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图文实录】主题论坛:你的护城河是什么?(4)

2012-07-28 14:18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2)T|T

江永雄:先回答您现在谈的这个问题。其实有资金协助企业,把企业做好,大概没有一个企业会反对。皇冠本身是个家族企业,做很多决策、想法还是通过整个家族的思维和想法,跟公司的结构一样,大家的思维如果不一样的话,有的人认为做成这样就行了,不需要扩张。有的人认为需要扩张,要有资金进来。所以在很多思维上未必是相同的,家族企业跟一个人单独做决定的企业,会有两个不一样的结论。这是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没有一个人反对资本的帮助,都会接受。

     第二个,现在的社会跟以往真的差距很大,特别是互联网的事情发生以后,改变很大很大。以往一个企业从小企业,几十万、几百万的年营业额,要做到上亿、几十亿,可能要几十年的累积。但是现在一个互联网的企业,几年就能做到这个情况。所以,现在整个社会的结构跟方向都不一样了,我自己认为,现在一切的东西,理论都有相对论,所有的理论我都不认为有对错的问题,因为有个理论出来,马上又有另外的理论出来反驳它,但两个理论都可以在现在的社会里成立。刚才谈到了IBM,上百年的一个企业,一个谷歌上来马上超越它,一个Facebook上来就超越了它。这里面只有一个真理,就是实践,所有的理论要透过实践让它变成真实,它的理论就得到了落实。而不是今天提出这个理论到底可不可行,你提出来一定要落实,而且要实践它。包括你要资本、要钱,它也要看到你的东西,并不是提供一个理念或者概念给它,一定要也东西给它。

      转过来谈谈护城河的概念,巴菲特说“要投资有护城河的公司”,只是谈了一个方向。木马屠城不只是从大门口进入的,有的是从侧门进入的,护城河能防御90%的问题,还有10%是防御不了的。里面10%的东西很容易就把大门打开,直接把危险放进核心区里。所以,公司有没有确认把细节掌握出来,并不是真的铸一条护城河就能把危险避掉。

     王能光:站在企业的角度,要特别注意的是,当某一个行业或者细分行业快速发展的时候,资本就会追逐过来。企业或者说创业企业在融资的时候,也不断调高自己的目标,一直调高到难以实现的目标,就变成了拔高助长,或者是被催化了。我接触过很多企业,说起来容易,它有另外的因素在里面,比如说江总,我们俩大小差不多,江总公司融资作价5000万美金,我跟江总是好朋友,我做了4500,觉得没有面子,那我就把利润跟投资人说得高一些,就投资人就给了6000万。

最后我按照这个6000万,已经失去理性了,按照6000万甚至更高的目标去招人、安排业务发展,这个是不切合实际的,像这种情况,快当中反而失败得很多。站在企业的角度讲,投资人的钱不要因为估值或者形象性的感觉的东西使业务失去理性,不然双方都得不到快乐。我们做投资的时候对这个看得非常清楚,有的企业说多少多少,一定会劝阻,你实现不了,哪怕我认为估值不高,但是潜在是有机会的。现在大家都想名义是低的,但实际是很高的。所以站在企业的角度,在发展当中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刚才谈到资本的要素和人力智力的要素,如果定性分析,各占50%是最为快速的发展。资本要素的比重相当大,人力要素比重相当小的,发展不会很快。人力的要素比重很高,甚至不需要资本要素,比如律师事务所,你到里面获取资本的增值也是不对的。定性分析,这两个各占50%的话,对管理的要求就高了,因为要把这两个要素有机结合和发展起来,这类型的企业要把管理放在首要位置。


       林坤铭:这是一个好问题,我倒是很乐观。假如大家一片看好的时候,绝对有问题。为什么?第一个,大家都在抢案子,任何一个案子,资本市场太多,自然会有追逐。就是过去三四年,因为当初投的案子现在都赚到钱了,大家自然而然就乐观起来了,可是那时候显示不出来谁有本事。“当你在退潮的时候,才看得出来谁是光着身子在游泳”,过去几年的中国也投入了很多,很多地方是靠政府的引导,那不是市场的竞争。只是现在把2008年应该发生的问题,因为全世界政府的力量的介入,现在美国不行了、英国不行了,资金链都开始发生了问题,这时候相信在座的还是有很多很好的标的物,只是过去是钱追着案子,不需要看,或者过度乐观。反过来讲,PE/VC也是一个产业,别的产业好,就会跟着好。别的产业不好,就要讲巡回。腾讯、阿里巴巴,也是经过了几年严酷的考验才成了霸主,江山代有才人出,这是正确的理论。创业的事情要做,中国大陆还是有很多机会,不管是多大,还是把基本功抓好,铸好护城河,从各方面,不管是模式还是技术、资金链、人才,定下心来。经济不好,是因为你所有的成本会更低,购买的设备低,招聘人才的资本更低,这对企业也是很好的时候。同样,跟企业的同仁讲,经济不好的时候,我保障你工作,可是你要把产能做出来,如果没有的话另请高就。所以我认为,未来的三年,反而是真正显示本事的时候,不管是创业也好,PE/VC也好或者是其它产业,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谢谢。

