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木兰2011

【实录】商界木兰主题论坛:困惑与突破

2011-04-28 12:40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15)T|T

【中国企业家网】“2011(第三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于2011年4月28日在北京柏悦酒店举行。本网进行现场直播,请及时刷新页面。

主持人罗振宇:上海车展刚结束,说美女没看够,问媒体去哪了,答案在北京开“木兰”年会。“回归幸福商业”,我们今天除了主题演讲之外第一场互动论坛,名字叫困惑与突破,虽然人不多,除了我四位,但是亮点很多,我是罗振玉是本场主持人。之所以请我来,是因为我在财经界最具有八卦旗帜,而在八卦最具有财经外号。加上是北京城最厚的一片绿叶,今天请来捧众多红花。

下面我们就把现场闪闪星空,马上跟我们做互动的嘉宾们请上台。首先我们有请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女士,有请SAP中国区总裁萧洁云女士,我们再请出著名的北京印象创新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她很重视这个牌子王潮歌女士,还有一位还在场外听说俞渝走了之后在外面偷着乐的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兼中国区全球市场业务主席李晶女士。

作为主持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论坛话题很轰动,我们很兴奋,因为可以随便谈,我们先挨个问一个八卦好不好?

回答:好。

主持人罗振玉:我们先问李晶,俞渝给你吓跑了知道吗?你说你怎么把她弄跑的,你自己说吧?

李晶:我刚才跟俞总还没有交流,大家都是蜂拥而上,因为她都是非常知名的企业家,我们就是打了一个招呼。

 

 

主持人罗振玉:我觉得在场的人都想听咱们真正女企业家,你们现在和当当是一个什么关系?

李晶:我们跟当当的关系,非常友好合作的关系。

主持人罗振玉:这个看来换问不出来了,再换一个。

李晶:话非正题。

主持人罗振玉: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困惑和突破,在谈困惑之前我们先要谈一个话题,就是预困惑。因为很多困惑是你身在困境当中,我们有没有提前摆脱困惑。今天非常有幸请到萧洁云女士,你什么时候就那么精明地从诺基亚跳出来,就知道这个公司不行了,我觉得这是避免了一次困惑,这个更牛,我们请你谈谈怎么在职场当中先回避困惑?

萧洁云:谢谢主持人非常高兴来这里,这个问题太难答复了。其实,我的职业生涯,我第一份工作上来都在想下一份工作要干什么。来诺基亚因为我想学移动通信对每个人生活怎么改变,我觉得5年也学会的,现在也该跳出来看软件,其实我也做过软件,一年前离开移动终端公司来到一个做商业配套软件公司,希望在这方面能够多学习一下。

主持人罗振玉:述我直言您没有回答我问题,你当时为什么非常灵敏地知道大厦将倒离开诺基亚?

萧洁云:这是一个趋势问题,移动终端,其实每一个做硬件公司来讲他的价值会被内容取代,那时你的注意力只是在整机开发,你的终端,硬件毕竟不够内涵来支撑和延续下去。那时候我看了之后,反正终端我也学会了就选择去内容。

主持人罗振玉:好,谢谢。八卦完毕,我们现在真的就谈我们的话题,困惑和突破。首先,我们先给场上四位女嘉宾一个单独时间,5到10分钟,能不能讲一讲你们现在在职场当中,在你们这份事业发展当中你们现在面对最大困惑是什么?我们请王总,您一个小时够吗?

王潮歌:其实来了一看都是女的,又说木兰,大家都知道第一个性别就是来源于困惑。我27岁,还是26岁的时候,我就买了一辆红色三菱跑车,在北京挺牛的,大家都挺羡慕我,这么年轻开一个跑车。结果发现大家都不是这么想的,有担大的就问我,王潮歌你到底傍上谁了,原来大家认为通过我双手挣过来一切都是男人施予的,包括到今天大家都在问张艺谋和樊乐(音译)怎么对待你的,我没有办法解释,作为女性我们今天拥有任何一方土地,大家在第一个问的时候,一定是哪一个男人给你的。

