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意见】吴敬琏:高铁和地方GDP高增长带来的问题

2012-09-17 08:59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4)T|T

中国靠投资拉动经济突出的两个样板,一个样板就是高铁,一个样板是有几个省份超高速的增长存在的问题。

【编者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国际金融论坛2012学术报告会上表示:中国靠投资拉动经济突出的两个样板,一个样板是高铁,一个样板是有几个省份超高速的增长存在的问题。吴敬琏表示,因为中国目前高铁建设用的是超级政企合一的企业,运用国家的力量来进行建设,结果造成了许许多多的问题,用这么多资源普遍进行建设,留下来几万亿的负债,而且铁路主要资源用来建高铁是资源误配。此外,某个省连年GDP增长都达到了14%、15%的水平,这种增长是不可持续的。

吴敬琏:

中国现在的金融体系存在很大问题,而根源在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式上存在问题,中国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引用了前苏联斯大林的路线即做社会主义工业化路线发展方式,用资本密集型产业的投资带动整个经济的增长,大规模投资,用资本密集型的重化工业投资带动经济增长。近些年中国的金融系统有了很大的变化,跟国际接轨,机构的设置及某些市场的运营方式都运用了国际上通行的做法,但是因为经济发展方式没有改变,旧体系的许多东西在金融体系里仍然有影响,通过金融系统分配资源的功能,保证能够抽取更多的资源来完成国家经济的目标,把攫取型的体制叠加在市场体系上,造成了现在的种种问题,而这种发展方式造成的后果现在变得越来越明显。

吴敬琏表示,最近他到一些地方去的时候看到各地地方政府都很着急,希望实现高速度的增长,否则财政问题、社会福利问题都难以解决,但是目前解决的办法仍然是投资,大规模的投入,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各地为保增长的投资规划达到了17万亿,但是这种经济发展方式是不可持续的。

他还称,中国现在的金融体系虽然在现象上跟西方金融体系最终的结果很相似,但是所有的机制都是反过来的,中国的储蓄减投资有大量的剩余,于是用了出口导向政策,用这部分剩余填补发达国家储蓄投资的缺口,但是结果的表现是一样的,也是货币超发,流动性泛滥以及证券的泡沫。

铁路主要资源用来建高铁是资源误配。吴敬琏在现场举例讲了中国靠投资拉动经济突出的两个样板,一个样板就是高铁,他表示,高铁是需要发展的,在某些企业经济活动比较密集、人口比较密集的地区建设高速铁路,哪怕是亏损的,也是有利的,因为有外部性作用,比如北京到上海的高铁对于经济的影响就是重要的。但是因为中国目前高铁建设用的是超级政企合一的企业,运用国家的力量来进行建设,结果造成了许许多多的问题,用这么多资源普遍进行建设,留下来几万亿的负债,另外,交通方面的科学家早就提出这样的问题,铁路现在的短板是在货运,而不是在客运,中国现在把主要资源用来建设高铁,高铁是客运,这是资源的误配。

另外一个样板是有几个省份超高速的增长存在的问题已经相当危险,某个省连年GDP增长都达到了14%、15%的水平,投入越来越多,按照本地GDP的总量来说,去年的投资率大概是89%,今年上半年的投资率则达到了本地生产总值的120%,吴敬琏表示,只要稍微有些经济学素养或者对过去历史有知识的人都会认识到这种方式是不可持续的。

针对高铁建设和背后经济增长模式,吴敬琏表示担忧。

吴敬琏说:“现在对付经济下行的主要办法仍然是应用所谓的中国模式优越性,用国家动员资源的能力大量投入。”他认为,这种做法的消极后果已经越来越明显,最突出的是两个样板,一是高速铁路,二是若干省份不可持续的超高速增长。

最近6年间,高铁建设飞速发展。截至2012年7月底,国内已建成投入运营的高铁共有21条,总里程达6894公里。

吴敬琏强调,把主要资源放在高铁建设上,是资源误配。他表示,在企业经济和人口活动密集的地区建设高速铁路,哪怕是亏损,也是有利的。可是铁道部这一“超级政企合一企业”,运用了国家力量来进行建设,造成了许多问题,“比如交通方面科学家早就提出,铁路现在的短板是货运,而不是在客运。咱们把主要资源用来建设高铁,高铁是客运,这是资源误配。”吴敬琏解释。(选自吴敬琏在国际金融论坛2012学术报告会上讲话,有删节。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