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报告

【亚布力】吴庆斌:担忧通货膨胀进入恶性循环

2011-02-16 17:50 来源:新浪财经 评论(0)T|T

“2011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一届年会”于2011年2月15日-17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上图为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副总裁吴庆斌。(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新浪财经讯 “2011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一届年会”于2011年2月15日-17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上图为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副总裁吴庆斌。

吴庆斌:首先给大家拜一个晚年,没有出十五,另外在座有很多大佬,我希望我是抛砖引玉。今天是论坛,我希望大家一起来讨论,今天的亚布力是论坛,我希望大家一起来讨论,论坛更重要的是想办法,大家一起想办法,一起琢磨怎么办。今天跟大家沟通,我们是北京信托的一个机构,我们受银监会监管,刘明康主席是我们最大的领导。在稿子里主要是沟通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怎么看待信贷紧缩,为什么信贷紧缩,从企业的角度怎么理解?另外,昨天他提到影子银行和利率市场化,我们怎么应对这个问题,或者说是影子银行对大家影响有多大,这几个观点应该是市场上大家一直没有拿出来说的。我尝试把它解释一下,另外我会把后面整个企业的生命周期拿出来,供段行长,殷总,各位老总一起商量,各个阶段怎么配合企业,帮助企业。

2010年其实是最跌宕起伏的一年,政策最不稳定的一年,这一年过去以后大家都很迷茫,我相信大家都理解。讲今年的信贷规模紧缩,今年经济工作就是抗通胀,预加息。这张图有几个数据要看一下,PPI高于CPI,更主要的是动力价格和原材料价格,它一直在高于PPI,最上面的红线,短期之内消除通胀可能性是没有的,因为最基础的劳动力价格,煤的价格,油的价格一直降不下来,通货膨胀是长周期的。今年刚把CPI的构成调整了,居住类的成分调上去,消费类调下去。一旦房产税实行,第一影响肯定是房主。从这个角度来看,CPI调整成分,怎么缓和这块,住房成本会越来越加重。现在的限购的政策,夹心层和基本的工薪层买不起房,只能是租房,CPI统计的不是房价,是租金价格。你想把CPI降下来也是很难的。

另外,昨天刘明康主席提到全球流动性的问题,全球的流动性都往新兴市场国家流动,大众原材料的价格,能源的价格已经被资本化了,已经不能反映基本的供求关系了。如果成熟市场再不经济复苏,热钱往新兴市场流入,起来会很难,投房地产也进不来,投什么,只能投大型原材料,影响新兴市场的基础价格。从这个角度来看,CPI降下来的可能性应该是没有的。

固定资产投资,这块大家都知道,在2008年底12月份,信托公司包括金融机构和发改委,一个礼拜要编出几千亿的投资规模,报上去。2008年政策,不消费是不爱国,消费是爱国。那时候大家都在扩大内需,但4万亿投下去了,感觉项目都启动了,到现在这些项目基础设施的建设周期都在3到5年,这块的资金需求,信贷的需求是降不下来的。另外,大家看左边的表,今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统计局统计数据,今年房地产投资降下来了,加工制造业降下来了,但是基础设施类不降下来。今年提出农民牧鱼水利上来了,这些上来以后,资金就那么多。历史上留下来的缺口如果不延续就成了烂尾工程,农民的牧鱼水利必须要保,政策用房要保,基础设施投资降不下来,这样会挤压房地产业和加工制造业的信贷流入,它完全是一个挤出效应。大家都是做工业企业、房地产业和其他业务的,很少在基础设施业和农民牧鱼业,但是这块对我们影响非常大,今年银行贷款为什么贷不下来,也存在这个问题。

稳健的货币政策这块就不跟大家谈了,其实就是讲流动性过剩。中国现在的流动性过盛在哪呢?现在大家都讲流动性过盛,什么过盛呢?是存款过盛,不让我买房子,不让买车,不让生孩子,钱没有地方花,没有有效的投资,有效的投资都在政府手里,国有里面,民间投资找不到出口,搁到银行怎么办?大家就炒大米,炒生姜,炒玉石,炒煤,现在很多江浙的民营资金都在往山西能源领域流入,如果说这个问题解决不了,继续推动原材料价格上涨。大家感觉产业完全被挤出了,产业不赚钱,房地产不让搞,这样就会继续推动通货膨胀,它进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往年一开年都讲今年的信贷规模是多少,但是今年没有提出来,而是保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这是一个新提法。现在在银行的角度来看,原来是按月统计,现在按星期统计。

