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图文实录】主题论坛:你的护城河是什么?(2)

2012-07-28 14:18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2)T|T

信息快,对人的感知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信息快的时候在经济里面对经济的调整就产生了很大压力。当地球那边客户需求的减少,立刻会影响生产厂商的数量,同时也会影响到提供零部件厂商的订单减少,使得调整的难度加大,要求企业快速反应。实际上,真正能做到很好的快速反应,更重要的是能够在之前有所准备,有准备才能快速反应。所以,我想护城河一个是物理方面的,一个是管理层面的,或者是领导人思想层面要有护城河,要提早审时度势。

江永雄:今天大家来聊这个话题,护城河,其实只有皇宫才有护城河,今天很多是来自中小企业的,搞条护城河难度很大。我们小时候有一首儿歌,“我家门口有小河,后面有山坡”,前面有个小河就不错了。我分成两个角度看待护城河这个问题:第一个是企业自己的专业,跟自己本身在这个工作领域里,对于这个行业发展的眼光是不是到位,这应该算是很重要的一条护城河。我记得有一次跟冯仑吃饭,我问他“今天这么成功的理由,是怎么来的?”冯仑说:“大概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布坛,先用本事淘出第一桶金来。第二个是做个局,把人一起拉进来,要死一起死。第三个是做托,找本事比你大的人”,好比说哪天胡总书记拍着你的肩膀“这是我哥们”。所以,以当今现在的情况,去找个有护城河的地方租下来先住进去,然后看看反应,而不是自己去做护城河,就是吸取别人的经验和教训。

罗振宇:江总跟我们举个例子,要不然听不大懂。

江永雄:好,我们是做箱包的。皇冠箱包进入大陆已经十三年了,也遇到了一些瓶颈。一件衣服卖到三四千没有问题,但是卖到一万块的时候难度就很大。我们做品牌也遇到同样的情况,大家一直讲转型升级,事实上,转型升级的话必须拥有背后的资源,而不是说转就转。大家知道,我们在北京前门做了一个“台湾映像”,这个“台湾映像”跟箱包的关系很小。因为有很多台湾的商品想进入大陆市场,但是找不到门路,我们就在这里建一个平台,运用这个方式先转进来。这个跟箱包没有关系,我们也是拿这个租一条护城河,等于探讨另外一个方向,有没有机会找到另外的门路来做。但是没有办法把全部资源投入进去做,所以拉一帮人、拉一帮资源一起来做这个事情,等到这个事情成功了以后,自然而然就可以往另外的方向走。

罗振宇:我理解你的意思,就是借已成之事。

  林坤铭:主持人,各位在台上的业界先进还有台下的各位女士、先生们,大家午安。首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台湾创投工会理事长,也是台湾股权协会的会长。请问大家,对台湾的概念了解多少?台湾的面积是青岛的三倍大,台湾的人口是青岛的不到三倍。可是,大家都承认一个事实,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台湾的电子资讯产业在全世界居于第三位,仅次于美国、日本。当然了,现在中国内部也起来的,实力是不可忽视,甚至很多都超过了台湾。但是现在谈到创新,在电子咨询方面,谈到芯片、制造商,就会想到台积电,这是相当不容易的工程。我原来的背景是做咨询电子,这十几年来在做投资。我为什么先讲这一段?因为我们看到整个产业的起来,乔布斯也不是一直成功的,之前也有失败过,被人骗过。乔布斯回到苹果的时候,也是走过了MP3、IPAD等等才走到了苹果手机,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今天我们谈21世纪“未来之星”,早上何社长提到,十年前有远见的看到腾讯、当当网等等,可是不知道有没有做一个统计,过去十年的“未来之星”,可能是100多家,有多少现在还存在着继续发光发热的?今天,全世界的企业,不仅是中国的一千万企业在竞争这个市场,台湾、日本、美国、韩国都在进驻这个市场。台湾NTK,就是莲花科(音)的董事长,是相当成功的企业家,很多企业都是一代拳王,就像美国常常有重量级的拳王,每个人领风骚三年,可能你熬了十年,后面三年成功了,可是三年后就被打倒了,是很残酷的。所以从另外的角度看,一个企业正在发展中如何攻破堡垒,甚至再盖另外一个堡垒。台湾创投能够活下来,是经历了二三十年残酷的竞争,也不是那么单纯。
     但是竞争里面简单分几个:第一个是技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这些人才、这些团队能不能赢人家,而且不是赢一两年,要赢个五年、十年。第二点,你的制造永远比别人差几个点,不仅是比中国内地的,当中国内地的竞争成本增加,还能比别人家低,是不是移到外面生产呢?有没有把握未来十年、十五年你的制造成本都比别人低?进驻的资金成本是很高的,动不动二十个亿人民币起跳,没有多少人进来,你的竞争对手就少了。最近几年改变了很多营业模式,包括营销,要整体考虑。我最近跟一些朋友谈,两三年来团购也是很好的议题,但是很多团购公司都赚不了钱,上不了市。美国的Facebook风光了五年,到现在也面临着瓶颈,上市以后股价一直下跌。谈到制造业,LED、LCD,我常常跟工信部的领导对接,当时说每个地方生产一部LED,要做LED的上游,你要开一个工厂,本地政府就会补助你100万美金或者1000万人民币。对不起,现在整个形势大变,地方政府没有这个财力。现在面板也面临着这样的竞争,五年前台湾的奇美是一条龙,现在是一条虫,为什么?全世界都在竞争。所以,护城河是如何建造一个安全的保障,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大家要很审慎。

