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意见】龚方雄:市场化土地货币化是经济发展重要动力

2012-05-30 12:11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让市场化土地货币化继续维持,这是中国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不得不走的一条道路,不可能把中国非常稀缺的土地资源变成一种公共品,变成一种无价品,这样中国未来的经济就会失去发展的动力。

【编者按】

在2012年5月26日-27日举行的“2012(第四届)大连·中国经济论坛”上,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龚方雄就“世界经济的新变局以及中国稳增长所面临的新的挑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龚方雄认为,市场化土地货币化继续去维持,这是中国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不得不走的一条道路,不可能把中国非常稀缺的土地资源变成一种公共品,变成一种无价品,这样中国未来的经济就会失去发展的动力

此外,针对解决欧洲债务问题,龚方雄认为,解决债务问题一定要做出结构性的和周期性的平衡,就是注重财政整合的一个长期的效应。财政纪律的实现要在未来3年、5年、10年当中去实现,大家要有这样的共识和目标。要稳增长。不能让增长无限度的下滑,甚至造成衰退,或者通缩。

以下为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龚方雄演讲实录:

我演讲的主题主要是讲世界经济的新变局以及中国稳增长所面临的新的挑战。

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切中中国经济未来可持续发展的要点,改革和开放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源动力。那么,我们怎么来运用改革和开放,应对国际经济的新变局和中国稳增长的新挑战呢?首先要讲讲国际经济的新变局。大家知道最近全球资本市场剧烈动荡,大幅下挫,主要原因是欧元区的主权债务危机问题,又有了一个新的出人意料的发展,可以说全球金融危机自2008年发生以来,一直是在不断的演进和发展的过程当中。这里面跌宕起伏,有的时候有好的发展,有的时候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发展。最近,意想不到的发展就是希腊的大选,他的大选支持紧缩欧元区的政党没有能力有效的组成政府,而反对紧缩的声音说主张退出欧元区的政党在希腊日益做大。

解决债务问题一定要做出结构性和周期性的平衡

这里面让欧元区面临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选择性的挑战。什么叫选择性的挑战?到底是希腊会不会留在欧元区?这个问题现在不是政治家们能够解决的,现在是要等6月17日希腊再一次大选以后,看看希腊人民的选择,他愿意不愿意继续留在欧元区,留在欧元区的条件是继续它的财政整合和紧缩政策,也就是说他要兑现他以前的承诺,但是实现这个承诺,希腊人民当然要承受很多的痛苦,或者要做出一些牺牲。希腊的选民会不会决定继续承受这样的痛苦,还是选择退出欧元区。可以说,如果希腊的选民选择退出欧元区,应该来说不但对希腊,对欧洲,对全球经济都是巨大的灾难。怎么说呢?大家知道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不是欧债危机问题的结束,而且可能是欧债危机深化的又一步,也就是说市场会担心葡萄牙、西班牙未来能不能成功的进行财政整合和财政紧缩,有效的缩减债务。如果骨牌效应继续向欧元区其他国家发展,那么欧元区的生存能力到底怎么样?银行体系能不能有效抵挡这个骨牌效应的冲击,会不会引起另一轮银行体系、金融体系系统性的风险,这个如果引发了的话,可能对全球经济带来一次深度的袭击。它的袭击可能不亚于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

现在欧元区结构性问题的解决,本来大家认为可能用5—10年的时间,也就是说结构性的问题在于有一个货币的联盟,但是没有一个财政的联盟,这是一个怪胎,这种体制肯定是不可持续的。欧元区如果要维持欧元的长期生存必须进行财政联盟和财政整合,这是不可避免的一步,但是原来资本市场认为这一步可以通过5—10年的时间去解决。但是由于希腊选举的意外,让这个问题又提前了,这个结果有两种,6月17日希腊的另一次大选能不能成功的让他组成一届新的有效的政府,而且新的有效的政府继续推行希腊所必须进行的财政紧缩和财政整合。同时,欧元区跟希腊进行一些配合,推出一系列稳增长,促进经济增长的策略,如果能够出现这个结果,全球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又会回到3月份以前的缓慢复苏的态势,这就是一个好的结果。一个不好的结果就是所谓的反紧缩的希腊的政客,获得希腊选民认可和支持,他们上台全面否定财政紧缩和财政整合,欧元区其他国家不得不让希腊退出欧元区。现在非常关键,但是结果会怎样,未来几个星期到底会怎么发展?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测,大家知道,我们可以从政治学的角度去预测政治家们可能做出的妥协,但是我们很难预测希腊的选民会选择现在痛苦还是更深刻的痛苦。他能不能体会退出欧元区可能会给希腊造成更大的灾难,这个问题确确实实非常非常难,作为预判和预测。

