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周小川:金融改革任务艰巨 货币政策不能随意调

2012-01-09 08:56 来源:CCTV 评论(2)T|T

布局2012

周小川:中国金融业改革任务依然艰巨

先关注昨天闭幕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这次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前夕,我们财经频道特别采访到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周小川2002年12月起从证监会调任央行行长,可以说全程参与了近10年来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发展历程,周行长告诉记者,这几年,我国金融改革发展取得显著成效,下一步,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进一步深化改革,推动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应该说整个中国金融业,不管从宏观调控上来看,不管从支持国民经济发展和减少风险应对危机这个角度来看,表现都相当不错,在这次金融危机中表现都相当不错,但是我们说你要想量化也是很难的。同时我们也不希望给大家一种有自满的任何信号,因为我们终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终究金融,特别是在市场经济中的金融,还是处于改革转轨过程之中,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这样一个转轨过程中,我们认为还很艰巨。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未来的任务还非常重,我们要看到就是我们离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还有很多差距,我们需要努力。

布局2012

周小川:货币政策稳健最重要

不能随意调整

2011年,货币政策回归稳健,货币信贷稳步增长的同时,也有一些中小企业感言资金比以前紧了,有人甚至就说,这都是货币政策惹的祸。我们也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周小川行长,他表示,货币政策必须兼顾很多方面,总体来说总量是适度的。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总量把握我认为是合适的,但是与此同时,2011年对中小企业的融资增长幅度还是非常明显,高于企业融资速度,这个也是高的幅度,也是近年来很少见的。不应该说由于某些环节,可能由于结构性的问题资金还存在问题,就一定导致一个结论就是说这个总量政策要调整。有时候总量政策调整了以后,有可能它的传导机制,钱还不一定到所需要的地方去,那样的话,就有时候正的效果和负的效果就可能会出乎你原来的预想。

关于如何理解“稳健”的货币政策,周小川表示,今年货币供应的具体数量要考虑基数和历史变化因素。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稳健是因为这个词的覆盖面比较大一点,具体来讲从货币政策的一些工具和目标来讲,都是高度数量化的,所以它会建立在数量的基础之上。每年跟每年的基数不一样。再有一条不一样的,就是说历史不是很平滑的,并不是直线前进的,那你说我们在2008年四季度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生产各个方面一下子就下去了,出现一个低谷,2009年我们通过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我们的货币供应量和财政的支出,向上有很大的一个提高,来作为一个应对措施。这样的一个基数的变化也必须考虑在内。

布局2012

周小川:地方财政举债问题需要清理

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防范风险”可以说是未来金融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市场和媒体比较关心的一个风险就是近两年陆续到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风险,周小川表示,地方财政通过融资平台举债现象确实存在,但中国完全有能力控制和消化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审计署1月4号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地方政府违规担保涉及464.75亿元债务,仅整改到位220.27亿元;1319.8亿元债务资金未及时安排使用问题,仅整改到位1017.47亿元; 351亿元债务资金被投向资本市场、房地产和“两高一剩”即高能耗、高污染、产能过剩项目问题,仅整改到位140.35亿元;融资平台公司虚假出资、注册资本未到位等2441.5亿元问题,只整改到位983.23亿元。依此计算,地方债务中违规资金达到了5308.58亿元,而其中未整改到位的资金为2716.65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这种现象中央也已经给予非常高度地重视,一个是要清理、要规范,同时有一些试点表明,如果你真正需要债务融资的话,那应该走正路,不要绕道而行。与此同时,这些年应该说我们的银行体系经过改革开放,实际上它也都是经过锻炼成长的,就是说它即便是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去贷款,它也是实际上获得了相当大的保证,这些保证都有,都做了相当明确的手续,最后地方会有措施来对这些进行还款的。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属于不规范的,所以处于在清理、在规范的过程中。整体来讲,中国因为整个政府债务与GDP之比,总体处于在国际上比较低的范围内,因此我们应该说我们是有能力控制和消化地方财政的债务问题。

布局2012

周小川:利率市场化已初具条件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