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观点】张维迎:国企改革不能拖

2012-09-15 09:04 来源:龙周园 戈扬 评论(0)T|T

2008年,中国为应对金融危机推出了“4万亿”刺激计划,希望通过政府大规模投资来刺 激经济。那时,国有企业成为政策礼包的最大受益者,大量项目与优惠政策收入囊中。如今,经济减速,国有企业利润下降,新的经济形势能否推动国企继续改革? 改革的关键是什么?该如何破除阻力?就这一话题,财新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

张维迎,上世纪80年代曾在国家体改委工作,直接参与了中国经济改革政策的研究。生于陕北农村、性格直率的张维迎常常因其观点犀利,而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多年来,他都在为中国的国企改革鼓与呼。

今年年初,一份由财政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共同撰写的报告《2030年的中国》在北京发布。其中,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内容引人关 注。报告指出,国企的很大一部分利润是来自几个垄断程度很高的产业,而且整个国企部门享受着较低的资本、土地和自然资源价格,在那些国企主导地位较弱的行 业,国企的利润状况一般说来较差。这说明非国企的真实优势比表面的统计数字还要大,报告还建议中国缩减国企规模,进一步加强国企和民企之间的竞争。

对于这份报告提出的建议,很多人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一时间,舆论焦点都回到一个老问题上:国企到底要不要改?

财新记者:这份报告的提出触发了人们对国企角色和职责的讨论。你觉得这个事件对接下来的国企改革意味着什么?

张维迎:首先我是比较赞成这份报告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和对未来改革的一些建议的。中国,像国有企业改革,一定要继续往前走。不能像过去这几年,把“做强做大国有企业”当作一种所谓的改革。我们还是希望,未来国有企业改革仍然能够继承上世纪90年代的那种精神往前走。

财新记者:这份报告其实是有官方参与的,你认为国有企业的改革政策有没有可能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张维迎:我觉得完全有可能,最近我们看到政府在出台一些鼓励民营企业的政策,坦率讲,民营企业如果真能有这 个平等机会的话,那就意味着国有企业必须继续进行调整。从历史来看,只要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这些竞争性行业,国有企业做起来就比较困难,它就会有压力,就要 去改。另外还有其他一些社会问题也会促使政府考虑,比如说社保,从未来来看可能亏空会更大,如何弥补这些亏损,我想国有企业的股份可能是一种方式。

财新记者:从历史来看,中国的国企改革一直是一波三折,尤其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比如说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国进民退的回潮表现得很明显。

张维迎:这几年,尽管国企们在试着做一些所谓重组,但我觉得这几年是在倒退的。在他们上市的时候,包括2003年之前大规模的上市时,他们还是有好多改进的,比如说财务的透明度有大的提高。

财新记者:就是存量改革上已经有进步了。

张维迎:对。像公司重组、在香港上市、A股上市对他们的治理结构还是有一些改进的。另外就是这一部分股份已经流通,政府持有大头,这使国有企业的下一步改革变得相当容易。

国有企业改革,在技术上讲不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所以关键是下决心,是一个政治决策的问题。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家一讨论就是说,这么大一个 企业,你要民营化,怎么去民营化?现在很简单,它成为股份了,可以在市场上转让。也可以把这个股份通过某种方式分配给老百姓。还有一部分,像现在已经开始 转给社保基金,很容易的事情。

财新记者:那你说的倒退,最严重的表现是什么?

张维迎:最严重的就是国家把国有企业当作控制经济的一种手段,这就是我们讲的国进民退。

财新记者:包括产业政策,还有行政管理,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体现?

张维迎:对。政府控制的资源多了,政府给的贷款多了,对国有企业的行为都会带来一些影响。

财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七个月全国国有企业累计实现利润总额约1.2万亿元,同比下降13.2%,其中七月比六月环比下降11.6%,有色、交通、化工、建材等行业利润同比降幅较大。营收方面的指标显示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总收入约 14万亿元,同比增长9.5%,七月比六月环比下降9.8%,地方国有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总收入约为8.9万亿元,同比增长11.8%,七月比六月环比下降7.8%。事实上,在经济上行时,国企效益低下等问题容易被掩盖。但是在下行周期,这些问题就逐渐暴露出来。

财新记者:现在经济已经“破八”,处于增速放缓的趋势中,这是不是也给国有企业改革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遇?

张维迎:经济下滑带来一定的危机感,也是推动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契机。中国的情况是,你日子特别好过,谁也 不愿意折腾,就像一个家庭一样,对不对?但是他日子有难的时候,就会想办法解决。所以我觉得下一步可能确实面临着改革,国有企业控制那么多资源,这种资源 从国有企业释放到民间,会给经济增长带来更大的活力。

财新记者:国企和民企的效应对比是很明显的。

张维迎:你看原来的乡镇企业,只是国有企业的边角料,在边际上用了点资源,它就发展起来了,提供了那么多就业机会。这也说明,国有企业占有的资源和它做的贡献是不相匹配的。

财新记者:对此已经达成共识了?

张维迎:我想这种共识如果真达成的话,包括刚才讲的世行报告,如果大家都认同的话,那对推动改革,就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财新记者:我们看到在政策建议上还有一些更大胆的想法,比如世行报告里面提到的,要经过重组,进一步降低国有经济的比重,还有比如要建立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来替代国资委角色,让国资委回到规则制定者的这样一种角色。你怎么看这些建议?

张维迎:经营方和制定方分开,我是赞成这个观点的。这就像行政分权,制定法律的人和执行法律的人不能一样。得有一个机构,或者把现在国资委的一些机构提出来,由另外的机构承担,比如说由人大成立一个国资委委员会,专门负责此事。如果由同一家做的话是有这个问题。

记者点评:国企改革,需要打破垄断,给民营经济一片更广阔天地,并且实现利益再分配,让国企的股东——老百姓能够真正分享到其中的好处。改革的过程也许不会那么顺利,但重要的是社会形成共识,将改革继续向前推。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