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许小年谈经济转型和尊重:企业要守本分 政府首先要守

2012-04-23 09:56 来源:香港商报 评论(0)T|T

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创办五年的「2012年中国绿公司年会」如期举行。会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直言不讳,为了获得企业发展所需的资源,或仅仅为了生存下去,企业不得不按照潜规则和政府官员打交道,更为此而呼吁企业要守本分,政府也应该守本分。

论坛举办期间,超过800位全球富有远见、最具变革力的商业领袖、政界要员、学界权威、NGO组织代表和主流媒体人,围绕经济变局时代中企业发展面临的挑战和问题进行了多场对话和讨论。此外,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致信祝贺年会召开。

居安不思危经济增长难续

在当天论坛上,许小年发表关于《经济转型和尊重》的演讲称,应推进产权保护,以此制度革命促经济模式转型,并赞同绿公司提出的「守本分」。

许小年说,转变经济模式提了很多年,至今仍然没有成功,为什么?因为包括政府和企业都没有感受到压力,从政府到民间都弥漫着自满的情绪,居安不思危。每一次经济危机政府都以行政之手有力遏制,市场退后,每一次的成就都让政府更加自信,企业家精神也随之衰落。在东南沿海地带,一些企业家认为现在的形势比2008年更为严峻,但他们把希望又寄托在财政政策上,就像吸毒上瘾,讨要的剂量一次比一次大。「但我们的鸦片存货已经见底,而且到了针药难救的地步。」

许小年指出,传统的投资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政府参与经济的活动越来越多,对经济的微观管理越来越严,政府和相关部门从管制中获得的利益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更将法律、政策、资金强力扩张,挤压民营经济的空间,导致了创新精神的衰弱,不仅使经济增长难以维系,而且引发了诸多的社会问题。

转型创新主体必然是民企

关于如何渡过难关,许小年认为,不能再靠传统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寅吃卯粮,应通过市场化的兼并重组,消化落后产能、过剩产能;以减税费来解决消费不振的局面;企业应该从低成本制造转向技术转型。他认为,问题不应留给下一代,而是要直指病根,对症下药。

许小年指出,所有这一切,都要求重提市场的作用,重振民营经济。由于垄断性国有企业,他们没有创新的动力,即使创新成功,也不能享受创新带来回报,这决定了国家创新的主体必然是民营企业。没有民营经济的重振,就无法实现中国经济的转型,民营经济也关系到社会的稳定。据全国工商联统计,民营经济目前占GDP的一半,户佣了70%以上的劳动力。

保护产权稳定民营经济

针对重振民营经济,许小年则提出,必须依靠有效的产权保护稳定民营经济。然而产权界定不明晰严重影响了民营经济的发展。

许小年称,如近年来发生了多起政府以低价强行收购民营企业的矿山、油田等资产;政府为了多收费,严格执行各种已废未废的税费项目,有些企业成立专门的办公室,为了打点政府各种收费;对私有财产的界定任意性较强,使得法制法律成为镜中月水中花,法制法律不能给予私有财产有力保护。

与此同时,企业家的精神也在没落,一些企业为了讨要资源和政府勾结,诚不足取。许小年说,政府掌握了越来越多的资源,制订了日益烦琐的管理方法,企业为了获得资源,或是为了生存,企业不能不按照潜规则与企业打交道,非常赞同绿公司提出的要「守本分」,但是要让企业守本分,首先政府要守本分。「逼良为娼还不是最可怕的,回过头来扫黄才是致命的一击!」

刘东华指改革入徘徊期 企业生存成本居高不下

在「2012年中国绿公司年会」上,主办方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创始人、常务副理事长,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刘东华在《新现实呼唤新英雄》演讲中指出,中国改革深化进入了一个艰难的徘徊期,企业生存的制度成本和政策法规的变动成本,将长期居高不下。

金融危机长期化

刘东华解释新现实是金融危机,2008年的金融危机的长期化,不仅仅是一个事件,更是一个标志,是新商业文明的标志,也是人们从黑色动力向绿色动力转向,向高效动力转型的一个痛苦的转型的开始。刘东华表示,随着中国改革深化进入了一个艰难的徘徊期,痛苦期的长期化,这也是一个新鲜事,这种深化加快改革的艰难期意味着半计划、半市场的状况,短期内难以改变,因此企业生存的制度成本和政策法规的变动成本,将长期居高不下。也意味着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的现金流将会紧张,企业的生存也日益艰巨。

微博遏制黑心钱

此外,刘东华指出,在微博时代、互联网时代,企业和社会者的信息逐渐对称,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所面临的信息越来越透明,企业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黑心钱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如果做了对不起消费者的事,一条微博就可以要了企业的一条命或者是半条命。然而,如何在新现实下呼唤新英雄,刘东华给出了四个关键词。第一个叫明是非,这样才有可持续的竞争力;第二个叫守本分,要踏踏实实的进行最贴近现实,贴近消费者的价值创造,守住本分;第三个是知趋势,要看清未来,看清趋势,看清壁垒,什么壁垒在前面等着;第四个叫会创新,而且只有明是非,会创新才会成为必然。

