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意见】陈志武:债多国强否

2012-07-18 15:51 作者:陈志武 耶鲁大学终身教授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从负债高或低难以判断一个国家实力到底是强还是弱

【《中国企业家》】欧债危机又一次给我们敲响了了解金融、了解债务对现代国家重要性的警钟;同时此次危机也让人更清楚看到西方国家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欧洲国家,总体上面对“三高”的挑战,即“高国债、高赤字、高税率”,正因税率的高昂才使得欧盟国家在解决财政赤字和国债危机时可选择空间的狭小。相比之下,美国面对的是“两高一低”的局面,即美国联邦政府的国债大约是GDP的1倍,财政赤字也高,但是美国的税率却不是很高。这样一来使得美国相较欧盟国家而言,可选择空间稍大。

据美国联邦财政数据显示,其联邦财政赤字差不多是GDP的10%,欧元区的财政赤字相当于GDP的5%,英国相对略高达到11%,日本10%,而中国政府的财政赤字2%多一点。

近年来,中国的财政状况良好且持续攀升,这也受到了很多西方学者和评论家看好和追捧,而美国和其它欧洲国家却相形见绌。中国的国家征税权不受到太多的制约,而美国的征税权扩张却步履维艰。美国基于还富于民的理念,带来的财政结果是宁愿有财政赤字也不愿意多征税。也就是说,经济增长和回报都很好、很高的时候,政府借钱、融资成本远远低于企业和民间社会融资成本时,宁可政府少征税,靠财政赤字来维持政府的开支,同时政府要借很多的债,尽量去减税。

中国财政税收的增长,目前规模已经到了不可持续、不可弥补的水平。美国企业的税收负担在过去60年中逐渐变轻,而中国企业反之。虽然美国企业税务负担变化大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经济会朝糟糕的方向变化。美国经济首先大大优于欧盟经济;其次,在企业界可能比中国的局面还要好。这要得益于美国的《劳工法》,表面上看雇佣自由,但也并不意味着裁员是随意的,由此带来一个最大的好处是提升了美国公司在全球的竞争力。自2008年金融危机至2010年底,美国公司相当多的行业都在裁员,这也给美国经济带来了很多痛苦,整个社会的受伤更是无以加复。

欧债危机,要追溯这些欧洲国家的历史。希腊大概在过去的208年里面,有106年是国债违约的状态,尽管它总共违约了5次,但一旦国债违约,要让它达成国债共识的协议就很难,所以每次都拖的很长,西班牙基本上也是一样,差不多有1/4的年份里面是处于国债违约状态。如果我们把这个历史的时间从1800年再往回推到1600年,我们会发现,在人类历史上西班牙政府赖账的频率次数是最多的,再有就是葡萄牙。今天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又把欧元区国家的经济往下拉,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既非第一次亦不是最后一次。

话说回来,在中国,电影《白毛女》其实有些误导,因为数据表明,实际上债权人冒的风险更高,甚至还有生命风险,这需要更多的风险溢价来补偿,否则没人愿意放贷了。

从负债高或低难以判断一个国家实力到底是强还是弱。就如三四百年前当年国库万贯的国家,如埃及、阿拉伯国家,今天都成了发展中国家,反而当年欠债很多的西欧国家成了今天的发达国家。

今天发达国家面对非常大的债务危机、财政赤字的挑战,而中国没有那么多的国债和财政赤字,但我觉得50-100年后中国很难胜出,因为中国债少是老百姓做出太多牺牲的结果。(本刊实习生张又文根据陈志武教授在中国金融博物馆的演讲整理,有删节)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14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