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报告

浦发客户经理空手套2000万元 如何问责?

2011-02-18 14:1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2)T|T

林一

浦发银行的一位客户经理,在银行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次“空手套白狼”,拿走贴现企业约2000万元资金。目前,这一令银行业界人士称奇的案件正等待3月初的法院判决。

首次审理在年前。1月21日,上海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一票据诈骗刑事案,受害方旺烨公司在浦发银行办理的1870万承兑汇票贴现款项至今没有下落。该公司表示保留对银行的民事诉讼权利。

根据旺烨公司提供的材料,该公司过去一年在上海多家银行申请贴现过程中,银行客户经理几乎都是在汇票复印件上签上个人印章,没有留下任何正式收据,就收走了企业的原始汇票,票据贴现业务程序不规范,银行员工操作风险值得警惕。

票据案件的责任追究最终会落在银行还是银行员工个人身上,将直接关系到旺烨公司是否获得全额赔偿,以及是否形成银行坏账。

连环贴现以新还旧

根据旺烨公司的描述,2010年1月下旬,该公司财务经理季某接到浦发银行上海长宁支行业务员张某的电话,询问是否有票据需要贴现,并称该支行可以按年息2.6%予以贴现。

同年2月11日,在该支行三楼会议室,张某要求旺烨公司在《票据贴现协议书》和《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凭证》上盖章。张在汇票复印件背后书写收条并交给旺烨公司,并收走原始汇票。

之后,旺烨公司在银行开设了账户等待资金到账。但张多次找借口推拖时间。事情最终暴露后,有关方面发现,张已将票据私下进行了贴现,用作网络赌球。

张某向有关公安部门交代称,此前他以同样方式还非法占有了上海彤程公司的600万元承兑款项,此次挪用的1870万旺烨公司款项,部分就是为了归还挪用彤程公司款项。

据了解,张某生于80后,案前的年薪已在20万以上,财务负担本不大,但由于迷恋赌球,欠账超过20万。他认为自己的银行客户经理身份不容易被识破,就把黑手伸向了彤程公司,不料该资金也被输掉,于是寻找到旺烨公司想继续“翻本”。

旺烨公司人士说,如果不是他们一直在催,发现及时,客户经理运用“挪新补旧”的方法,或许可能不断连环挪用企业的资金。

“员工可以不受监管的套取客户资金,很明显银行在管理上存在漏洞。”旺烨公司人士称,事后他们多次向该支行进行了沟通,但银行方面一直回避,对赔偿或者责任没有明确说法。

“企业有时太相信客户经理了,从一般流程上来说,票据复印件签字移交和原始汇票交接,应该在企业和银行会计之间进行,并且要在会计柜台视频监控下完成,怎么能直接交给客户经理呢?”另一家银行一位客户经理了解这起案件后说。

他介绍,企业在申请贴现移交原始票据时,必要时可以要求银行出具盖章收据,也可以在银行方面多人见证下完成交接。但一些企业的财务人员在跟银行客户经理熟悉后,一般都直接把汇票交给客户经理,有时甚至连复印件都不收,一些银行也不去追问此过程中的程序合规问题。

旺烨方面为了证实是出于银行的操作失误,也在上海其他多家银行进行了同样的票据业务试验。结果除了深发展出具了一个表格收据外,其他银行包括大型银行,都没有正规的收据,均是在给企业出具复印件签名后,就拿走了原始票据,以上行为都是在客户经理和企业之间私自进行。

“如果这是一个行业性的现象,员工的操作风险就太大了,资金安全如何保障,企业以后如何信任银行?”旺烨公司方面质疑。

银行责任如何厘定

虽然银行的内控缺位让客户经理钻了空子,但银行是否需要承担责任,这一点在法律上还有争议。

在1月21日的法庭审理过程中,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客户经理的行为是不是职务行为,是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公诉方以票据诈骗为由起诉,如果该罪名成立,将主要向个人追偿。而被告本人将以挪用资金抗辩,企业方则希望以职务侵占起诉,后两种情况都属于职务犯罪范畴,在客户经理个人无法全部赔偿损失的情况下,可以问责其所在单位,原告可以要求银行进行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银行是否需要承担责任,直接关系到此类案件是否会给银行带来坏账损失,抑或是银行可以明哲保身,由员工个人负责赔偿。

被告的辩护律师对记者表示,该案中客户经理是按照银行的正常流程代表银行办理企业贴现申请的,属于职务行为,在票据移交完成后,票据原始凭证事实上已经成为银行管理资产中的一部分,属于银行控制,至于银行在这个过程中让客户经理控制了票据,则属于银行的责任,而客户经理的犯罪也是职务犯罪范畴。

而具体在挪用和侵占的辩护上,该辩护律师则认为,客户经理是利用职务便利,想翻本后予以归还,主观没有非法占有目的,故属于挪用资金罪。据了解,在职务犯罪中,挪用的量刑要比侵占轻。

不难看出,公诉方的起诉理由利于银行,但企业方担心被告无法全额赔偿,而倾向追究银行的责任,被告的辩护在同样倾向银行责任时,以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为由希望减轻量刑。

旺烨公司人士表示,近2000万对公司而言是一笔很大金额的流动资金,如果刑事诉讼无法获得全额赔偿,公司将可能采取民事诉讼方式,要求被告的单位银行来赔偿。

除了客户经理能够轻易避开银行拿到原始汇票,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此案也暴露了目前一些票据背书和流转过程中的混乱现象:企业可轻易获得批准拿到资金。

一般情况下,企业向银行申请贴现时,除了要提供汇票和营业执照等资料外,还会在贴现行开一个公司名义的专用贴现账户,资金可直接从贴现行划到账户。

但事实上,目前存在一些地下票据中介公司,犯罪嫌疑人可多次背书,通过这些中介,最终把虚假账户洗白,将资金转到相关个人账户。据该客户经理向相关公安部门交待,汇票是被其带往杭州,通过一些民间融资公司,采用私刻印章、假证明、假合同等方式,获得贴现资金1812.03万元。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