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宏观大势

社科院:大文化与“大部制”

2013-01-17 17:25 作者:张晓明 贾旭东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3)T|T

随着本轮改革接近尾声,“政策红利期”行将结束,如何将“输血机制”转换为“造血功能”,真正以制度创新推动发展,形成一个新的“制度红利期”,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关键


张晓明

文 | 张晓明 贾旭东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

2012年,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步入第二个10年后的关键一年。在这一年里,三个重大事件及其相关的政策安排,将对未来八年乃至今后更长时期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具有深远影响。


贾旭东

一是文化产业“十二五”规划出台。包括《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文化部“十二五”时期文化产业倍增计划》以及财政部重新修订的《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

二是2003年开始的本轮文化体制改革终于进入了收官阶段。始于2011年的非时政类报刊改革、国有文艺院团改革和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等文化体制改革进入攻坚阶段;2012年进入尾声时,这些艰难的改革任务也已基本完成。尽管体制机制改革,事业单位转企改制和市场准入的放宽等仍存在着许多问题,埋藏了许多新的发展隐患和障碍,但改革对文化生产力解放的作用,对未来文化产业发展巨大的促进作用应予积极评价。

三是对文化产业发展新的战略部署。十八大报告中,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成为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的重要指标、内容和支撑。发展新型文化业态,提高文化产业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水平,为文化产业规划了未来发展的战略任务、战略方向和战略重点。

总体来看,2012年,中国文化产业面临着来自产业外部宏观经济形势下行的压力,以及产业内部政策效应衰减影响,增长速度在2011年基础上继续下行。2013年,随着国家总体经济形势的企稳回升,特别是收入分配方案的出台和关于市场准入放宽措施的进一步落实,文化产业有望步入一个新的增长周期。但是必须指出,在经历了10年“热运行”后,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已经走到了“拐点”。

首先,中国文化市场已经从总体“短缺”转向“短缺”与“过剩”并存,将迎来大规模洗牌和兼并重组浪潮。

中国文化产业是一个“战略性短缺”的产业。近年来,在改革引发的体制性释放和政策性推动作用下,大量公共的和私人的资金投入文化领域,文化产业的产能快速提升,大量文化产品被企事业单位快速生产出来;由于移动互联网和宽带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普通文化消费者也参加到内容生产中来,供给短缺的局面已经极大缓解,进入了短缺与过剩并存的新时期。可以说,经过前一个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文化产业投资高峰期已过,发展的动力将从投资转向消费,发展方式将从数量规模型走向质量效益型,大规模洗牌和兼并重组不可避免。

其次,中国的文化产业将从“分业发展”,走向融合发展。

本轮全球性文化产业发展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以后,以知识经济为背景,以数字化信息技术为基础,最突出特点就是“传媒汇流”、“混业经营”和“融合发展”。近年来中国文化产业始终强调要实现“跨行业”、“跨地区”、“跨媒体”、“跨所有制”的融合发展,但是由于原体制“行业主管主办”格局难以突破,进展艰难。随着“事转企”改革的完成,国有文化企业与主管部门逐步脱钩,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必将在文化市场推动大规模的混业经营和跨界发展。

第三,中国文化产业将从区域性竞争发展走向统一市场条件下的整体协调可持续发展,地方政府本位的发展模式将为国家层面的、由综合经济管理部门主导的发展模式所取代。

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特色是地方政府主导的区域竞争模式,文化产业发展很大程度上复制了这一惯性逻辑。经过了前一个十年文化产业高速发展的积累,国家层面文化产业发展目标日益清晰,地方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开始显示出大量低水平重复建设和泡沫化的不良倾向,越来越难以持续。2011年以来,由于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地方政府的财政能力萎缩,不得不更多地考虑鼓励民间资本、依靠市场内生力量投资发展文化产业。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将会在整体空间布局上更为合理,区域特色发展、错位竞争发展将会成为主流。

第四,中国的文化管理体制将从行政性的“行业分层管理”走向面向市场的综合性大部制管理,部门合并已成必然。

无论是融合发展趋势还是建立统一市场体系的要求,都呼唤着传统文化管理体制从行政性的“行业分层管理”,走向面向统一市场的综合性大部制管理模式。在这方面无需更多论证,我们只要看看那些地方政府千篇一律的“文化产业规划”,以及那些挂着来自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广电总局、甚至科技部等多个“集聚区”、“示范区”、“实验区”牌子,但是却缺少真正具有原创能力的企业的动漫园区,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随着本轮改革接近尾声,“政策红利期”行将结束,如何将“输血机制”转换为“造血功能”,真正以制度创新推动发展,形成一个新的“制度红利期”,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关键。其中,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加快文化产业立法进程,构建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法律环境。与政策的易变性相比,法律的相对稳定性,更有利于保证文化产业的健康快速发展,也更有利于促进文化产业发展方式的转变。

注:本文详见2013年《中国企业家》年刊《2013商业宏宝书》,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8折优惠中。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