的企业。

中国经济的车轮在放慢,企业的打法如果再按照老套路、老框框,可能也走不下去了,这是我自己的体会。我现在感到困惑,就是新的办法是什么,新的模式是什么,其实很多企业都感到困惑。在一个大的经济周期来临的时候,如果不能够进行创新,不能够进行跨越,可能会遭遇死亡的结局,也可能会遇到很多其它大的问题。这里就需要进行创新,甚至进行破坏性创新,这里需要企业家的冒险精神。这里写到了“具有颠覆性的游戏的改变者”。另外,我们要在创新中否定我们自己,不光是模仿创新,而是要有突破性的创新。当然,我们的体制环境还有些问题,比如创新是应该允许失败的,比如我们还没有百分之百干事业的环境,都需要我们付出更大努力才能进行创新。

第二个问题简单说说我们的创新,实际我们在商业模式、经营模式、企业结构上的创新,也是创新的重要部分。从首创的角度讲,我们一开始基本什么也没有,有40多个行业,都是“小土豆”,没有核心竞争力。我们走了一条和别人不一样的路,一开始就把我们定位为以投资银行业务为先导、以产业为基础,两个轮子互动的发展模式。所以我们制定了战略,发展了三大板块,我们开始国际化,开始改变经营业务模式,有了很快的发展,净资产从十几亿到了几百亿,最后成为规模上千亿的公司。实际我的体会,是在不断创新中而发展。

时间关系,我就简单概括一下我们所谓创新、转变模式的过程。我们认为,最核心的,也可能是最灵魂的东西,是通过商业模式、业务模式、开发模式、经营模式的全方位创新,来拓展新的资源空间,摆脱现在的同质化竞争的局面。我记得当时在模式的创新上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坚持了我们的主业加投资,既有主要产业,比如金融产业、地产、基础设施产业。同时也有一些直接的投资概念,实际上确定了首创产业布局,形成了基建、传统地产、奥特莱斯、金融和PE的五个大平台。我们充分发挥了类金融资源和投行业务的优势,作出了一些特色的业务模型。现在我们的主要投资业务是利用两个平台:一个是旗下的投资创投公司和担保公司,通过类金融企业,通过投、保、贷一体化的核心业务,做好我们的投资业务。另外一个平台是在中国52个城市形成了投资网络,在这个投资网络中,我们又跟7个国际性的大企业进行合资,形成了一个新的模式。另外,我们在金融创新上也做了很多尝试,最近我们做得比较多的是通过设立大的产业基金扩大融资规模,我们做的“中国基建基金”、“北京小城市基金”、“地产基金”、“PE基金”都发挥了很好的效益。

在创新中,要体现在具体的产业中,每一个产业都可以体现出创新的模式、创新的格局。比如我们在地产中提出来“我们的事业不在于地产,而在于城市”,我们提出来“要改变我们的事业,就要进行新模式的创造;用新模式的创造来开启新的未来”。我们在地产上的创新,做了很多围合城市,在创新的模式上做了很多探索。目前来讲,一个是我们在打造世界级城市的周边新城镇,一个是做一些新城镇的核心区的建设。另外,我们打造一些高端旅游业的聚集地,还做一些新城市旁边的新中心,我们也做一些国际的物流、经贸产业枢纽。我们还把文化创意等和教育融合起来。我们最近也在做一些崭新的所谓智慧城市,都是来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探讨,都是为了求得更大更好的发展。

在青岛,我们也在进行创新模式的探讨。目前,我们在青岛的业务,一个是水务,一个是地产。我们在青岛的国际机场,建立了首创国际空港中心,把一些中小企业的孵化业务也放在里面,也是在创新。我的观点是什么呢?企业来讲,如果企业不能进行创新,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停滞了,就遇到了瓶颈。如果说企业能够在发展中不断坚持进行创新,特别是不断进行所谓商业模式的创新,企业才会不断有很强的生命力。

刚才我讲到了,小企业变成大企业,它是一个辩证的过程,我相信中国的中小企业很多会变成明星企业,只要我们坚持大胆创新,坚持创新中进行破坏式创新,在创新中坚持所谓革命性的技术创新,同时把商业模式、经营模式的创新也能做好,我相信中国能产生出一批企业巨人来。

谢谢大家。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