第一是看你是不是可以通过你的手创造,如果很不幸我长的不太难看,身材不太伟岸的话就更有那个嫌疑。所以,我认为女性在职场之中,或者说生存环境之中如何能够应付女人和男人之间关系,这是我们第一个本领,如果没有这个本领回去吧,家里歇着去。

第二在我们创意当中,我是一个职业导演,完全被当成什么总很习惯,所以一直叫王导。我认为在整个创作过程当中如何能够把自由的角度走的轻松,而不是被人家说你那个模型,模式呢,应该走的路是什么样子,怎么能回答我对你的疑问呢?这个困惑我认为要解决的特别好,我现在的方法就是你爱情怎说怎么说,这事跟我没关系我就这么走,不管投资人还是作为媒体,还是作为各种各样什么样的家,在问我有关于他们脑海中逻辑的时候,我一贯用你刚才说的那种八卦和北京孩子特有的幽默,有时候蛮不讲理的方式给打回去了。

第三个困惑在今天中国人大家非常关心的事情,所有企业做大,或者说做好所有人都问你什么时候上市,好象上市就是唯一的能够证明我们做的很好标志,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困惑。因为一个企业做的好,和资本市场给你的要求有的时候是两个要求,也就是说我们终端服务的人群你们叫客户,我叫观众。终端服务的人和你在整个商业域名的时候,你公司发展方向,在很多时候会出现一小茬合在一起,又对上,又是平衡线,不断的交织,就这三个。

主持人罗振玉:谢谢,我们以后作为男士要痛改前非,看到开跑车的漂亮女孩,我们要想想王导这番话。您是做服装的,跟刚才王导表现的困惑有几分相似?

夏华:今天讲这个话题我已经过了困惑那个时候了。

主持人罗振玉:您离成佛只有一步之遥完全没有困惑,哪怕今天中午去哪吃饭都是一个困惑?

夏华:那都被安排好了,现在也不太困惑今天到哪吃饭基本上仪式已经定好了。我如果说困惑,因为我16年的企业生涯,在16年之前我就觉得那个时候特困惑,为什么?现在说,人在幸福的时候其实你是不知道的,那时候做大学老师真的特别幸福,只要管一周上几次课,给你安排的课时不好,课时费低了你会找茬不去,还有寒暑假,那时候我很困惑,一辈子就这么过日子,自己为了不困惑。所以,今天一说困惑和突破,我觉得人生别老想着突破,我那时候就想着突破,辞掉当时政法大学老师职务,我当时从西单商场售货员开始事业生涯,一头投入商业生涯,但是商业生涯里面就很困惑,其实你困惑没有用。很多来自外界压力,一开始我的时候我上哪一听这个话就起鸡皮疙瘩,如果一个女人做的事业特别好就叫女强人。

那时候刚刚恰恰做企业的时候什么叫女强人,扶着钱走路的女人,经常给自己喝晕了扶着墙走路,这个词我非常不喜欢。渐渐你发现,不管你是否真的强,别人就给你这么一个称呼也没什么不错。走到16天下来,企业渐渐做好做大,你就突然发现了一个新的,我觉得我不叫困惑,我的疑问,第一你是否一辈子要这样走下去呢?因为这个事没头,当你企业做小的时候,大家要求你做大做强,等你做强的时候,你永远发现还有更强的,团队从几十人到几百人,到几千人,未来我相信我们一定会上万人,你只知道操的心会越来越多。所以,这个时候,后来我就发现你一旦被走到被推动往前走的轨道上,你也就不要去思考个性逻辑。

所以,今年我有一个观点,好多人都说这个观点可能不对。我觉得放下,我特别希望中国的女性木兰,我觉得这个词起的特别好,原来叫女性企业家,女性管理者,我觉得女性木兰多放下一些个性逻辑,思考一些共性逻辑。我觉得女企业家的会每次来听都特别有意思,大家上来讲的基本上都是个性逻辑,每个人成功跟每个人的性格,很多很多个性逻辑。但是你真正听一听,我觉得其实走到今天,可能潮歌刚才说了对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已经没有男性女性之分了,不管你是男性,女性,追求完美一定是走向成功企业家共同共性,如果让我们更幸福一点就放弃一些个性逻辑,不要思考你是谁,别人怎么想,其实枷锁都是自己给自己拷上的,我应该做到什么程度,你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