张维迎呼吁反语言腐败

在昨天的年会上,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单刀直入地指出,当今中国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腐败,更提醒要警惕语言的腐败。张维迎表示,当今社会语言腐败更为普遍,而且它的后果比政治腐败、足球腐败更为严重。所谓语言腐败,就是人们为了认识和意识形态的目的,偷换语言的概念,将语言等一些词汇的含义做一些完全相反的解释,给那些善行贯以恶名。他更举例说明:「今天看到官员说我是人民的公仆的时候,实际意义是说我有钱,我说了算。我们讲宏观调控,实际上就是通过微观操控而已。」

语言腐败后果有三

语言腐败的严重后果,张维迎指至少有三。他认为,它使语言失去了交流功能,也毁坏了人类的智慧。现在的报告没有特定含义,一个报告动不动就两万字,所以大家对这些东西越来越没有兴趣。语言在使用中只是喊口号,已经失去了信息,比如「坚持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等等,实际上是完全没有关系的。每年生产无数的文字大军,一半是生出了灵魂,一半生产出来的是绿色经济。张维迎指,语言的腐败毁坏了人类的道德。人类道德的底线是诚实,语言腐败理论上是不诚实,说假话,从人类本性上来讲,要让一个人说假话,比他干坏事还要具有挑战性。从法律上来看,使犯罪人对犯罪事件供认不讳,就是他敢于干坏事,但是不敢说谎话,如果敢说谎话就没有道德底线了。目前假冒伪劣如此之多,语言腐败如此之多,社会道德如此衰弱一点都不奇怪。

吁开启反语言腐败

最后,张维迎疾呼要开启反语言腐败的时代。他表示,语言腐败导致体制的不可预见性。因为语言腐败本身就有信号功能,本身这个世界就是危机四伏,所以任何一个危机都有可能导致世界剧变。在语言腐败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就相当于一个说谎话的人,没有人敢相信一样。如果有思想自由、语言自由,会消灭 50%的语言腐败;如果消灭50%的语言腐败,政治腐败和其他腐败90%都能够消灭,所以现在要开始反语言腐败时代。

年会点

柳传志:民企难落重本研发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联想集团名誉董事长柳传志在年会上表示,中国出不了三星这样的企业,是因为一般的民营企业是没有这个底气的。

柳传志表示,一个企业有没有主人是非常重要的。有人说,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三星这样的企业,他认为这个是体制问题。对三星来讲,就是要对一些材料和基础性的科研这些方面,要有大的投入,要沉下心身来做,要经过很多年才能有对电脑手机里的晶片材料,显示器的屏幕才能做得好,而一般的民营企业是没有这个底气的。在中国大的国营企业是有底气的,但是由于制度的问题,他们的领导人会不停的更换,领导人是否会下决心,沉下心来做5年、10年的事,这是体制问题。

李剑阁:政府退出新股

发行在当天的年会上,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剑阁认为,在目前中国证监会声势浩大的改革中,政府应该尽量推出发行过程。

关于中国证监会的改革,李剑阁建议,首先是进行发行速度的改革,在现在已经发出的征求意见稿中,强化信息披露,淡化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盈利的判断,让市场去做市场的事情,政府尽量退出发行的过程,让市场自律的做法非常好。

俞敏洪:商人离政府远一点

新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在年会上发言指,中国的商人离利益尽可能近一点,离政府尽可能远一点,这就是中国商人未来的希望。俞敏洪认为,中国的企业家总是把自己称为「企业家」,说到底就是在做生意,做生意说到底就是有利可图,有利可图就是把利益最大化,毒胶囊、苏丹红等现象都是在利和弊的发展中出现。让商人知道什么叫诚信经营,什么叫可持续经营。在商业的变革中间,要遵纪守法,所以中国的商人离利益尽可能近一点,离政府尽可能远一点,这就是中国商人未来的希望。

辜胜阻:制度红利才是保证

在年会上,关于如何营造创新的市场环境,全国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经济学家辜胜阻表示,中国不缺少技术、人才、资金等创新要素,中国缺少的是能把要素集成的创新制度。政府要更加注重改革体制营造环境。中国不缺少科技型企业,中国需要的是与创新相适应的科技文化、人文文化和「宽容失败鼓励冒险」的创业文化。中国不缺人才,缺的是人才和项目成长的土壤和环境。

辜胜阻还指出,目前中国人口红利趋于终结,土地红利难以为继,只有改革和创新形成的「制度红利」,才是中国经济成功实现二次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保证,只有改革和创新才是根本出路。最后,他引用邓小平的话结束演讲: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