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意见】唐钧:社保缴费世界之最舍我其谁?

2012-09-17 07:47 作者:唐钧 从事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工作来源:唐钧博客 评论(2)T|T

近日里,有主流媒体特意刊载文章,否认中国社保缴费率全球最高。文中可算是“表文并茂”。新浪新闻中心转载这篇文章时,特别注明:原文还有个附标题——“求证·探寻喧哗背后的真相”。说实话,这个副标题才是这篇文章要表达的真实意思。然而,这个说法又犯了“官媒”的老毛病,不顾事实地为中国“抹红”。可惜文章的撰写者缺乏专业水准,所以“抹红”也总是抹得不是地方。

把记者通过不同途径得到的,口径完全不统一的数据罗列到一起,就能说明任何问题吗?要是这样,相关的研究领域让给记者们算了,还要什么专家教授?

首先看文中所附的图表以及再三提到的“排序”,真正的研究不会把“排名”看得很重,而是会将这些数据“聚类”。先不说这些数据口径是否一致,是否具有可比性。我们用通俗的语言来表述对这张表格中数据的“聚类”:很明显,在名列第5的中国和第6的比利时之间,名列第8的印度和第9的俄罗斯之间,在名列第12的日本和第13的美国之间,在名列第15的加拿大和在名列第16的墨西哥之间以及最后的澳大利亚和南非之间,数据的差距拉得较大,这样就可以以这5个间隙将数据分为6段,每一段的数据基本上可以被看成是同一档次的。也就是说,中国和法国、德国、意大利、波兰基本上属于同一档次,也就是缴费率最高的这一档次。所以说“中国社保缴费最高”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当然也许要加个“之一”。

其次,我们应该分析一下,缴费后,与我们同一个档次的国家,其公民得到的社会保障待遇如何?主流媒体提到:“意大利养老金的替代率为70%,其缴费率也高达32.7%”;但中国城市职工养老保险的缴费率是28%,替代率是40%。现在讲究性价比,粗略一算,同样缴1个点的社会保险费,前者可以得到2.14个点,后者则为1.43个点,一看就知道孰优孰劣。有人会提出:意大利的退休年龄是67岁。可我要争辩:意大利的人均预期寿命为81.4岁。另外,有研究表明,意大利的实际退休年龄为60.4岁。

以上是随着主流媒体的思路作分析,但这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谁说中国的社会保障缴费率是40%?这个数字不对。中国的社会保障缴费率,以常说的“五险”计算,单位缴费包括:养老20%,医疗6%,失业2%,工伤1%,生育1%,共计30%;个人缴费包括:养老8%,医疗2%,失业1%,共计11%。两者相加,共计41%。按前文中的说法,中国所在的档次没有变化,还在第一档次;但别看只多了1个百分点,“排名”应该上升不少,至少超过了表中的意大利和波兰。

但是,这还不是中国城镇职工社会保障缴费的全部,因为还有一项费率高达10%以上的住房公积金(用人单位和个人各自交纳5%)。这还是2002年出台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中的规定,以后各地都有调整,最高的可达24%(用人单位和个人各自交纳12%)。

住房公积金是社保缴费吗?以前常和建设部的官员开玩笑,住房公积金是拿买不起房的人的钱帮买得起房的人买房,如果这样理解住房公积金,这项政策显然是不公平的。但是,如果把住房公积金理解为一项到退休时一次性领取的补充养老金,那就比较站得住脚了。都说住房公积金是从新加坡学来的,但新加坡只有中央公积金,并没有住房公积金。新加坡就是拿原本用于养老的中央公积金来支持参保者按揭买房的。如果社保缴费中再加上10%,那就是51%了,这样的缴费率是全世界最高的吗?

也许有人会认为以上的说法有些勉强,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笔钱就是从企业和职工的钱包里掏出来,交给政府了。更搞笑的是,主流媒体列出的缴费比例中,也想把住房公积金包括进去,表中注明:“含医疗、养老、失业、工伤和生育保险,除‘五险’外,还建立了住房公积金制度……”显然,他们也把住房公积金计算在内了。只是他们算术不好,加错了,至少少算了11%。

其实,各地的社保缴费是有差别的。根据在网上搜索得到的数据:包括住房公积金,北京,劳动者23.0%,用人单位45.3%,两者相加为68.3%;上海,劳动者18.0%,用人单位44.0%,两者相加为62%;郑州,劳动者19.0%,用人单位41.3%,两者相加为60.3%;乌鲁木齐,劳动者16%,用人单位37.5%,两者相加为53.5%。

平心而论,“社保缴费率全球最高”的桂冠,对中国而言,还真是“非你莫属”。至于“社保缴费率全球最高”会导致怎样的后果,世界银行最近发表了一个报告,专门讨论中国的劳动所得偏低的问题,其中特别提到政府的税收。世行报告认为:政府税收就像楔入需求和供给之间的一个楔子,会使供求关系出现异化,从而导致社会总收益的无谓减少。就劳动力市场而言,税收的影响既减少了劳动者的实际所得,同时也增加了企业的人工成本。研究发现,中国的社会保障缴费的快速增长是税收楔子增长的“主推手”。数据显示,中国社会保障基金收入占GDP的比重,从1998年到2008年增长了一倍多,而同期被认为“超高速增长”的税收,不过增长了七成。为此,世行建议大幅度降低劳动者的税率,尤其是降低居民收入中用于社会保障的缴费,这包括住房公积金、失业保险和养老保险。这就是我们要与关于社会保障缴费的“不实之词”较劲的原因。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