现在是怎么办,银行这块已经停下来了,信贷规模已经停下来了,另外刘主席讲的影子银行的业务,它脱离于银行系统之外的,信贷规模之外的,但是风险没有离开银行,不在银行信贷统计规模之内的业务。这种业务我们在2008、2009、2010年干了很多,都是通过银信合作,通过银行理财的形式把它导出银行。现在存量的规模是1.66万亿,汇率统计2.5万亿,影子银行的业务。这块规模剔除,我们前几年干的业务,信托业务围绕影子银行业务,这块全部停下来,这块再新出2万亿。去年是7.9万亿,再加上2万亿,就是10万亿,今年再把1.6万亿倒出来,就会继续压缩信贷规模。我感觉怎么弄,大家想办法,银行这块刚才只是从不同的角度看信贷规模,现在怎么办?刚才讲了,怎么解决中国的流动性问题?实际上要走直接融资之路。银行现在肯定还是主力军,但是我们要跳出宏观调控的圈圈,怎么走直接融资的业务。直接融资的业务,在目前的市场上,有信托融资、PE基金、资产证券化等等。也就是我们怎么样跳出传统的模式去做,我们怎么样帮各位企业在新形势底下走直接融资之路。

我借殷总的话,我们在直接融资下,在融资方面可以给客户提供的服务的大概内容。首先是债类,固定回报类;夹层融资,股权性的融资。另外PE有一种模式,或者是信托模式做的,我们信托募集社会上的基金,然后投到我们投的行业上去。北京信托目前管理资金是800亿,这笔钱来自商业银行的理财资金,有一部分投资性的,另外有高端的客人客户,另外还有机构的客户。目前我们管了全国的社保基金,中国最大的基金养老金的65亿,也算是行业最大的,投到行业、能源类的还有地产和基础设施类。基本的形式,我补充了一下。就像关行长和殷总讲的,作为直接融资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第一,缺钱可以借你钱。但是借钱的时候,我们再跳回到抵押担保的话,不是信托的模式,我们能提供的就是通过结构化这种形式来进行融资。比如说项目的开发贷款,项目的流动资金贷款,运营。夹层融资,这块可能对各个企业更有意义,夹层融资就是把股权性的融资,股权回购信托。很多企业做项目,做电厂的项目,房地产项目,中国有一个资本金的要求。比如说做电场的项目20%的资本金,总投资10亿,资本金需要2亿,但是企业只有1亿,这个事情还想做。那1亿资本金能不能进行资本金的融资,我可以帮你增资扩股,将来我拿固定的回报走,或者你留下百分之多少的股份,这样的模式目前在基础设施领域,公住领域,基建的领域用得比较多。另外,股权性的投资。我们有一些完全是跟PE一样的,只不过是信托模式做的。我也去当你的股东。但是这里可以安排可转债的模式,融资形势来说,信托应该是金融界,整个金融系统里最灵活的。

信托是唯一可以给企业提供全生命周期支持的人,刚才说PE,我一直说PE太贵,不要轻易拿PE。现在中国的企业家知道了,我们在2008年,200年初都是4、5倍PE求他们给我们投钱。VC的钱可以拿。中国大多信托公司都是国有的,北京信托也是属于北京国资委,所以我们赚钱不会那么在意,因为毕竟是国企,要跟企业一起成长。我们提供的产品的信托,在成长阶段,有股权投资信托,就跟陈总讲的一样,就是PE这段,我们VC做得少一点。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就像主持人讲的,你跨越一个发展期,其实这个是企业跨越最大的瓶颈,平台搭起来了,有资本了,原始资本形成了,但是怎么样上一个台阶,这时候信托是最能帮你的。这个时候,刚才讲了,夹层融资,股权回扣型的信托,资本金性的融资,大家怎么去解决资本金性的、权益性的融资,这是最核心的问题。这个时间上固定资产很少,比如说有一些房地产企业,形成一个平台了,这时候需要拿地,拿地以后就可以上市了,这阶段最缺钱,这阶段找PE要钱是很贵的,可能PE要10%,20%的股权。如果他想储备200万平方米的地,信托可以帮助他做,进行一些资本金性的融资。另外像基础设施类的公路企业也一样,有资本金的要求,在资本金的过程中怎么帮你扩大再融资。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