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刘利刚:美施压人民币 欲速不达

2010-10-08 15:55 来源:凤凰财经 评论(0)T|T

美国方面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希望迫使中国方面允许人民币以更快的速度升值。然而,我们认为,过大的外部压力并不会带来人民币的升值,而是会带来反效果。一方面,汇率问题牵涉到主权问题,另一方面,人民币的升值并不会帮助美国大幅度减少其贸易逆差和真正降低其失业率。因为即使人民币升值或者针对中国出口的报复措施可能导致中国的出口下滑,也会有其他国家愿意承担中国的角色,来为发达市场提供低成本的商品。

我们相信,人民币的逐步升值是由国内因素而非外部压力推动的。这些因素包括中国巨大的贸易顺差、健康快速的经济增速以及不断上升的大宗商品价格。我们维持我们之前对人民币将在年内升值3%的预测,并在年底达到6.63兑一美元的水平。同时,人民币兑美元的即期汇率的波动率也将逐步上升,由此市场对人民币的单边升值预期也将从根本上被消除。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认为人民币的交易波动区间需要逐步扩大,比如说在第四季度再扩大0.5%,以保证人民币在未来实现真正的“弹性化”。

美国采取强硬举措

9月2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投票通过了一项旨在对所谓低估本币汇率的国家征收特别关税的法案。这项法案试图修改美国贸易法,以赋予美国商务部更大权限,使之能够在特定条件下把所谓“货币低估”行为视为出口补贴,进而对相关国家输美商品征收反补贴税。

十分明显,这项法案的出台是针对人民币以及中国的货币政策。这也表明,美国的国会议员们开始试图通过制订相关法律,以制裁中国“人为压低币值”的做法。然而,这项法案能否正式成为美国法律,其前景仍然不明朗。9月29日,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优势通过这一法案。接下来,如果美国参议院以三分之二优势通过这一法案,那么美国总统将难以运用否决权。尽管从各方面情况来看,由于美国国际贸易法仍存很多法律障碍,参议院通过这一法案的可能性极小。但在选举年,美国的政治家们往往喜欢使用海外议题来转移国内对其经济政策的责难,因此,该议题很可能在未来持续发酵。

但需要指出的是,这项法案将提高美国政府在与中国政府谈判中的砝码。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对中国施压的时间窗口将在今年下半年不断出现,具体来看,10月15日将是美国财政部公布每两年度一次的针对主要贸易伙伴汇率政策的报告,11月初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11月G20峰会将在首尔召开,这些都将成为人民币面临巨大外部压力的关键时刻。同时,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9月23日与温家宝总理会面时督促中国加速人民币的升值步伐,奥巴马也强调,美国将保护自身的经济利益。

中美贸易战后果不堪设想

从各种情况来看,美国方面已经开始认真考虑通过相关的措施来对中国政府进行报复,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将很可能导致中美贸易战的爆发。正像我们之前提出的,一旦中美贸易战爆发,其影响对中美双方来说都是巨大的。我们的测算显示,中国方面约有4100万个工作岗位与中美贸易高度相关,从美国方面来说,中美贸易战的后果同样不可低估,数据显示,如果中国对美国的制裁措施进行报复,美国方面约有57万个工作岗位受到冲击。

同时,由于中国将自己的大部分外汇储备投资在美国国债上,美国金融市场也因此依赖于中国的流动性。对于美国金融系统来说,中国将贸易盈余投资在美国国债上,不仅补偿了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也有利于降低美国金融市场的利率水平。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至2009年6月底,中国约持有约1.4万亿美元的美国金融资产,仅次于欧盟诸国,占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金融资产总额的16%。如果中国政府为应对美国可能的制裁措施,而卖出所持有的美国金融资产,美国金融市场也将不可避免地遭遇剧烈动荡。由于美国对于海外流动性的强烈依赖性,即使中国政府仅仅作出将出售美国资产的口头表态,美国金融市场也将因此承压。

内部因素是人民币升值的真正动力

由于利益攸关,我们也相信,北京和华盛顿的政策决策者们也深刻了解中美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任何破坏目前双边关系的单边行为也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我们相信该项法案不会在美国国会获得实质性的立法进展,而将仅仅成为“一个可信的威胁”。

同时,由于不断上升的外部压力,中国也从9月中旬开始允许人民币加速升值。人民币中间价也在9月21日突破6.70的关口。但我们认为,人民币升值也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因此这将有利于降低输入型通胀的压力。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美联储表态可能再度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美元因此承压,这也将在很大程度上推高大宗商品的价格。由于中国非常依赖大宗商品的进口,因为允许人民币升值有利于减轻输入型通胀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货币当局来说,让人民币盯住一篮子货币,可能才是真正明智的做法。盯住一篮子货币,也才能使人民币摆脱所谓“受到外部压力而被迫升值”的被动局面。澳新银行根据11种货币测算出的人民币篮子货币值显示,目前人民币即期汇率与篮子货币预示值相比,约有0.5%的偏差,这也表明人民币即期汇率仍在短期内面临一定的升值压力。事实上,人民币盯住一篮子货币还有其他的一些好处,比如说,它为市场提供了一个人民币每日波动的基准,换句话说,它可以为人民币的波动提供一个“锚”,以避免人民币汇率的过度波动。同时,这也将减轻人民币被控“汇率操纵”的责难。这样一来,针对人民币汇率的政治噪音也将逐步降低,同时也将减少围绕人民币的争论。

当然,允许人民币更好反映一篮子货币的波动情况,人民币的交易波动区间也不能过于受限。这也意味着中国央行应该逐步加宽人民币的交易波动区间。我们也认为人民币的交易波动区间将逐步放宽,比如说在年底前将波动区间再增加0.5%。但是,如果想从根本上减少对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人民币的交易波动区间需要加宽至2.5%-3%左右,这也与新加坡目前实行的盯住一篮子货币的交易波动区间类似。

总体来说,我们相信人民币的逐步升值是由国内因素而非外部压力推动的。这些因素包括中国巨大的贸易顺差、健康快速的经济增速以及不断上升的大宗商品价格。我们维持我们之前对人民币将在年内升值3%的预测,并在年底达到6.63兑一美元的水平。同时,人民币兑美元的即期汇率的波动率也将逐步上升,由此市场对人民币的单边升值预期也将从根本上被消除。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认为人民币的交易波动区间需要逐步扩大,比如说在第四季度再扩大0.5%,以保证人民币在未来实现真正的“弹性化”。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