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木兰2011

【实录】主题论坛之幸福管理:修身齐家治公司

2011-04-28 15:23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4)T|T

【中国企业家网】“2011(第三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于2011年4月28日在北京柏悦酒店举行。这是4月28日主题论坛:幸福管理:修身齐家治公司,内容实录。

主持人李岷:大家下午好,我是《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执行总编李岷,今天由我来主持中午这个论坛。我觉得今天中午我们坐在这讨论,我觉得大家很多人比较困了,我也有点困,大家还是打起精神,什呼吸一下,把这个论坛做完,我希望台上台下通过交流都能够有所收获。我们今天讨论话题是幸福管理,幸福怎么样去管理?我们理解今天要谈的,我们商界女性怎么在工作和生活中间达到一种身心合一,一种舒适舒坦状态,怎么样保持。这个话题应该是谈舒适,我觉得台上几位嘉宾,怎么舒适怎么来,不用太拘泥繁文缛节。

 

 

我介绍一下今天在台上各位嘉宾,从我左边数起第一是IBM大中华区副总裁周忆女士,另外是河南省濮阳市副市长郭岩松女士、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杨美虹女士,最边上那位是360副总裁曲冰女士。刚才跟台上几位嘉宾介绍了一下,先不谈幸福,咱们先谈点实在的不幸。台上几位嘉宾,我相信在你们长达几十年,甚至更长职业生涯当中,应该经历过一些不那么顺畅,低谷时期。所以,请周忆女士你来回忆一下,比如你在IBM期间有没有经历比较低谷时期,在这个阶段你怎么来超越自己,在当时当然发生了什么?给我们讲讲两个小故事。

周忆:谢谢李岷,其实今天来这个会挺激动的,因为谈幸福,幸福好象我们每天都在寻找的一个终极目标。每天有很多不幸福,但在幸福当中永远不放弃寻找幸福,可能就是我们女性一个最基本特点。今年在IBM第10年,最近也开了一个庆祝会,庆祝我在IBM能够活下来。其实我在10年前加入这家公司的时候从没有想过做10年,低谷很多了,刚才你提到很多低谷,我自己的一个感觉,在这10年当中我也换过不少工作,也有不少机会去尝试新的领域。最痛苦的时候,最不幸福的时候往往是我升迁的时候,我觉得在一个职场当中,可能市场还有其他几位好朋友他们也有不同看法,我自己的看法是说你为了一个更高的目标,你一直在奋斗。可是当你得到那天也是你痛苦开始的那一天,因为你发现你一下从一个非常兴奋极幸福的状态,那个幸福维持最多一个星期,甚至一天马上跌落一个低谷,这个低谷怎么新的开始,怎么新的工作。

我自己在IBM这10年我觉得我最低谷是2007年3月1号任命我做亚太副总裁那一天,那是我特别盼望那一天,我觉得自己完成,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国女性去管理亚洲的梦想。我发现太多太多未知数在等着我们,太多太多新的这种人际关系等待我去处理,而我不知道怎么做,而太多太多的人无论从技能,能力,语言,文化背景都跟我太多,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还有一个面临去日本,到上海跟丈夫两地分局的痛苦,所以一切一切都从那开始。而且这2年当中,其实碰到很多坎坷只有自己知道,因为你那个时候,我觉得你做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你很难去跟别人倾诉。所以,很多时候就要靠自己去不断地消化,不断地在这种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自知的状态当中赶紧去纠正自己,调整的状态。

所以,应该说我认为我这两年不算成功,但是我学到了很多,学到一个中国人在跨文化的背景环境下如何迎接东西方融合,东西挑战。如果作为一个中国人更好更完善代表亚洲,我觉得这是比较重要的,我先说这么多。

《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总编 李岷

主持人李岷:我在追加一个小故事,当时有没有谁特别给你帮助,包括心灵上,或者工作实践上具体的指导,现在想起来最感谢谁?

周忆:其实那时候挺想去教堂,心灵抚慰。但工作上老板是有,但是老板都每天教训你,比较严厉。当然我们在公司有一个师傅,我有一两个师傅非常辛苦在给我做这样的辅导。实际上也很难,因为他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打电话看不到眼睛,看不到脸去辅导你。但是还是会感觉到你至少有少有这一两个人可以稍微讲讲你心里一些事情,这种排斥本身我觉得就是一种幸福。真的说谁能够在那里很魔术师般帮你解决问题,没有。

主持人李岷:没有魔术师拯救自己,自己就是自己的上帝。杨女士,因为我知道大众汽车行业是一个男人天下,你要能从稍微低一点位置往上冲,在上市公司是始终在斗争的状态,你应该也经历过这种瓶颈期,或者感觉到特别沮丧的时候,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经历?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副总裁杨美虹

