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避免空心化要做很多功课

2012-02-29 16:16 作者:刘明康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要价值链上升的空心化,不要实业衰败的空心化

中国银监会前主席  刘明康  

不要小看“空心化”,一步一步,离我们渐行渐近了。空心化有多方面原因:经济增长速度告别两位数,很多领域供大于求,从制造业到服务业。

利润太少,诱惑太大。做制造业,做一些劳动密集型服务业的利润实在太少;看一下2011年的情况,很多行业利润惨到2%、3%,平均不到5%。当然有

些行业高歌猛进,像PE、银行。

我认为出路在于管理、创新和政策。其中有些误区要解决。

资本向效率最高、成本最低流动。日本讨论产业“空心化”很多年,空心化最终对日本有利,把企业搬到中国、马来西亚和别的地方。台湾也一样,

在李登辉时代,咱们批评人家,说把台湾产业搞空心化了。最后发现台湾保留原始开发,郭台铭跑到咱们这儿来了。利润苹果拿多少,代工企业拿到

1%、2%,台湾企业拿到3%、4%,更高一点9%,大部分外流。这种空心化必然发生。什么是“空心化”、什么不是,概念首先要明确。

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服务业要扶持。劳动密集型企业现在是什么情况,工资成本一定是上升的,以人为本,员工的利益要照顾,大家才能幸福。这

个市场你不做人家做,你不跟上就招不到人,这没有问题。

问题在哪里,中国出现结构性的劳动力短缺,还要交教育附加,培养出的研究生、博士生满天飞,这个不得了,但最后缺少高质量的技工。没必要那

么多高学历的人去工厂里做,他不想去,一个月3000多块钱,我就不会去,蓝领比白领价值就高在这儿。我们的培训应该像德国一样,中学就是中等

技工学校,这个人站出来工艺水平就比别人高,不需要武装那么多宏观的东西。这个观念要改变。

人的教育要改变,人的思想意识也要改变。我作为一个工人,同样能得到幸福,他作为一个PE,我和他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为什么香港公务员和新加

坡公务员比较稳定?你去跟他比?他和广东、湖南、香港制造业老板来比,都要好一点。

这牵扯到教育,牵扯到劳动用工制度。老板也没有办法,要求工人进来,好好地工作。这一定要从供给方面进行改革,提升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服务

业的质量。看不到这一点,就业就上不去,是自绝生路。

现在原材料成本上升太快。这不完全是末端管理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中间环节太多,物流效率很低,盲动非常厉害。

中间环节主要控制在政府平台和国营企业手里。像过路费、过桥费的问题。金融支持交通很多,这些路早就收回贷款本息100倍了,还在收费。要用这

些收费补后面吗?没有。要养很多人。人都有七大姑八大姨。这就是低效的东西。

最后不买国货,都跑到外边买,是因为我们生产成本比较低,但销售费用高。生产厂家是一个价,超市卖一个价。

要有自己的品牌,我觉得我们现在品牌不少,但品牌寿命太短了,就是没有品质的品牌太多。

我们要有自主创新的品牌,要更重视品质。品质的背后一定要强调革命性的创新。现在我们抄袭别人的东西比较多,革命性的创新很少很少。

这要靠我们自己创新的能力建设。创新的能力建设是需要帮助的。除了企业家精神,我觉得需要几方面帮助:第一,标准化。从产品标准到整个环境

、企业上下游配套,标准是明确的,才能放心投入;

第二,知识产权要保护。什么是创新,什么不是?还有国际标准跟国家标准对接的问题;

第三,创新一定要有税收支持。国外税收表面上企业所得税比25%高得很多,但实际对每个企业、法人实际税负比表面税率低得多。如果创新,一定免

税。我们要创新,一定也要有财税的支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

海外和我们税制很大的区别,首先创新免税退税。第二,如果有利润用于再投资,是退税的。第三,如果按市值计算是亏损,比如碰到2008年的情况

,原材料暴跌,会计准则计价的时候,可以一次性注销,逐年有利润逐年递减。这就造成韩国、日本跟我们做一样的东西,一样进口高价铁矿石,他

们的市场价可以比我们低。这不是开玩笑,你告他反倾销没用,他按市值成本计价。今天是什么价就挂什么价,亏的是老板的,政府讲你亏这么多,

以后逐年有利润逐年计提,十年提不完二十年,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还有个问题人家跟我们不一样,对劳动密集型企业有规定,虽然跟别的行业一样收税,税费是一样的,但公平之下又有区别,雇佣工人数增加,不是

让企业多交三金,而是补交。我在英国工作生活过,在很多国家调查过,都是这样。你多雇佣一个工人,每年给培训费和其它资助费,来鼓励你增加

就业。企业所得税是一样的。

党中央、国务院对财税结构性调整非常重视,已经提上议程。

问题在于,我们有些东西出来,还需要跟市场对接。推出以前,一定要跟市场多沟通,充分征求意见,网上透明度要高一点。这样推出的东西就会完

整一些。

框架性的东西再怎么完整,也需要实施细则、操作细则支撑。我们往往一个法规,比如发展新能源2006年一个,2008年一个,不可谓力度不大。

但最后为什么风力发电、生物能源发电遇到困难?碰上跟电网的关系。外国人叫三网电价补贴,是由电网公司支付,没话讲,就买这么多电。每年一

定买你这么多。购买优先,拉闸限电排后。这才叫做鼓励新能源。人家操作细则一条一条给定下来,才有新能源的发展。

但国家还要做一件事情,电网公司做不了。生物能源、风能发电和太阳能发电还有一个缺点,不稳定,电网承受不了,风电最不稳定,对电网伤害尤

其大。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没有钱改造电网,国家拨笔钱把电网公司智能化,电网公司就不会不愿意买新能源供电。

做好这些事情,有望避免我们的实业走向“空心化”,让企业高兴地留在本业,而不是去做不熟悉的事情。

金融方面要改进,这一点大家要相信。金融业越来越认为,支持民营企业比支持国有企业靠得住。以往总量有限的情况下,给中小民营企业的钱总是

比较少,比较短期。

企业在上升阶段,老板要用自己的钱,不要用金融杠杆,到了成熟阶段,资本市场和银行要支持一下。这方面我觉得我们还要做很多的功课。

(本文为刘明康在2012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二届年会发言,有删改)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4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