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志 > 旧杂志

【在海外】李宁踏上波特兰

2009-10-30 17:43 评论(0)T|T

  “哇好可爱的鞋子!”

  当我被主人从脚上脱下来过安检的时候,波特兰机场那位金发安检小姐赞叹着。不过,她紧接着问:“是耐克吗?”要知道,这儿可是耐克的故乡,阿迪达斯和哥伦比亚运动服装的美国总部,NBA球队开拓者的大本营,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天堂。

  我看到我的主人愣了一下,笑着解释说:“不,是李宁。”然后转身走出了机场,踏上了波特兰的土地。两年前,我的家族前辈、中国运动品牌老大李宁(02331.HK)就是这样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美国俄勒冈州的首府建立了第一个全球研发中心(Global Innovation Center,简称GIC),与耐克比邻而居,短兵相接。

  作为一双来自中国的鞋子,在绿色创意之都波特兰很容易有一种晕眩感。我看到了很多的同行及竞争对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脚上多是穿着运动鞋。“这并非只是一双鞋子那么简单,我们通过它与大地接触,一双正确的鞋子可以带我们到正确的地方,让我们坚信可以做到更好。”在电影《伊丽莎白镇》里,“精灵王子”奥兰多・布鲁姆饰演俄勒冈一家著名运动鞋品牌公司的明星设计师,说出了这样的设计名言。

  当年美国向西部太平洋沿岸扩展,其中最著名的一条便引导着人们来到俄勒冈。泥泞的俄勒冈小道后来变成一条横贯东西的铁路,耸立在波特兰的休眠火山胡德山是俄勒冈的制高点,标志着艰苦跋涉的“开拓者旅程”的终点。如今这条路上迎来了中国的“开拓者”。

  45年前,当耐克的传奇创始人菲尔・奈特和俄勒冈大学的田径教练比尔・鲍尔默在一个车库里开始创业时,李宁刚刚出生。1981年,当李宁成为世界体操冠军时,耐克已经上市,成为全球最大的运动鞋品牌。2008年,李宁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点燃奥运火炬时,李宁公司已经把“红旗”插进了耐克的后院。

  李宁最新发布的中期财报显示:2009年上半年,收入增长32.4%至40.52亿元,净利润增长41.6%至4.73亿元。就利润而言,李宁已赶超世界第二大运动用品商阿迪达斯(中国)。

  落户波特兰

  虽然成为波特兰的重点招商对象和新的城市卖点,但李宁在波特兰并不招摇,其美国研发中心位于珍珠区的一个街角,连李宁的Logo都看不见。距离这里几个街区的距离,便是著名的Nike Town――Nike在波特兰的商业中心。“我们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李宁体育(美国)首席代表李嘉铭说。

  在研发中心一楼,玻璃窗后的展示区正在装修,2010年1月1日,李宁首家海外概念专卖店将正式登陆波特兰。波特兰市中心西北部的珍珠区以前都是仓库厂房,后来改建成了办公楼、住宅以及艺术家工作室集中的街区,一派简洁舒服的艺术情调,有点类似于北京的798艺术创意工厂。

  拾级而上,来到二楼的办公区,两扇五米高的洁白大门,纵深、广阔的空间感,这里是李宁美国研发中心20多个设计师们的创意空间,用创意总监何艾伦的话说,是“即使在波特兰阴雨连绵的雨季也不会让人心情阴郁灵感枯竭的地方”。

  最终落户波特兰,对于李宁是一个寻寻觅觅、大费周折的过程。

  早在2005年,李宁公司CEO张志勇酝酿国际化战略,海外研发中心选址在以波士顿为中心的东海岸与西海岸的波特兰之间犹疑不定。相似的人才储备、产业集散,阿迪达斯便曾一度在两者中间来回迁移。“但综合优势比较,美国的传统鞋业和服装中心开始整体出现东移的趋势。”波特兰港务局高级经理Greg Borossay介绍说。