我觉得一个做企业的所遵循的哪些共性逻辑,我觉得我们都必须遵循。所以,今天你看到上百亿企业,因为我做时装经常请国外人来讲,他们讲的很少包含自己性格因素,到今天还是讲渠道,销售,货品,怎么传承,全是一些共性逻辑的东西。所以,我觉得特别好,每年在这里有一次机会让我们反思,如果放下一些个性逻辑,多思考一些共性逻辑,我觉得我们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和困惑了。我觉得那个突破真正是在你该做的事上面突破,谢谢。

主持人罗振玉:谢谢,我觉得您讲的这个建议非常好,我们放弃个性逻辑,我们忘掉今天是女企业家,作为公平交易,我要暂时忘掉我是一个男人,我们这样来共同交易。有请李晶,看看您现在最大的困惑是什么?

李晶:现在提起困惑也没有太多困惑,我现在感触比较深一点,最大挑战就是时间缺乏。因为在我们这个行业,金融行业节奏非常快,而且每天24小时从早到晚到深夜,总是有全球股市在开始交易等等,而且现在我负责的各个部门,各个资产项目也是比较多的,从股票到债券,到外汇,到衍生产品。所以,时间上是我最大挑战,也可以说是我个人的困惑,怎么样把时间更好,更有价值地利用起来。

我每年在海外的时间非常多,在中国跑的也很多,而且服务于全球的客户,有成千上万全球客户,而且在海外跑是非常辛苦的。大家都说你去过全这么好的地方非常幸福,其实大家不知道如果每天你像我这样,每一周总是要上两三次飞机你就感受到了,其实在海外旅游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么好,好象没有忧虑,没有负担。其实,这份工作是非常辛苦的。

在时间上我现在发现从事金融行业现在基本上有18年,19年了,我觉得现在时间的缺乏是我最大的挑战,因为现在我想学的东西非常多,每次我跟全球客户全球的基金,养老金,包括一些主权基金,还有全球跨国公司总裁交流过程当中,我就感到我的知识还是非常非常有限的,我希望有更多时间学习更丰富的知识,但是时间是非常非常缺乏的。在我们这个行业,如果要成功一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我觉得可以讲一点,作为一个女性在华尔街,金融行业从事工作,我从来没有受过歧视,而且在美国求学的过程中,虽然说我当时去美国80年代,中国还是一个非常封闭,非常小的国家,但是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

在那个时候我也没有觉得自己会受人歧视,我当时有一个小小的想法,在美国校园,在哈佛大学有不少中国人,中国人一般都是自己学理工科,而且都是研究生,博士后,我是本科生在我的年纪,当时我想大家对中国人不了解,可能通过我来看中国。所以,当时只有十几岁,但是我觉得自己有很大负担,因为全校学生,朋友,教授都是通过我来看中国,所以我觉得自己的学习一定要做到最好,自己的水平一定要最高,这样才能让自己的父母和祖国自豪。现在我跟全世界最高层精英交流过程当中,大家对中国还有很大好奇心,虽然说多年以来中国市场更加开放,大家在中国投资量越来越大,但是大家对中国实际上还是不是很了解的。

所以,我想在现在跟过去一样,20几年前一样,全世界的投资者还是通过我来看中国,有些媒体朋友说我是非官方中国知音,对我来讲这个称号也是一个荣誉。我觉得作为非官方中国知音,中国最好的消息,最及时的消息传达给全世界,这是我历史的一个使命。

主持人罗振玉:谢谢,我代表中国人民谢谢你。我们请萧女士给我们谈一谈,你现在的困惑是什么,或者你下面要跳槽到哪家?

萧洁云:先公布一下,其实我觉得我这把年纪其实困惑并不太多,因为已经可以把身段放的很低。听了各位讲比较有感触,归纳一下有两个比较大的困惑,其他都能接受。第一我觉得女性毕竟我们就是一个女人,怎么着都没有办法改了,除非我去做一些比较过激的手术。我觉得我能够跟我们各位女同事来分享,我们就是女性,把我们优点发挥出来,没有必要我们是二等男性,女性其实有很多优点,我是非常坦然接受我是女性,而且朝着这个方向走。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