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奥运军团赞助商盘点 鄂尔多斯政府花300万(2)

2012-08-07 07:59 作者:张璐晶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评论(0)T|T

国内吃肉,中粮负责

除了穿衣不愁,中国奥运军团的吃喝更是“有备无患”。中国奥运代表团的食品供应由中粮集团赞助,涉及中粮旗下13个食品类别、36个食品品牌的近1000种产品。

据中粮集团官网显示,4月13日,国家体育总局向负责提供肉食的中粮家佳康下达第一批共计400余万元的订单,包括猪肉、鸡肉、牛肉等产品。4月25日,国家体育总局秦皇岛基地紧急追加第二批订单,含猪肉、鸡肉、牛肉等产品,共计30余万元。5月29日,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再次紧急追加订单,共计130余万元。

中粮集团公共关系部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该集团只负责按国家体育总局下的订单定时、定量发货,中国体育代表团是否将食品带往伦敦、携带多少则不得而知。根据英国海关的相关规定,生鲜肉类不能入境。

除此之外,《中国经济周刊》还在各代表队的赞助商中发现了诸如红牛、健力宝、蒙牛、伊利等快速消费产品。

比赛开始前,中国奥运军团在英国多地进行备战。中国体操男女队选择在爱尔兰利斯萨尔托体操中心进行备战。中国体操队没有自带厨师,而是到驻地附近的中餐馆吃饭。为了让中国体操队的队员吃好,北爱尔兰体操协会每天给中国体操队每人补贴25英镑餐费。备受瞩目的“翔之队”单独行动,刘翔、孙海平没有跟随大部队,而是进驻伦敦市西南部特威克纳姆草莓山上的圣玛丽学院训练。

奥运会正式开始后,中国奥运军团移师伦敦奥运村,吃住都由奥运村负责提供。伦敦奥组委为了一改英国食物贫乏的印象,在美食上下足了工夫,提供了全世界各种美食。

市政府也是“赞助商”

奥运中国军团中,最独特的“赞助商”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

2010年1月8日,中国曲棍球协会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约,正式开展合作,鄂尔多斯市政府将在伦敦奥运会周期内为中国女曲提供后备支持。除每年提供300万元资助女曲备战奥运会之外,鄂尔多斯市还在当地修建了两块符合国际曲棍球比赛标准的场地,提供给国家女曲进行训练或比赛。

时任鄂尔多斯市常务副市长王凤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借助中国女曲这个品牌打造鄂尔多斯的城市名片,推动地方体育事业更快更好地发展。”

内蒙古在曲棍球项目上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国家队的很多优秀选手都来自内蒙古。内蒙古体育局局长石梅表示:“鄂尔多斯市政府赞助中国曲棍球是一个合适的选择。北京奥运会上拿到了银牌的中国女曲是一只‘绩优股’,潜力巨大,鄂尔多斯市政府也是站在战略发展的高度,决定为中国女曲提供后备支持和保障。”

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曲棍球协会主席雷军认为,这是一种崭新的模式,对于将来曲棍球市场的培育和整合、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之间的贯通都有很好的示范作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创造了各种模式合作的机制和空间,中国曲棍球未来的市场一定会越来越好。

赞助商的投入只是一部分

为了备战奥运要投入多少,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出手大方的赞助商,因为保密协议和种种考虑,也都为具体的投入资金“三缄其口”。

鲍明晓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笔账确实很难算。首先,备战奥运会并不是一年的经费投入;其次,从财政经费上来说,大体分为三个部分,即国家体育总局的、地方投入的以及各项目中心补的钱;另外还有一部分赞助商的经费。“这个钱还真是算不清,即使是圈内人。”鲍明晓说。

据鲍明晓介绍,每个省份都希望能有自己的奥运冠军,在投入上也是毫不手软。并不是经济不发达的省份的选手就一定补贴得少,相反,因为参赛选手少,它们反而能提供更好的支持和补助。

在国家体育总局2012年部门预算中,文化体育与传媒类2012年预算14.86亿元,比2011年执行数13.47亿元增加10.37%,主要原因即为“参加2012年伦敦奥运会相关支出增加”。

这将近15亿元的花费,是否可以看成是中国代表团备战奥运的部分花费?备战奥运的总花费和预算约为多少?《中国经济周刊》向国家体育总局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回复。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15亿元绝对不算大数,甚至只算得上是九牛一毛。

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要想测算中国军团的奥运花销“确实很难”,除了成本难估算外,不同的队伍有的在北京备战、有的在外地备战,还有陪练等多项费用,迄今为止还没有相关机构统计、归纳过这方面的数据。

张庆表示,关注这样的数字,不如关注运动员身上的价值。

2004年,在雅典奥运会上刘翔首次夺冠。当时,据鲍明晓估算,刘翔一年的投入,大概包括训练费用、竞赛费用、支持和保障费用,以及他的基本工资和生活津贴,另外还有一部分出国竞赛的费用,加在一起,2003年在刘翔身上的花费投入在300万元以上。

不过鲍明晓也指出,这些钱都是账面上登记在册的明确费用,但在现实的训练中,一名金牌运动员背后,很多投入是无法用数字来具体计算的。

8年过去,当《中国经济周刊》再次提出以刘翔为例,估算备战奥运的运动员投入时,鲍明晓却不愿意再做这样的估算:像刘翔这样的运动员已经超过了一般运动员的意义,测算的意义不大。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