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商业报告

【商业前智】造就中国企业界的“中产阶层”

2012-04-18 08:23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1)T|T

文︱长江商学院中国企业全球化研究中心

编辑︱杜亮

●中国经济发展已进入大公司时代。

发达国家经验表明,在从工业主导向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过程中,以大型制造企业为主体的“中产阶层企业”将起到关键作用

●是否能够持续为员工、股东及其他商业伙伴提供一流的回报,创造出中产阶层占主流的社会结构,促进社会长期和谐发展,大公司的责任尤为重要

●在垄断产业内,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的利益让渡,应成为中国经济深化改革和社会转型的核心政策手段

改革开放30多年间,中国依赖外部资本、技术、市场和品牌等资源,建立了“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模式。中国本土企业通过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快速积累了生产技能和管理经验,使“中国制造”成为全球化体系中的重要一极。现在,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进口国、第一大出口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达到18.08%,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拉动率为0.76%(2010年)。

硬币的另一面是,尽管经济总量快速增加,中国却匮乏具有全球竞争力和行业领导力的伟大商业机构——虽然中国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数量逐渐增加,但带有一定垄断性质的国有企业居多。所以,尽管中国企业不再以被动姿态参与全球产业分工,但在颠覆性创新与全球引领层面,中国企业的全球化道路似乎还未真正开始。以庞大生产能力成功立足世界的中国,现在迫切需要重构“中国制造”的外延与内涵,建立起一套既符合全球化潮流同时也能够应对自身经济与社会转型要求的商业体系。

发达国家经验表明,在从工业主导向消费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型过程中,大型制造企业往往会起到关键作用。凭借丰富而又强大的商业影响力和资源控制力,大型制造企业扮演了商业“连通器”的角色,是创新和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中国大型制造企业多数历经改革开放即将步入“中年”,它们从惨烈的价格战中脱颖而出,渴望开创商业蓝海,它们意欲超越跨国公司却又谨慎面对海外市场,这些潜在的变化对中国经济和本土企业的未来发展究竟意味着什么?

过去几年,我们跟踪研究了200多家中国大型制造企业的发展过程,并对其中30多家企业的发展战略和全球化运营进行了深入的案例研究。在本报告中,我们采用量化指标并结合实证研究,提出了“中产阶层企业”(Middle-Class Enterprises,MCE)和“中产制造型企业”(Middle-Class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MCME)的概念。我们希望,通过MCE(MCME)的企业分析框架,能够更加准确地定位并深入分析中国企业的发展现状、管理段位、全球视野及运营战略,更加全面思考中国企业全球化与中国经济转型等重大命题。

本报告中,我们重点研究了制造型MCE企业,即MCME企业。这是因为,MCME企业历经“中国制造”的发展历程,能够说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主流发展模式,MCME企业也是中国经济参与全球竞争的重要实践者,更能代表中国经济发展的真实状态。更重要的是,MCME企业,承担着中国经济转型的重任。

一、从大公司到“中产阶层企业”

过去十年(2001—2010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十年间,中国GDP年增长率始终保持在8%以上,年均增长率超过10%。宏观经济强劲增长的动力来自于微观层面企业的快速发展,特别表现在本土企业运营规模的显著扩张。2011年“中国企业500强”总收入达到18.9万亿元,占2010年中国GDP比重为47%。大型企业对中国经济总量的贡献度和控制力不断提高,它们的全球市场影响力也日益提升,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经济进入了“大公司时代”。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总体造富能力较为强大。除能源型城市,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城市年人均GDP已超过12000美元水平,达到中上等富裕国家水平,这与大公司较为聚集、民营经济发达等因素不无关系。然而,中国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现象依然突出,社会转型压力较大。中国大公司在“由大而强”的转型过程中,是否能够带动社会整体转型进而实现共同富裕,是一个较为严肃的话题。

管理学家、《基业长青》作者吉姆·柯林斯曾指出,“人类历史上,一些最令人叹为观止的发明其实不是技术或产品,而是社会发明。作为20世纪的产物,现代公司也属于此类发明。之所以这样说,绝不仅仅因为它是技术革新的源泉,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它是连接市场机制与民主政治的桥梁。”

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大公司时代”的到来,但在由“大公司时代”通向“强国之路”的途中,中国的大公司准备好了吗?

在共同入选2011年《财富》(Fortune)“世界500强”后,华为公司(352位)、沙钢集团(367位)和联想集团(450位)被看做是中国民营制造企业的优秀代表。华为公司和联想集团分别处于通信和计算机行业,这是跨国公司必争的主流行业,它们的竞争对手包括爱立信(Ericsson)、西门子(SIEMENS)、惠普(HP)、戴尔(DELL)等著名跨国公司。

华为和联想在全球运营方面的突破已完全不同于传统的“中国制造”。作为“世界500强”企业,它们的成就也并非是“中国制造”从量变到质变的自然转化。从本土市场到全球市场,从“游击战”到“阵地战”,从机会导向到战略导向,从市场换技术到全球资源整合优秀中国民营制造企业所发生的变化意义深远。

基于此,我们提出了“中产阶层企业”(Middle-Class Enterprises,MCE)和“中产制造型企业”(Middle-Class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MCME)的概念。

“MCE”六要素

按照社会学的定义,“中产阶层”通常指收入较高且稳定、思想成熟、生活规范、社会关系稳固,对社会进步与稳定有积极贡献的人群。

那么,如何定义企业界的“中产阶层”?它们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关系如何?

我们参考了“中国企业500强”、“中国制造业500强”、“中国服务业500强”的年收入水平,并以此作为考量MCE(MCME)企业的量化标准。在营业收入基础上,我们还设定了其它一些量化考量指标:

●行业性:MCE(MCME)企业所在行业市场化程度较高,公司主要产品和服务的国内市场占有率应在10%以上或排名行业前三;

●经济性:MCE(MCME)企业经营指标应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在专利数量、品牌价值、社会商誉等方面也优于行业竞争对手;

●全球性:MCE(MCME)企业应是一家面向全球市场开展业务的公司,海外市场销售占比应不少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10%。

需要说明的是,以下“六要素”并不是对所有企业均适用的衡量标准。有些企业在六个方面均有较好表现,但也有一些企业只在某些方面表现突出。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