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评论 > 高端意见

【意见】刘军红:西太平洋迷雾

2012-10-12 07:40 作者:刘军红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1)T|T

冷战铁幕降下后,太平洋西岸一直是全球货币冲突、体制碰撞最激烈的区域。2011年,美国重返亚太,60多年的亚太恩怨史在这一区域内不断被重提。有人说,岛屿是饵,中、日是鱼,那么钓鱼者是谁?

二战结束之后,日美之间在经济、军事安全、政治等领域合作层次高、机制完整、合作时间也较长。这是亚太地区其它国家都比不了的。

恩威在日本

1947年冷战铁幕降下,这意味着美国对日本的军事占领和民主化改造结束。为抵制和对抗当时的共产主义势力的“浸透”,美国在欧洲实施“马歇尔计 划”同时,在日本推行了“道奇计划”。美国向日本派驻经济顾问帮助日本制定经济复苏计划,给予日本以美元援助,扶植相关产业复苏,同时实行1美元兑360 日元的优惠汇率。

“道奇计划”对日本的经济复苏具有划时代意义,这个政策一直延续到1971年。这段时间也正是日本战后经济的高速增长期和贸易扩张期,日本也因此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更重要的是,美国给日本提供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整个冷战期间(1947年-1990年),日本产品最大的出口市场是美国。在军事安全方 面,1951年9月,日本与美国签署《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条约》事实上是美国把日本的安全保障任务全盘接过来,美国一方面为日本提供安全保障;另一方 面也在约束日本,以防止军国主义复活,更是为了防止可能的核报复。

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1美元兑360日元的汇率不再成立,日元突然性地进入了升值期。此后,全球发生两次石油危机,日美之间在纺织品和轻 工产品上贸易摩擦不断加大。进入1980年代之后,美日之间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出现了两个逆转:一个是1984年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顺差国,而美国成为 全球最大的贸易赤字国;另一个是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而美国沦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这两个本质性的逆转把日美之间的贸易摩擦 推向了体制碰撞。

贸易战升级为汇率战,美国要求日元升值。1985年9月美国与包括日本在内的7个国家签署了《广场协议》。之后,日元对美元从1:260升至1:126。

日元急剧升值后,一方面在日本国内形成了经济泡沫,日经股指从1984年的1万点升到1989年12月的38957.44点,泡沫破裂后,日经指数 一路下跌,20多年后的今天仍处于9000点左右的水平;另一方面,升值期间日本开始疯狂对外投资,“贸易立国”之后日本又推出“金融立国”政策,日本金 融机构大规模地低成本蚕食欧美金融市场。此时,日本是世界第一强国的论调在全球四处蔓延。

为了遏制日本的“金融立国”,1988年,美、欧联手通过国际清算银行出台了《巴塞尔协议》,协议规定,凡是做国际业务的商业银行,其资本充足率要 达到8%,而此时日本商业的银行资本充足率仅2%-4%的水平。《巴塞尔协议》客观上遏制了日本的全球扩张。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冷战结束。日本 的股价不倒和房价不倒的两个神话破灭。1990年,新年伊始日经指数开始暴跌。

1993年,美国总统克林顿上台后,明示不再容忍“日本是第一”的论调。当时美欧联合发出声音称,日本经济模式是资本主义的异类,美日矛盾由经济摩 擦上升为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在世界经济格局上,欧盟启动,北美自贸区建立,世界经济呈现美欧两大经济圈共主体系。日本则游离于冷战后的全球竞争新格局中。

挑战美元

经过一番比较,日本决定回归亚洲构建自己的根据地,即“脱美入亚”。然而它在太平洋西岸又碰上中国崛起。

1993年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在美国西雅图召开,在克林顿的倡导下,西雅图APEC首次召开了领导人会议,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参加会议,中美战略合作开始。

1978年中美两国建交,经过一年的调整期,1980年中国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是人民币第一次融入到IMF体系即“美元体系”。中 国加入IMF之后,人民币的名义汇率开始进入了14年的漫长、大幅度的贬值过程。1981年1月时,美元兑换人民币为1比1.55;而到了1994年1 月,贬为1比8.72。当年人民币汇率并轨,人民币也开始采取事实上的钉住美元的策略。

此后的11年一直到2005年人民币汇改,中国才结束人民币“钉住美元”策略。1980年-2005年的25年间,中国事实上在享受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带来的好处。“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在美欧主导的国际体系上发生的”这一说法或并不违背历史事实。

与中国人民币汇率走势相左的是, 1985-2005年期间,日元兑美元汇率基本一直震荡在1:100上方,这是当时中、美、日三边关系变化的货币背景。

日本并不甘心美国的无情,期间也进行过反抗。1991年海湾战争前后,日本一直鼓动“美元崩溃论”,同时日本一反常态连续23次大规模抛售美元买进 日元,一方面想抑制国内泡沫;另一方面想要争夺国际货币体制中的关键货币地位。这一政策的惯性将日元推上了历史性升值期。1995年,日元美元汇率已经升 到历史最高点1:79.75。

此时,克林顿更换了新的财政部长,高盛集团出身的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走马上任。鲁宾一上任便直飞东京,一下飞机便喊出了“强势美元是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的高压直接导致1995年-1997年日元大幅贬值。 这一策略虽然打压了日元的国际地位,但也产生了副作用,即东盟各国对日本出口因日元升值而遭受严重打击,成为诱发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的货币战背景。

亚洲金融危机后,日本抓住时机,适时提出日元国际化战略,日本打算依照IMF的模式,自己出资1千亿美元单独成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AMF),这是 更直接的对美元的挑战。日本人的念头在IMF的香港年会上,直接被美国的副财长萨默斯打掉了。对此有些日本人认为这是中国与美国联手的结果。应该说,中国 当时与美国是有这种默契的,中国的政策是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帮助东亚各国克服危机。而日元不仅不贬值,还要去构建一个亚洲货币基金组织,其野心犯了众怒。

在当时的危机形势下,日本一系列举动让美国意识到中国和它的人民币可能更可靠,美国开始支持中国加入WTO的申请。而同时日本的脱轨行为,使得美日间的不信任感急剧上升,1997年,美日正式发表《防卫合作指针》,完成了“冷战”后日美安保体制的“再定义”。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