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意见】刘胜军:警惕金融业从服务业转变成特权产业

2012-09-14 08:19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银行应该是帮助实体经济的一个中介,银行功能出现了异化,成为吸血虫,成为加在实体经济上面一个负担。很重要一点因为我们存在一定程度的垄断,而不是纯粹的垄断,导致我们银行业金融变成了一个特权。无论是IP0也好要寻租,去银行贷款也要寻租,金融业本来服务业产业现在变成特权产业,为什么他们赚钱那么容易,为什么他们利润能占到上市公司利润一半以上,这种现象是非常不正常的。

【编者按】

 在9月11-13日于天津举行2012年夏季达沃斯的“塑造未来经济”主题会议上,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接受搜狐财经的独家专访表示,银行应该是帮助实体经济的一个中介,银行功能出现了异化,成为吸血虫,成为加在实体经济上面一个负担。

此外,刘胜军认为,央企唯一的作用就是坑爹,拿着纳税人的钱做不利于纳税人的事情,垄断就是不利于纳税人的事情,破坏竞争的事情,同时赚了钱又被内部挥霍、腐败掉,亏 钱又要纳税人继续补贴,哪有这样的企业。从理论上来讲,央企应该退出这些竞争性行业,这个国家已经说得很明确了。

以下为刘胜军专访实录:

主持人:在今年7月份中国的信贷同比增加了1500个亿,这是不是预示着新一轮信贷宽松政策开始了?

刘胜军:中国的信 贷政策,目前不能说太宽,也不能说太紧。一方面对于民营企业来讲信贷是偏紧的。另一方面我们对于国有企业,对于地方政府又是偏松的。就是因为对于国企和地 方政府信贷偏松,导致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风险,两害相全取其轻,一方面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风险,另一方面经济硬着陆风险,风险比较过程当中,政府选择我不 能硬着陆,看到发改委最近一口气批了一万亿出来。

一方面来讲表明发改委意识到,或者中国决策层意识到现在经济形势很危险。另一方 面既不想放松房地产调控,在这种情况下又要回到靠类似于四万亿这样一些计划上面来。这样的计划意味着什么?这样的计划当然意味着新的产能过剩。也意味着新 的信贷风险,因为很多银行被迫要给这些项目去融资,而这些项目的回报,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或者疑问的。而且这些地方政府将来还债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要依 靠土地出让金。如果说土地市场不能够再活跃起来的话,那么怎么去还款也会成为一个新的疑问。

当然我们知道中国的地方政府不是一个 独立的责任主体,如果地方政府不能买单,最终中央政府还要被迫买单。中央政府买单,就意味着最终还是纳税人来承担。所以我们每一项经济政策的成本,最终是 纳税人来承担的。目前这个时间点上,我们更多的看到不是说货币政策大的调整,更多还是财政刺激计划。

主持人:刚才也提到发改委一口气批了一万多亿,并且承建机场,城际铁路,地铁都批了,是不是意味着新一轮的经济刺激计划开始了呢?

刘 胜军:我觉得这一轮的计划和上一轮的计划相比,规模上当然要小。另外一个很大的制约因素,上一轮的刺激计划中央的四万亿其实并不是太大,关键是地方政府出 台了15万亿的投资。这样导致上一轮刺激计划有一点失控,本来小刺激,结果变成过度刺激。这一轮计划有点情况不同,一方面中央规模比较小,另一方面地方政 府没有钱。看到长沙、贵州都出台了很大的刺激计划,但是现在这些刺激计划怎么落实?我相信这是对他们来讲很大的一个问题,因为对于银行来讲也不愿意继续提 供那么大贷款,因为这里面毕竟有很大坏账风险。

主持人:刚才提到地方政府现在没钱了,并且前段时间东莞樟木头镇财政破产了,但是有些专家认为中国地方债情况是可控的,你怎么看?

刘 胜军:樟木是比较正常的,很多产业转移,再加上金融危机冲击会比较大。但是对于全国而言,地方政府过度开支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比较令人关注的现象,地方政府 的过度开支不仅仅体现在三公消费,还体现在我们说的很多形象工程,过度的基础设施投资。像这一类的问题确实给我们带来一定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这个风险到底 多大程度上转化为坏账,直接取决于中国经济总体的形势。其次很依赖于房地产市场,在什么时候能够复苏。如果房地产市场能够重新活跃的话,那么地方政府他就有资金会来偿还这些贷款。但是呢,这些问题并不代表说只要房地产市场好起来,我们过去模式可以继续重复。因为过去这种模式代价很大,风险已经很高了。所以 说即使房地产活跃起来了,我们对地方政府财政改革也要提上日程,不然的话,他们还会继续浪费钱,挥霍钱,再多钱也不够用。

主持人:最新修订预算法这一块,财政部取得了国库的管理权,对财政公开化、透明化,民主化,这个怎么看?

