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报告

中国粮食安全之考:耕地占全球7%消耗全球35%氮肥

2011-03-03 12:19 来源:东方早报 评论(0)T|T

编者按:中国用全球7%的土地,养活了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却消耗了全球35%的氮肥;随着“刘易斯拐点”到来,在未来10年,中国很可能将要面对粮价和农民工工价相互补涨的考验。中国的粮食安全,不仅关系着这个人口第一大国的现在、将来,还关系着我们子孙后代的生存空间。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最重要的国运。本文即是作者对此的思考。

李昌平 张薇

另一个事实——

7%的耕地消耗35%的氮肥

中国用全球7%的土地,养活了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事实。但很少有人提及另一个事实:中国占全球7%的耕地,消耗了全球35%的氮肥,单位面积上的磷肥和钾肥使用量也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多。

1984年,我国的粮食产量为40731万吨,化肥投入为1739.8万吨,到2007年,我国的粮食产量为50160万吨,化肥投入为5107.8万吨。粮食增产了9429万吨,增长21%,但化肥投入增加了3368万吨,增长200%。

我曾经请教一个农业专家:如果现在化肥投入减少到1984年的水平,我国的粮食产量估计下降多少?专家的结论是产量至少下降一半。我请教过数不清的农民:要是减少一半的肥料投入,粮食产量会减少多少?绝大多数农民的回答是减少三到四成。很显然,我国粮食的增产中很大一部分是靠肥料等堆出来的。

庄稼需要氮肥、磷肥和钾肥等,哪一种肥料都是不能缺的,缺了就会大幅减产。尽管我国是磷矿储备大国,但按照现在的消耗量算,磷肥仅够用30年。我国严重缺钾肥,现在钾肥自给率不足15%。2010年1月,中国与白俄罗斯钾肥公司签署的钾肥到岸价仅为350美元/吨,而中化化肥与加拿大钾肥公司Potash Corp签订的2011、2012、2013年到岸价,分别为600美元、695美元、790美元。钾肥会不会成为“铁矿石第二”呢?

我们现在消耗的石化物质越多,子孙后代的粮食就越少,这是我们要明白的民族责任。农业对石化物质的依赖度越高,粮食安全的风险也越高,这是我们要明白的基本道理。片面传播7%土地养活了20%人口的知识,而不让人清楚7%的土地,用了全球35%氮肥的事实,是极不负责任的。

可以预见的未来——

粮食高补贴时代即将到来

但不管如何,中国用7%的土地养活20%的人口,且政府只给了极少的农业补贴,这是事实。可问题是,中国廉价粮食的时代正在过去。

这是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刘易斯拐点”到来了。

由于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2002年开始,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了两三个村并用一个学校的现象。现在,中国每年需要的农民工还在增加,但农民工新增供给明显减少。劳动力供给相对减少,是2011年的用工价格比2010年至少上升了20%的部分原因。

工价上涨的另一个原因,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粮价上涨了20%以上。

在出现“刘易斯拐点”之前,中国农民工的工价是由粮价决定的。1990年代中期以来,农民工工价十几年基本不涨,因为粮价被控制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上。1990年,中国的粮食(水稻)收购价是0.22-0.24元/斤,2011年的粮食(水稻)最低收购价是1-1.1元/斤,只涨了大约4倍。但同期的生产资料价格涨了20多倍。1990年农民在深圳打工的工资大约是400-500元/月,2010年深圳农民工工资大约2000-2500元/月,也涨了4倍。但全国各地同期的公务员工资大约涨了40-60倍不等。低工价是低粮价的结果,低工价也是“全球制造中心”的核心优势之一。

但是,在“刘易斯拐点”逐步出现后,农民工工价的补涨是不可避免的,工价的补涨也必然带来粮价的补涨,粮价的补涨反过来又会促进工价的补涨。未来10年,粮价和工价出现相互补涨是不可避免的。

农民工工价不能压了,粮食价格也不能压了,提高准备金率和利率以控制物价的招数未必灵了。控制和稳定物价的最好办法,就是大幅提高粮食等主要农产品的最低收购价,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促进增加主要农产品供给和储备。

在“刘易斯拐点”出现后,如果农民工工价3-5年内涨到3500-4000元/月,如果继续维持“分田单干”的农业制度,对应的粮价(稻谷)应该不会低于2.5元/斤,否则是没有人愿意生产粮食的。要是粮价涨到2.5元/斤以上的话,加上投机炒作,会不会出现麻烦呢?我不知道。但高补贴是不可避免的!给市民补贴,给学校部队补贴,给肥料厂商补贴,给粮食生产者补贴,给粮食储备部门补贴等等。一年补贴几千亿元、甚至更多的时代来了!

有人会说,国际市场上的大米价格很便宜,为什么不进口?国际市场上的粮食商品量不大,特别是中国和印度这样人口大国,一旦指望国际市场上购买大米等主粮,市场立马就会出现逆转——买方市场转变为卖方市场,粮食价格就会暴涨。再则是受制于人,有哪个国家愿意将吃饭大事寄托于别的国家身上?

那么,我们的农业该怎么办?

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

必须兼顾粮食安全

什么是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呢?实际就是指土地流转、出租和抵押的收益和政府对农地补贴的收益。

在沿海发达地区的村社,以集体建设用地出租、转让,“农民”的财产性收入确实可观;在城郊的村社,由于农地可以搞服务型农业,农地出租、转让给第三产业经营者,“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也不错。但发达地区和城郊几乎不种粮食等主要农产品了。

而对于全国大多数有农地承包权的“农民”来说,农地一般还是以种粮、棉、油为主,要想增加其财产性收入,就是将农地承包权高价出租、转让给种经济作物的人。农地承包权转让的财产性收益越多,标志着真正种地的农民的种地成本越高,种地收益越少,粮食安全越难以保障。

农地的财产性收入还有一项,那就是农业和粮食补贴。国家的农业和粮食补贴实际上就是承包农户的财产性收入,没有对生产粮食等主要农产品的真正农民实施补贴。为了粮食安全,决不能增加不耕者的农地承包权的“财产性”收入。

有没有既增加农民农地的财产性收入,又对粮食安全有利的办法呢?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