     邝子平 :我个人看法,今年下半年也未必有一个好转,这种情况下,会建议我们的企业好好算算账,首先能在这个冬天里存活下去。这里面有两点,可做的事情是很多的:第一点,要更积极的考虑合并。在A股市场退出或者在海外退出,这两个路径都会有所缓解,收购兼并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方法。千万不要到了企业快不行的时候才去做收购兼并,尽早物色合适的收购兼并的对象。人力成本将来也有所上升,有些企业发展得比较臃肿了,最近开了几次董事会,都要求把人员精简下来。我就给大家两个建议。

    王能光:两种类型的企业:一个是创业早期的,这个时间段在业务的发展方向、趋势不太清楚的时候,更要稳定团队,对团队的培训,对团队的管理要加强,以至于提高能力,等着形势明确的时候能有很好的发展。第二个方面,在业务的策略方面,要借这个机会认真梳理。忙的时候,可能在这方面思考不够深入。第二个是成长性的企业,第一要维护好自己的客户,因为客户是企业下一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方面,第二个要管理好库存,也就是现金流。

 

     薛毅明:我觉得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的高速发展,跟任何国家的经济一样,也是到了一个转型的阶段,以前粗犷型的、低附加值的、劳动力密集型的高速发展是不大可能了,对创新企业来讲这是好事情,因为中国的经济只有跳过这一关,像当时台湾从传统行业跳到半导体高科技行业这个漂亮的转型,中国会走同样的道路。在危机的时候,既是危险的时候,也存在很多机会,各位也提到过,在经济不大好的时候要做好准备,这个时候也是发现机会很好的时间。像以前有个笑话,几个人在山里碰到老虎,最聪明的人是先蹲下把鞋带系紧,只要跑过别人,老虎就吃不掉他。竞争是相对的,只要有前期的积累,跟竞争对手比的话竞争优势是比较明显。往往一个经济周期下来,强得越强,弱的就不存在了。对于一些好的企业,要做一些适当的战略调整。


     江永雄:我做三点建议:企业如果有足够的能力,应该去创新。比如你是做汽车行业的,想办法装上翅膀,让它飞上天。你原来做飞机的,想办法让飞机平行下降。做脚踏车的,可以让脚踏车怎么样在无动力的情况下时速一百里,只要创新,就有活下去的可能。如果没有可能把产业进行创新,第二条就是要转行,卖脚踏车的想办法去卖酱油,如果你有这样的本事转过去的话。如果这条路你再走不通,就是第三条路,确实方方面面的工作都没有办法做的情况下,建议审视一下你自己的财产,够不够你活下半辈子,好好颐养天年,这也是一个选择。我说这个话并没有打击的意思,你都竞争不过别人,还要出来跟别人竞争,到最后剩下一两千万,最后变成了一两千块,这对你来讲也是一种打击。这样的话你可以把空间让出来,让有能力的人继续持衡,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这是我的看法,谢谢。

     现场提问:我是来自青岛的一名律师,我叫张青。问各位一个非常微观和具体的问题,正好在座的也有资本家,也有被投资的企业。最近包括俏江南、(鼎辉)、格力的纠纷和争议,我想知道的问题是,投资企业和被投资企业,产生争端的根源因素是什么?现在的资本在处理这些问题上有什么样的想法?


      罗振宇:就是企业家和投资方的矛盾怎么解决,谁愿意捡起话筒?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邝子平:我觉得这些事情是比较复杂,里面有很多因素。但是我一直相信几点:第一个,大家都必须要按规则办事,无论是投资方还是被投资方,像刚刚提到的俏江南上市不成,在公众媒体上对(鼎辉)的一些想法,当时投资的时候,也不是强迫收(鼎辉)的钱。第二个,投资人变得越来越娱乐化,很多大佬经常说一些不着边的事情,这样的话就会引起很多企业,投资人变成救世主一样,跟企业家不是同舟共济和伙伴的关系。两边都有责任,两边都应该改变。第一个,从企业主这边,合约精神必须要遵守。从投资者这边,我们管的钱也不是自己的钱,我们是替人管钱,我们也是把这个钱好好管好,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千万不能在企业这边以大爷自居,更多的是理解、了解、体谅企业家在不同的时间点上遇到的所有问题。

 

吕长城:补充一句,刚刚问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基本跟结婚差不多,一定要离婚的话,核心是怎么抢资产。如果婚姻可以继续下去的话,要谈一个继续下去的方法,基本就是这两个方向。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但不管怎么样,跟企业一些建议,小企业要做正面,做大企业千万不要娱乐化。

     罗振宇:我同意这个说法,一旦娱乐化,经过媒体的解读经常变成报纸的标题,像雷氏照明,根本不是投资者与企业家的问题,而是两个股东的问题。感谢各位嘉宾的参与,本场论坛到此结束。我们把话筒交给第二场主持人何伊凡。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