刘 胜军:财政民主化改革是中国目前最需要做的,为什么说它很迫切呢?因为中国政府掌握了非常多的资源,而这些非常多的钱怎么花,老百姓没有话语权,出现了政 府有钱花随便花这样一个局面,这样一个局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第一这里面是低效率的,因为政府花钱,就像计划经济一样一定是低效率,未必符合市场需求,带 来扭曲和产业过剩。另外就是严重腐败,像铁道部刘志军这种腐败案绝对不是偶然的,绝对是系统性的问题,如果民主不提上议程,我们资源效率不可能提上去,我 们有非常多资源浪费掉,投入到效率比较低的地方,经济转型也很难实现。经济转型就是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驱动,消费驱动意味着钱从政府手里转移到老百姓手 里,钱都在政府手里老百姓怎么消费呢?这是一句空话。财政民主确实是我们目前来讲政府应该推动改革的一个着力点。当然这个压力很大,为什么压力很大?因为 财政民主意味着政府花钱不自由了,这个对官员来讲灭顶之灾,肯定不愿意。中央政府推动三公消费公开,也是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不会真的公开,或者说这个 过程没有他们容易去做到的。因为这个里面确实给这些人带来的冲击是比较大的。

主 持人:刚才也提到地方政府由于财政部不透明,不公开,他们乱花钱,甚至有一些时候像赛维,像尚德这种企业出现问题了,地方政府都跑去拿纳税人钱去兜底,像 这种行业假如说产能过剩应该淘汰的,但是政府在它崛起的时候,给了他们钱帮助他们发展,等到衰退了,又给钱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你怎么看这种大的风险呢?

刘 胜军:其实太阳能产业是一个非常极端的案例,地方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非常负面的角色,太阳能虽然从概念上听起来很好,但是产业存在很多问题。第一个问 题,这个产业污染很严重,这个过程地方政府本来应该咨询环境保护的,但是为了地方征集,为了太阳能光环,把这些污染不管了,这个对中国社会来讲是一个很大 的成本。我们污染自己环境干嘛了,帮助欧洲改善环境,因为我们都卖到欧洲去了。另一方面由于地方政府给这些企业提供电费补贴,提供免费土地,甚至帮助他们 融资,这样导致这个产业产能过度发展,本来这个行业只需要一百家公司,现在有五百家公司,这个产业产能过剩之后,再加上欧洲遇到金融危机,问题一下子急剧 爆发出来,就会造成全面亏损。因为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周期,比如遇到需求都很正常。但是遇到危机的时候,这个行业应该能够自我修复,自我修复其中一种办法, 过剩的产能要被淘汰,一些企业要破产退出。但是我们看到因为每一个太阳能企业背后都有一个地方政府保护,这个产业很特别,是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发展起来的, 每个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自己扶持起来的企业破产。这种非常糟糕的情形,还不如让其中一部分倒掉,剩下的企业慢慢恢复,这个行业能够重新起来。

主持人:现在不单单这种企业道德风险,像中远这种央企业巨亏140多个亿,上书国务院要求救助,像这种垄断央企出现亏损,是不是预示着中国经济前景比较困难呢?

刘 胜军:当然中远在央企里面比较特别,属于远洋企业,周期性特别强,尤其行业低谷,这几年亏损很普遍。但是我觉得央企赚了钱不分红,或者说分得很少。央企赚 了钱,他们内部的职工高福利,高工资拿钱买茅台。亏了钱就要政府来补贴,这是非常荒唐的事情。亏钱为什么不能裁员,不能降薪呢。

主持人:中远高管表示央企国企只要犯错误不会被裁员。

刘 胜军:央企唯一的作用就是坑爹,拿着纳税人的钱做不利于纳税人的事情,垄断就是不利于纳税人的事情,破坏竞争的事情,同时赚了钱又被内部挥霍、腐败掉,亏 钱又要纳税人继续补贴,哪有这样的企业。从理论上来讲,央企应该退出这些竞争性行业,这个国家已经说得很明确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