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意见】王志乐:经济创新要去意识形态

2012-08-08 14:30 作者:王志乐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改革开放30年来,经济领域意识形态化的逆流不时沉渣泛起,干扰改革开放

【《中国企业家》】多年来,中国一直提倡自主创新、自主品牌,但效果不佳。有些人往往把发明和创新画等号,而飞利浦公司总裁柯兹雷有一个观点:创新和发明不同,一项创新只有转换为产品或者服务才能称为创新。创新的关键是要满足市场的需求,所以衡量创新的标准关键是看它是否做到市场化。

国家纠偏

中国最初提到的自主创新分为三个层面: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后两类是在开放中的合作创新,没有这两个作为基础,就没有原始创新。中央最初提出的自主创新,不是一些人理解的自己创新而是开放中的合作创新。

2006年即中国“入世”五年时,国内对在开放和利用外资上有一次摇摆。有人认为外资并购影响国家安全,因而通过强调自主创新来排斥外资。这样的做法是违反WTO承诺的,这也引起了国际上关注。2010年国务院9号文件明确纠正了这类错误观点。国家高层强调在中国的企业指的是在中国注册的企业包括外资企业,中国的创新包括在中国的外资企业的创新。现在有人讲自主创新时,往往偏离了国家的这些基本观点。

中央在2010年纠正了利用外资问题上的错误倾向以后,有关部门的个别政策也得到纠正。如当时,科技部关于自主创新产品的认定标准要求外资企业产品商标注册初始地是在中国境内。这个标准实际上排斥外资企业。2010年4月10日科技部对此作了修正,欢迎外资企业参与自主创新产品的认定。更重要的是,财政部从2011年7月1日起废除了有关政府采购与自主创新挂钩的三个文件。

自主创新问题为什么在最近两年出现这么大的调整?这一变化值得我们深思。关于自主创新实现超越问题,其它跨国公司的经验值得借鉴。我组织过一次三星经验的研讨会,请三星来介绍怎么超越日本的索尼、东芝、松下这些公司的。他们讲了一个非常值得中国产业深思的观点。三星说他们在模拟技术上没办法超越日本,日本企业在那个领域已经做得炉火纯青了。但他们在1990年代数码技术推广时,抓住了这个时机,实现了超越。当时三星公司明确提出要领导数字技术发展,业务结构要重组,业务过程要创新,都是用数码这套东西来做。传统模拟技术强的企业,对于接受数码新技术慢。所以三星在新技术领域全面实现了超越。

三星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传统工业别人做上百年炉火纯青的情况下,要想在短期之内超越是做不到的。

去意识形态

我跟踪了差不多100家全世界最著名的跨国公司,研究他们在这20年发生的变化。1992年全球市场形成依赖,这些跨国公司主要有三大变化,即从跨国经营战略转向全球战略、建立全球管治结构和承担全球责任。这三大变化使企业第一次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整合资源,寻找最好的资源整合到产业里面来。全球整合导致这些公司海外经营部分越来越大。按照联合国组织提供的数据,1994年前后,世界最大100家跨国公司的海外资产占总资产比例41%,海外销售占总销售46%,海外雇员占总雇员44%。但是现在这三个数据都已经接近2/3。这就是20年来跨国公司发生的巨大变化。我把实现三大变化和海外经营超过一半的跨国公司称为全球公司,全球公司是跨国公司发展的新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公司出现以后又导致全球产业的诞生。所谓全球产业就是它的资源来自全球,产业链是全球布局的,而且每一个产业都有若干全球公司作为龙头企业来整合这个产业,引领全球产业发展。

企业发展规律变了,不能再用20年前韩国的经验、日本的经验来做中国的产业。中国的一些汽车企业希望政府集中资源,推动汽车产业发展。但是现在国际上不允许这样做,国有企业红利交的不够,在中美会谈也作为一个重点问题提出来,而且中方领导也承认这个问题要改变。中央要求国企要增加红利。这个例证说明时代变了,企业发展和产业发展的外部环境变了。原来是内政的事,现在人家可以来干预了。我觉得不能用20年前外国的经验来看中国。

这是企业发展和产业发展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全球化,接下来是市场化问题。中国在推进产业发展过程中,不仅是汽车产业,做着做着就想不按规律走,要求政府干预,这是一种思维的惯性,比如说苏联解体,中国人总认为他们是被西方“和平演变”的,但实际上苏联人自己不这么看,普京说:“关键是经济的意识形态化导致我国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

社会主义国家往往在经济问题和企业问题上搞意识形态化是因为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从旧制度当中产生出来的,执政者要说明我们比别人高明,比你资本主义优越,所以往往把经济发展与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挂钩,把经济问题政治化。取得经济快速发展就说是我们体制的优越性,经济出现问题则怪罪自然灾害、敌对势力破坏等外因。正因为把经济问题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所以才有中国的大跃进,才有中国饿死那么多人的悲剧。令人遗憾的是,一些人把经济意识形态化的毛病是根深蒂固的。改革开放30年来,把经济意识形态化的逆流不时沉渣泛起,干扰改革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地在经济发展中去意识形态化,恰恰因为去意识形态化,我们这么多年才把那么多国际资源整合到中国产业里,才有中国汽车业做到今天。

在经济问题上和创新问题上强调意识形态和强调政绩,就会出现“秀自主、不创新”的现象。我们政府的干预有时候太积极,给了企业大量的钱,只要证明你是自主创新的就给你钱,证明你是自主品牌就给你钱。这样好像是帮助我们自己的企业,其实好多情况下都是起了负作用。这些支持和鼓励反而诱导一些企业不是真正的创新和创品牌,而是去“秀自主”,争取政府无偿的资助。

最糟糕的案例就是“汉芯一号”。五大计算机专家鉴定的结果是汉芯一号为中国国内首创、国际先进水平。最后由于课题组内斗,有人揭露出来,汉芯的芯片是买摩托罗拉的芯片,打上了它的汉芯的牌子,蒙骗这么多专家。其实这个芯片一片也没有卖出去,根本没有市场化,就是因为打着自主创新和自主品牌的旗号,这么轻易的获得上亿元的各级政府资助。事实上,产品没有进入市场,不可能叫创新;一件产品没有卖出去,也不能说它是国内先进、世界一流的。

要真的做到市场化和国际化这两点,就要先去掉那些意识形态化的东西,去掉那些干扰我们按照经济规律办事的错误倾向。(摘自作者在新华网一研讨会上的发言)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15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