  时差也是重要因素之一。波特兰与北京时间相差15个小时,波士顿则为12个小时。就是这三小时的差别让张志勇下定决心――北京中午12点正是波特兰晚上9点,公司还可以连线沟通。2007年12月,在波特兰建立全球研发中心的计划报告提交李宁董事会。

  波特兰位于哥伦比亚河支流威拉米特河畔,交通顺畅,成本低廉,加上创意产业氛围,“我希望为公司建立一个产品创新的核心支撑点。”张志勇说。2000年6月,李宁击败阿迪达斯夺得法国体操队的装备赞助权,是其国际化的首次尝试。随后李宁陆续与海外经销商签订一些销售合同,但效果不理想,不得不放弃国际化,专注国内市场。

  其实,李宁在波特兰最初18个月的办公室并不在这里,而是由波特兰发展委员会(PDC)帮忙寻找的地方。PDC实际上是半官方、半商业性质,每年持有2亿美元预算旨在恢复二战后波特兰城市建设的管理机构。当一个企业有意赴波特兰投资与发展时,PDC会作为政府的一个执行机构免费帮助他们在城市中寻找合适的办公地点,提供外部行业咨询、人才等资源,甚至在必要时提供资金支持。而在金融风暴席卷的时刻,这样的待客之道更为热情。“PDC曾帮过我们很多忙,使资源能比较快地滚动利用。”李嘉铭说。

  为了带动周边地区的配套发展,PDC曾经建议李宁选择离珍珠区不远的“中国城”为其办公地点,并愿意为其提供资金上的补贴。但是,鉴于那儿比较萧条,为了给未来的设计师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加强对人才的吸引力,李宁还是决定将办公室迁往珍珠区。

  在去往李宁办公室的路上,我们顺道参观了绿树丛中的波特兰艺术博物馆。再过几天,10月9日,一个名为“创意中国”(China Design Now)的展览将在这里举办,由李宁中国设计师操刀的三双运动鞋――“半坡”、“雷锋”和“祖国江山一片红”将高调亮相,让美国人接受充满强烈东方元素的概念鞋。实际上,波特兰艺术博物馆刚刚举办完一场特别的文身展览,波特兰是美国文身率最高的城市,大街上行人裸露的肌肤上随处可见个性的文身。

  在博物馆外面的街上,随处还可以看到大大的标语“Keep Portland Weird”(让波特兰保持独特)。“这是波特兰的价值观,人们选择住在波特兰,便是选择了和其他大城市不一样的生活方式。”波特兰市长山姆・亚当斯说。他不愿意像沃尔玛这种大零售商铺进入波特兰,那是“大公司的国有化”,这里吸引的应该是高附加值的设计、创意产业。

  你可以影响一个品牌

  既然来到耐克的王国,李宁全球研发中心最重要的战役就是挖耐克的墙角。“耐克当霸主太久了,在挑战自我的道路上已经走得有点极端,其产品中充斥着不是真正革新的设计小花样。”李宁GIC鞋类设计总监何艾伦说。

  何艾伦是耐克前资深设计师、匡威前全球创意总监,有20多年设计和团队组建经验。由他设计的一款耐克凉鞋曾创下一季度销售160万双的纪录,在耐克内部,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设计师能以单款设计超过该销售额。他与李嘉铭在一个展会上偶然相遇后,立即加入了李宁的波特兰团队。

  目前,李宁美国研发中心投资已有7至8位数美元级别,员工数量增长速度为30%――李嘉铭当初获得承诺,GIC每年将得到李宁总收入的3%-5%左右的资金支持。很多鞋类设计师、工程师都曾在耐克、阿迪达斯、匡威等运动品牌工作过。

  在李宁的办公区,长长的原木色桌面上散落着运动鞋图纸,墙上陈列着一排排最酷的运动样鞋,NBA球星巴朗・戴维斯的人像玩偶――10月4日,快船队在洛杉矶主场进行第一场NBA比赛时,他穿着一双李宁GIC专门为其设计的专业签名鞋上场。

