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高端访谈】贝尔卡:金融业该“瘦身”

2012-07-13 08:55 作者:王瀛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3)T|T

我想对中国银行业提个意见,它们现在发展的太大了

【中国企业家网】美国作家安德鲁·罗斯·索尔金的《大而不倒》中描写了经济危机时银行与监管机构的众生相,这些来自华尔街的精英们自认为拥有巨大的权力和无穷的手段,可以决定资本的胜负,但他们看不到抑或不愿意接受这场游戏的真正结果:最糟糕的时刻正在到来。

波兰央行行长马莱克·贝尔卡(Marek Belka)此次他应周小川的邀请而来,讨论最多的正是在这最糟糕的时刻,如何看待银行监管与汇率问题。就在7月12日他们会面的当天,韩国央行宣布了3年来的首次降息、巴西央行也同样宣布把基准利率降到8%的历史新低。这与上周中国央行、欧洲央行、丹麦央行宣布降息、英国央行重启搁置的量化宽松政策仅相隔不到一周时间。

是全球经济体已进入新一轮货币宽松周期?还是全球经济决策者对经济状况的进一步担忧?全球金融业将走向何方?贝卡尔对《中国企业》杂志做出了他的解读。

CE:全球经济体新一轮降息周期到来,为何此次各国央行都在同一时间宣布降息?这对于全球经济有多大缓解作用?

贝卡尔:同一时间降息显示了各国央行间的互相协调能力,显示出各国央行共同致力于全球经济的增长与贡献,但是单纯的货币政策不会解决根本问题,只是为未来创造了一个共同治理的良好环境。

CE:在流动性泛滥的货币竞争时代,没有国际铸币权的国家显得尤为被动。由于无法输出货币,只能任由储备货币特别是美元的流动性狂潮一轮轮冲刷和劫掠,对此你怎么看?

贝卡尔:在欧元区,波兰不允许直接引导资金流入,但是可以通过信用杠杆引导资金。波兰有自由浮动的汇率,这是波兰应对外部危机的保护伞。这会使经济更加健康,商业活动减弱是由于货币汇率贬值引起的,但货币汇率贬值可以进一步刺激出口,防止国内经济需求减弱所带来的影响,所以货币的贬值反而可以帮助波兰抵御外部环境的影响造成的经济增长的放缓。

CE:你认为新兴经济体国家应怎样应对货币宽松政策导致的全球资本流动,以及其所带来的货币汇率大幅波动?

贝卡尔:波兰央行是欧盟区唯一比较稳定的央行,我们选用更加传统的货币政策,坚持正利率,所以在波兰很少人用钱去买外汇,因此汇率比较稳定。

中国在发展中国家并不典型,像巴西、俄罗斯、智利是使用可控浮动汇率,既不采取固定汇率也不采取浮动汇率,通过控制汇率来采取控制通货膨胀的方式。他们采取不同工具和手段,通过控制利率来实行对资本资金的控制以及对储蓄的积累。

中国的不同是,它作为出口导向型国家,要通过控制外币汇率实现出口目标,并且在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还要通过增加外汇储备来抵御风险。这些是中国目前汇率改革面临两难的问题。

CE:你怎么看经济危机之后国际上的大银行如瑞银、摩根大通到现在的巴克莱银行所暴露的一系列银行监管问题?作为银行监管者在经济危机后有什么样的反思?

贝卡尔:经济危机之前,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银行会出问题,认为它们有足够资质与能力监管自己,市场力量也会促使它进行风险评估。但事实证明我们错了,收紧监管,现在是全世界的银行监管部门要做的事情。

现在的银行普遍太大、发展复杂并且业务遍布全球,互相联系紧密,导致大而不倒。未来我们要做的是让银行“瘦身”,减小银行体积与复杂程度。比如应该让银行持有更多的资金,增加流动性、分离银行的一些业务与活动,将传统业务与赌场金融分离。这些则需要全球所有国家制定同样的规则与政策,避免区域政策不同让银行钻空子。

中国的金融开放程度与发达国家还不一样,我相信中国决策层一定研究过怎样防止金融业问题的发生,但我也想对中国银行业提个意见,它们现在发展的太大了。

马莱克·贝尔卡简介:贝卡尔于2004-2005年出任波兰总理;2010年6月就任波兰中央银行行长。自2011年11月起,负责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发展委员会。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010-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