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杂志 > 旧杂志

[21星追踪]教育培训因祸得福

2009-03-29 19:18 评论(0)T|T

    2007年,张永琪用5000万元人民币买下了北京国际大厦的两层楼,作为环球天下教育科技集团的总部新址。在环球天下总额3000万美元的融资里,“买楼”竟是惟一一笔支出。“其余的钱还一直趴在账上。”这位全国规模最大雅思培训连锁学校的“总校长”,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同样“现金流充裕”的还有安博教育集团,这家依托信息技术平台开展“线上+线下”业务的教育培训机构2008年的营业额达到“十位数”。同年,安博完成了第四轮1.08亿美元的融资,累计融资近2亿美元,成就教育培训行业的私募之最。 

    与“吸金”不断的安博不同,国内培训行业最大的公开课供应商、聚成资讯集团董事长刘松琳在2008年婉拒了几十家私募基金的好意,一门心思寻找“战略合作伙伴”,继而推动企业上市。 

    要说经济危机对教育行业全是正面影响也未免言之过甚。2009年2月12日,新东方宣布下调2009财年第三财季业绩预期,股价应声大跌23%。中国教育概念股在海外资本市场起伏不定,国内教育培训市场也是一片肃杀之气。受全球性经济危机影响,中小企业或亏损或倒闭,能被大型教育培训企业收购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对此,上述三家企业老总一致持“强者恒强,弱者终将淘汰”的论调,对他们而言,活下来的企业,只会活得更好。 

    冬天里的一把火 

    日益增大的就业压力让安博力推的园区型实训基地派上了用场。这种由对口企业的项目经理带着学员(大学生毕业生)做项目,然后根据企业需求设计体系、训练学生的职前培训新模式,为企业提供更好的人力资本解决方案。安博教育集团总裁黄劲认为,教育培训行业跟经济起落没有太多直接关系,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人们的职业培训需求更强,更需要充电。 

    环球天下总裁张永琪很庆幸及早进入职业培训市场。2007年起,环球天下开始力推职业教育,目前职业培训业务已占到整个集团的20%,而传统强项英语雅思培训业务稳中有升,环球在全国设有63个雅思学校,覆盖所有的考场。 

    在张永琪看来,经济形势的变化不会改变学习这种刚性需求,而中国又是一个尊师重教的国度,父母往往不吝惜为子女的教育投资。而近期汇率的调整降低了留学成本,反而促进了留学,为此环球在2009年重点加强了留学中介业务。与黄劲一样,张永琪也自称是个实用主义者:“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 

    环球天下集团2008年业务总量增长了40%,而另一家培训企业聚成资讯集团却放缓了增长速度,2007年3.2亿元,2008年3.4亿元。尽管增幅不大,却足以令聚成董事长刘松琳“不输当赢”了。与环球、安博主要针对个人客户提供服务不同,聚成的主要客户是中小企业――经济危机中最敏感、脆弱的企业群体。由于2008年的地震灾害,聚成的很多南方分公司不能开展业务;下半年奥运召开、经济危机加剧,令不少企业减少或停止投入培训费用。一方面企业紧缩银根,减少支出,另一方面企业又需要提高员工素质,聚成为此调整了部分产品价格,尽量避免客户流失。 

   抄底2009 

    尽管从经营业绩和市场表现来看,三家教育培训企业是典型的“反周期”,但行业的估值水平却基本与经济周期同步。 

    新东方的上市导致行业估值水涨船高――这已成为业内共识。2007年,教育培训行业受到风投的狂热追捧:诺亚舟纽交所上市,融资1.4亿美元;学大、新世界分获2000万美元投资;安博融资5400万美元,而环球天下则抢在新东方上市的2006年9月融资2500万美元。教育培训企业的估值在2007年达到顶点,但随着金融危机日益显现并加剧,企业估值开始回落,赶在高位融资成功者自然窃喜,如今行情走低,高卖低买,进场抄底,成为环球、安博、聚成共同的选择。 

    “牛市受益者”张永琪非常看好2009年的行业整合机会,他将目标锁定在“年营业额超过2000万以上的区域领先品牌”,环球天下已在成都、重庆、西安等地收购了几家相应规模的培训机构,接下来的目标是北京、上海。 

    2008年12月,环球天下应北京市教委之邀,接手了一家位于建外SOHO的英语培训学校,原来该学校的投资人卷款而逃,抛下1000多学员,环球接手后重新开课。从2008年12月到2009年2月,建外SOHO地区至少关闭了6家商务英语培训学校――很多中小培训机构已经撑不住了,而“抄底”的机会就在其中。 

    “投资商都是有判断力的,我们是投资商眼中的行业领袖和整合者。”黄劲在2008年做了十几次并购,涉及10个省当地排名一二位的培训机构,投入数亿元人民币。安博收购同行“不差钱”,源于来自欧美亚澳四大洲的5位财务投资者和另一位战略投资者思科。在黄劲的设想中,不久以后,安博将透过股东的背景整合国际教育资源,可以与四大洲任何一家教育机构建立联系和合作。 

    在教育培训市场上不断上演的“大鱼吃小鱼”,很容易给人一种“培训市场供过于求”的假象。刘松琳有着自己的见解:培训市场总体发展还在起步阶段,市场需求远未被满足。因为经济环境的影响,这种需求被暂时压抑了。该倒的倒了,坚持下来的仍然在发展,市场的自然淘汰一直存在,金融危机只是加速了这种淘汰。 

        

    上市无悔 

    2008年夏天,俞敏洪对《中国企业家》发出“上市之悔”的感叹,但后来者并未对上市望而却步。 

    环球天下2008年中就开始酝酿2009年赴美上市,然而受累金融危机,上市按下不表。“不能停下,只能推迟,但是我们的准备工作还是会如期完成。”张永琪似乎已经习惯了等待。聚成从2007年9月开始启动上市工作,时至今日已诸事俱备,但刘松琳仍不愿透露上市时间表。虽然黄劲闭口不提上市,但6家投资机构的存在让安博几乎没的选择。 

    作为曾经在英语培训上与新东方等量齐观的竞争对手,张永琪的心情复杂:“我们盼着新东方好,但太好了我们也有竞争压力;新东方要是不好,我们这个行业前途就很黯淡了,一损俱损。”2月12日新东方股价大跌,居然让张永琪“很受刺激”:“一个学校要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长期生存下去,一定要靠好的体制,上市是企业长期稳定发展的惟一道路。守是不行的,我见过太多曾经优秀的学校,守到今天一样是衰败了。”  

    “如果新东方没上市,俞敏洪就该感叹‘没上市之悔’了。上市与否都要面对各自的风险和代价,没有一条路是笔直平坦的。我们对上市坚定不移。”刘松琳言之凿凿。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