杨美虹:我来大众汽车时间还不到6年,但是我在汽车行业,我进入汽车行业是从93年开始进入汽车行业的。可以说,我是在汽车行业里面成长的,但是大众汽车这几年我觉得是我进步最快的,也是我学到东西最多的。我就说在大众汽车不到6年的时间里面,应该说有两个,我不叫瓶颈期,我觉得对我最大挑战,让我曾经动摇过,甚至还要思考是否做下去。最开始我加入这个公司前三个月,我觉得几乎快要做不下去了,因为我虽然负责的这个部门当时人不多,跟现在比起来,现在已经从我的团队来讲,已经是当时5、6倍了,但是当时对我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顺应大众汽车,德国大众这样一个企业文化。

德国大众我觉得在汽车行业里面,他的企业文化特性非常的强烈,而且有很强德国印记在里面。比如说我们在高级管理层,比如我们的董事会,我们中国区管理层月会,我觉得我的挑战是没有第二个女同事,我是唯一一个女性。另外,我是里面唯一的两个,我们还有一位同事他是新加坡人,只有我们两个不说德语,对我的挑战我不懂德语是我们大部分我的同事母语,我不会这个母语,逼着我用英文,我只能用我的英文跟所有人沟通很多事情。从这个过程中前三个月对我的挑战我必须要用,他们很不喜欢的语言来跟他们沟通。对我来说我也不喜欢,因为英文不是我的母语,而且我以前工作是用中文,以前我在其他公司里面不需要用英文开会。我到了这里工作语言,包括我跟我们部门,当时我部门有两个德国同志,我变成跟他们沟通也要用英文。

而且在汽车行业里面有很多技术性的文件都用德语,你问很多同志他说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英文怎么说,我们从小就是用德语说的。这里面让我最辛苦的,我要去了解企业业务,我还要能够有积极建议。否则你在管理层做不下去,就算你的价值在那,你不能说我开会没有发言,这是不可以的。

另外还有大众汽车的企业文化,我们自己内部说,我们每天自己在开会的时候,内部所有人上来,一般他的企业文化上来先表扬你,首先上来你的想法行不通。他会告诉你为什么行不通,会有很多人告诉你对不起做不了,你必须反过来要证明,这个事情是行的通的。所以,这是我现在服务这个公司的企业文化,我不是说这个企业文化不好,这个企业文化是非常批评的一种企业文化,你如果作为一个中国还有女性管理层,你不能接受,我非常兴奋,我准备很长时间有一个很好建议,很好说法,我刚走就说别讲了。这个对我来说,我觉得从这个里面我学到了,我学到了这种精神,不放弃的精神。

如果说在大众汽车,如果人家批评你你就开始退缩了,我可以说你任何事情都做不下去,这就是我在的这个企业文化。所以,我说前三个月我受到挑战,我一直在怀疑自己,我的价值在哪里,我有没有被人尊重,我在这里没有被人尊重,我没有价值,我认为这个工作对我是不值得的。所以,我非常的辛苦,这是第一个瓶颈期。

第二个瓶颈期公司要提升我,很早就传出来了,差不多在我真正得到这个公司提升我的时候半年前就已经到处传,媒体也在写我要提升了,但是这个东西没有下来,反而迎接我是一个审计。而且是从德国总部两个人过来审计我的项目,审计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当然所有程序走完了之后,最后差不多半年时间才出来,所以这个时间对我是一个煎熬考验。我觉得经历了这样两个瓶颈期。

主持人李岷:你刚才说的第一个,我觉得很多人在很多时候都会提出这样问题,我的价值在哪里,我到底有没有价值。其实,这种自我怀疑最后是怎么样能够找到答案呢?

杨美虹: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为什么公司雇你来,或者说公司过去经验,你智慧也好可以给公司带来价值。我觉得像我作为公司招我来的时候,我是做公关总监,我以公关总监一个身份参与我们的最高管理层会议。而且我又不讲德语,我又是唯一的女性。当然女性和男性同志在一起工作,我觉得有很多工作方法不一样,对我来讲我觉得非常直接地有技巧地把你的意见表达出来。然后是以,这种意见其实对公司就是价值,他需要这样的一个价值。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克服我们中国这种文化,我们中国的文化不愿意很多人面去批评别人,这对我来说都是我要去克服的。

所以,我后来给公司展示价值不是以公关人员做的价值,比如从生产,采购,从质量,从技术各个方面我每天跟他们在一起梳理很多东西,然后制定公司新的10年战略,这对我来说是最大挑战。但是我觉得我接受了这个挑战。然后我有很多我的建议在里面,而且被公司采纳。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