所以你们看到,有的时候民主体制从经济的角度来讲,不一定会得出一个最有效或者最优的一个选择。因为希腊这个时候其实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只有选择留在欧元区,这是他一个最佳选择。但是,有的时候这种民主制度,你想想要大家紧缩,要大家削减工资,要大家削减福利,甚至要裁员,把这件事情交给大家投票处理,大家会赞成这种结果吗?所以可以说人类现在面临自我经济治理非常大的挑战。民主制度能够做到公平和有效,在社会治理、文化发展多方面可能都是一个比较优的制度,但是有的时候,在特定的经济情况下,民主制度所做出的选择会非常出人意料。所以,现在我们面临的就是这么一个挑战。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还是要讲一讲欧元区,因为欧元对我们中国的经济有非常非常大的影响,它直接影响了全球经济未来的发展。最终的出路在哪里?应当讲欧元区最近的发展不全都是负面的,因为很多国家通过选举和选民的发声,也让政策向更好方向的转折。什么叫更好方向的转折呢?大家知道以前市场上好象有一种共识,就是解决欧元区债务问题最主要方法是靠财政紧缩,但是,我以前强调过紧缩本身是不能解决财政上的问题,尤其不能解决债务问题。刚刚周其仁教授讲的非常好,债务问题的产生主要是由于经济下滑造成以前的很多石头浮出水面,所以要稳定水位,用中国人的话来讲就是稳定增长,紧缩所带来的可能是衰退,可能是通缩。大家知道在衰退和通缩的情况下,债务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而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

所以,解决债务问题一定要做出结构性的和周期性的平衡,什么叫结构性的平衡呢?就是注重财政整合的一个长期的效应,就是财政纪律的实现要在未来3年、5年、10年当中去实现,大家要有这样的共识和目标。但是,从中期、短期,从周期性的角度来讲,大家还是要稳增长。不能让增长无限度的下滑,甚至造成衰退,或者通缩。如果衰退和通缩,大家知道在通缩的情况下,债是硬的。刚刚周教授也讲过这个观点,我非常认同,物价越来越低,债的数额是固定的,在衰退和通缩的情况下,债的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被放大,解决债务问题的有效方法是促进成长,甚至带来某种程度的通胀,只有在增长和通胀的情况下,你的债务才会被稀释掉,加上中长期的财政纪律和财政整合,债务问题才能够解决。

所以说,以前欧洲是过度的强调财政紧缩,这个是不能有效的解决债务问题的,所以,大家看到法国的大选以后,现在把增长的问题又带回来了,在解决财政长期的整合的同时,要在短期、中期尽量的促进成长,现在这个越来越成为欧盟和欧元区的共识,这个应该是非常非常积极的变化,可以说对全球经济、对全球经济的成长都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资本市场之所以最近大幅下跌,全球资本市场大幅波动,是担心6月17日希腊的大选可能会把欧元区推入悬崖。现在风险是非常非常短暂的,但是非常巨大的,如果希腊选民做出了理性的选择,欧元区的国家和领导人,在整合财政纪律的同时,更加注重短期和中期的保持经济相对平稳的增长,那么,我们的世界可能又会恢复到一个相对的太平当中。所以,资本市场也要看到积极的变化,资本市场不应该过度的强调紧缩对解决债务问题的效力和效应,一定要看到稳定增长对短期、中期债务问题的解决可能更加有效。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