  这个玩偶的设计师,年轻的艾瑞克・米勒穿着印有BD(巴朗・戴维斯)字样的宽大T恤。还有麦特・瑞克斯,那个伊辛巴耶娃李宁鞋项目的设计师,手中把玩着那双有凤凰图案的鞋子,那是他的得意之作。几天前,撑杆跳女王伊辛巴耶娃就是穿着这双高科技战履,在耀眼的聚光灯下,高高跃过5米06的世界纪录。

  麦特是土生土长的波特兰人,俄勒冈州立大学艺术学院毕业后,便顺理成章地在耐克当设计师。他后来也曾为匡威、Smith Optics工作过,给华纳兄弟电影设计道具,有独立工作室并且与李宁合作过。早上7点半,麦特便骑着自行车来到市中心珍珠区的办公室,开始一天的设计工作。通常,他会在格子间一直对着苹果电脑屏幕上的运动鞋图样写写划划忙碌到下午五点钟,这比他以前在耐克的工作时间多了四五倍――那时候他每天只需要工作两个小时,一个产品季只接到两三项设计任务,而在李宁他同时负责五六项设计任务。

  “在这里,你可以影响一个品牌。”当初,何艾伦在鼓动麦特加盟李宁的时候,便是在一杯咖啡的时间里这样打动他的。

  当然,与耐克相比,李宁吸引他们的就是没有那么多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会议,艾瑞克说。如果有出差、会议等苦差事,麦特会请项目组的产品研发工程师马克代劳。后者也是何艾伦亲自出马招募的得力干将,曾为耐克、Avia、Pearlizumi等品牌打造多款跑步名鞋。某种意义上,马克称得上是麦特的保护伞,他会跟麦特随时交流,从研发工程师的角度给麦特建议,帮助他规避风险,从而保证设计灵感。

  一时难以杀入耐克、阿迪达斯垄断多年的篮球和足球领域,李宁选择羽毛球、田径等差异化突围,比如为伊辛巴耶娃制作专业鞋与服装。GIC主导的这个项目,在尊重美国设计师思路的同时,也广泛征询了国内设计师的意见。麦特原本设计了很多海豚和兰花的图案,但神鸟凤凰的元素让伊辛巴耶娃感到惊喜,也让麦特折服。他感受到了在科技美学之外文化的力量,特意花很多时间到北京考察。到今年底,李宁中国所有鞋产品设计师将陆续完成到波特兰12个月轮训的计划,2010年开始,美国设计师将分批到中国。

  讲好中国故事是中国设计在未来可见的一个杀手锏。即将在波特兰展出的三双获工业设计大奖的李宁鞋,正是李宁GIC摸索如何在产品中融入东方元素的作品。“半坡”鞋灵感来自半坡陶器,“雷锋”鞋是一顶雷锋帽子加铆钉造型,“祖国江山一片红”鞋面上是中国地图激光镭射的图案……波特兰的十几位美国设计师,正在为太平洋另一边的李宁制造工厂源源不断地输送创意。今年第四季度,第一批由GIC设计的鞋产品将正式上市。

  GIC更重要的使命是:到2013年,使李宁在创新与设计方面具备与全球顶尖品牌公司竞争的能力。东方元素不能一招鲜吃遍天。李嘉铭说,“这就是李宁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们不能设计的产品一会儿很西方,一会儿又很东方,这岂不是人格分裂。我们正在学习用国际的眼光去挖掘李宁品牌本身的东方内涵。”

  与联想、海尔相似,母国仍然是李宁最重要的市场,李宁还没打算大规模进入北美市场。张志勇说,“国内市场的竞争已经相当国际化了。”他把2009年到2013年定为李宁上市之后的第二个五年战略阶段,计划在西班牙、法国、丹麦寻找经销商,进入越南、阿联酋、新加坡等国家。经由GIC的跨文化融合,李宁希望从国际化视角讲述一个东方的品牌故事。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