    朱明跃:在我看来,每一个企业甚至这个企业所处的每个阶段,它的护城河都应该不一样。像猪八戒网创新型的、成长期的正在爬坡的企业,它的护城河到底是什么?是资源吗?是技术吗?是资金吗?我也在审视这个问题。但是在我看来,像我们创新型的成长期的互联网企业,真正的护城河不是水,是人组成的人墙,这个人墙就是企业的护城河。作为成长期的企业来说,从最开始不管公司的人有多少,都是一个创始人的企业,一个人的企业,逐渐变成有一个创业团队的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人墙越来越厚,人越来越多。另一方面,这一批人手拉手组成一道护城河,还不足以进可攻、退可守,作为成长性的、创新型的企业来说,我们天生就是以创新者、挑战者的身份站到大家面前,在人墙的阵地里我们要不断变化。猪八戒网在发展的时候,我们坚持做服务买卖这个理念不变的情况下,会做很多这样那样的变化,像颠覆性创新不常有,但是微创新是永恒的主题。如果我们的人墙不断变阵,让竞争对手只是看到现在的你而没有办法看到你未来的企业,可能慢慢的就组成了自己企业真正的护城河,这是我对我们这种互联网成长性企业的理解。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确实,每个企业每个阶段都不一样,希望每个企业都能够真正找到自己的护城河。谢谢。

 

     罗振宇:刚才林先生讲到了拳王的概念,确实,有时候商业或者体育、娱乐里面存在着这样的现象,拳王别看风光一时,干不了两年,就像泰森,穷困潦倒,但是泰森的经纪人唐金仍然是大腕。当年淘金的时候,淘金客的人没有赚到钱,卖饮料的却赚到钱了。

    长期来看,最靠谱的投资还是VC/PE,很多人都争当LP,就是这个道理。我把这个话题扔给搞投资的四位嘉宾,在你们的角度看,什么样的企业拥有相对成功的护城河?或者说,你眼中已经有护城河的先决条件的企业是怎样的?先从薛总开始。

     薛毅明:我们认为,平台性的企业有比较强的护城河。比如像朱总的公司,有很多公司之外的人帮他做了人肉盾牌,提供了很多资源。就是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在平台上放无数杯子,不管谁赢了,但是在这个平台上玩。在互联网上,这种类型的公司比较容易成功。我们看巴菲特这句话“要投资有护城河的公司”,实际意思是相反的,他是认为传统性的跟消费品有关的公司反而容易变成有护城河的公司,比如可口可乐,它其实不需要研发新的配方,它有足够的品牌效应,维持护城河的成本非常低。在一个流动的沙滩上,很难建立稳固的城堡,高科技的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比如手机,每一两年就要换一次,前两年诺基亚很风光,这两年苹果和三星很风光,可能过不了几年说不定小米等其它的又出来了,要从一个专业的角度判断。

      罗振宇:我原来采访三一重工的时候,我说在长沙的地方怎么有信心做重工业呢?他老板讲,重工业技术进步已经结束了,打靶打不稳也没有关系,站在这儿慢慢打,总有一天会打准。我们就把世界上先进的设备买过来不断的去拆,总有一天会做好。

     邝子平:我们投的几个大行业里面,护城河可能是两块:一个是互联网这边,品牌所聚集的人气,这个互联网里一时半载不会消失掉,这在我们判断一个企业要不要投的时候,判断一个企业能不能经得起风浪,我们投的很多互联网企业都在不断尝试和创新,万一这个尝试失败了,还能不能有第二次出发的机会。互联网这边,一个就是品牌,比如像凡客,我对凡客之所以看好,因为它跟其它的互联网商务公司不一样,它是打造了一个品牌出来。去年,凡客遇到了一些发展中的瓶颈,但是只要这家企业它的品牌已经深入人心,我觉得还是有很多机会让它能够调整发展轨迹。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