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

幸福企业 > 论坛

易凯资本王冉主持:云计算与移动互联网

2012年01月09日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联合主办的2011(第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0日--11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隆重举行。中国企业家网正在对本次会议进行图文直播,以下为年会主题论坛“云计算与移动互联网”的详细内容。

主持人朱丹:谢谢张黎刚先生的报告,这个报告也给我们在座每一位朋友都敲响了警钟,的确是这样,暴露出很多我们在生活和健康当中存在的问题。所以, 希望在座每一位中国企业界的领军人物,精英们,朋友们,能够为了事业打拼,在我们头脑当中进行马拉松同时,也为自己的健康加加油,让我们动起来,为了自 己,更为哪些爱我们,需要我们的人,给自己力量,也给他们希望。再一次感谢张黎刚先生,谢谢。

王冉

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中国企业家网)

主持人王冉:我们现在开始,我先把我们几位嘉宾请上来,大家都坐上来舒服了再一个一个介绍,有请今天参加这场论坛各位嘉宾,各位下午好我是易凯资本 的王冉,非常高兴来主持这场云的论坛,我本来想说今天咱们台上嘉宾云集。但是,发现有两位本来要来参加我们的嘉宾被一场电影给诱惑走了,所以我们现在台上 只剩了四朵大云团。我们这四大云团的确非常厉害,在这个领域里面他们是资深的,也是顶级的行家和专家。

从我旁边开始,坐在我旁边的是德国电信全球副总裁和大中华区的总裁黄辉先生,接下来是用友软件的董事长和创始人王文京先生,再下来是中国宽带产业基金主席田溯宁先生,最那边那位不用我介绍了,他是中国企业领袖的老朋友,也可以说是创始人,正和岛的首席架构师刘东华先生。

这个云的话题,最早的时候中文有一个字,我们知道你加心变成了您。中文里还有一个字是他下面加一个心字,是对他的尊称,这个字念什么呢?一般人都不 知道,念怹,3G都属于怹,云也成了怹,很多年已经都说云,但是最近两年云才慢慢一点一点向我们走来。我今天还是想从溯宁开始,现在我看飞机面前一片片云 团,我第一个想到他,看电影知道中国有树先生,他在我的脑子里已经变成中国云先生,在这个领域确实属于看的最早,动手最早,从几年前就开始着手准备,能不 能我们科普一下。

我印象当中从第一波互联网浪潮当中当时就有一批ASP企业,包括还有其他一些公司,那个时候在本质上他们做的一些事情,跟今天我们所说的一些云服务 有一些相似的地方,能不能先给我们分享一下,最近这10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报纸我们突然间一下子整个云产业像一扇窗口一样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到底发生了什么?

田溯宁

中国宽带产业基金主席田溯宁(中国企业家网)

田溯宁:我们过去学政治经济学有一句话,“历史都是螺旋式的上升”,我觉得这句话非常符合云这些年的发展。我们在2000年那次互联网热潮,泡沫过 程中,当时最热的概念就像王冉所说的ASP,我当时跟王文京在沈阳一起聊要不要把软件变成服务。为什么10年过去了很多商业模式在过去2,3年,ASP这 种模式,或者软件即服务的模式开始出现,云为什么才从天上逐渐影响到我们生活,逐渐落到地下了。

我觉得三个条件是云能在今天由一个概念变成作为商业模式的重要基础。第一就是宽带普及,那时候是拨号上网,宽带普及从拨号上网到宽带接入,从铜线到光纤奠定云计算革命的网络基础。

第二个变化就是虚拟化软件的出现,在过去10年来一个最重要计算机技术就是软件的虚拟化,把CPU可以虚拟化起来。如果我们看市盈率,美国的市盈率 最高公司现在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两个做虚拟化软件的公司,像VMVare,把非常多CPU连在一起,或者把一个CPU虚拟化两不同计划单元,不再是一个 单独服务器,而成为服务器计算资源池,云有了强大计算存储引擎,这是第二个客观条件。

第三个客观条件需求带动,人类从来没有像这样,由于社交网络,搜索,互联网出现需要这么多数据,这么多数据在传统计算架构上,传统上几亿次搜索,几 千万个邮件处理好,就是靠云计算架构,两个客观条件,网络宽带化,计算资源的虚拟化,一个推动力就是大数据的时代来临,是云的时代千呼万唤始出来,今天云 不再是一个概念,也不是很多人用云炒作的东西,而是我们今天每个人生活都离不开,当你用的时候下载,不用的时候放在云上。今天云已经成为概念变成实践,变 成强大的商业模式。

主持人王冉:你刚才所谓虚拟化技术,能不能用简单的,通俗易懂的话讲一下虚拟化这件事,实际上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田溯宁:就是团结起来干大事,一个CPU相当于一个人,一个很笨的人,一个人在传统计算,一个服务器就做一件事情,我把千千万万计算机,服务器连在 一起,就像人类社会从各干各的事到工业社会,我们开始大规模生产的时代。计算机连在一起进行一个大规模生产信息,生活数据,生产知识的时代。

主持人王冉:你觉得这个时代开启之后,最先受益包括像黄辉代表大的运营商,基础设施提供者,还是上面做平台,做应用公司,整个互联网公司如果往回看,整个受益时间点是在不同公司,可能在不同阶段会超比例获利呢?

田溯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个时代第四大亚马逊的云,Google的云,苹果的云,FaceBook的云,比较遗憾这四个云跟中国关系都不是特 别大。特点实际上是云这个时代最大受益者,只有云才能解决这么大存储和处理问题。当然云时代也推动新一代公司出现,新一代云的存储企业,新一代云服务处理 器企业,新一代做虚拟化软件企业,提供工具的企业,我自己在运营商做了8年,我在运营商勇于不仅仅只做语音和数据,中国网通已经成立一个超级计算机,我们 不仅仅提供语音和数据服务 主持人王冉:你刚才说有上千个客户,企业客户。现在为他们提供私有云,你们私有云为他们提供服务,主要具体内容是有哪些呢?

黄辉

德国电信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黄辉(中国企业家网)

黄辉:我们利用比较术语来说云分为三个层面,一个是硬件这块,第二个层面在平台,第三个平台在应用。我们现在做的最多还是平台和应用这一块,比如说 刚才我说380万个业务在上面,其中大概有80%,就是我们国内也都非常家喻户晓SAP业务,其中有20%是其他办公室软件,很多把办公室软件架在私有云 上来满足全球办公室管理,和交流活动。

主持人王冉:其实这很有意思,德国电信身份,如果我说的不对溯宁可以更正,一个云可以分为三大块,基础设施,平台和应用。一般说到电信自然想到更偏基础设施一点,但是你刚才也讲做平台,有更多提供应用服务,你觉得作为电信运营商来讲,这会是一个核心有事吗?

黄辉:更多从一个电信运营商在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不可否认的情况下。一个电信运营商应该怎么转型,更多从这个角度。06年左右德国电信制定 转型方案,两个方面,一个是后端内容,平台,音乐这一端我们做了很多,另外是前端,移动互联网这一块。上个月我们在欧洲推出“车联网”概念,移动互联网装 在汽车里面,通过汽车可以跟云端进行沟通,这一块现在上个星期所有2014年以后,所有在欧洲生产的新汽车都要装“车联网”的概念,已经写进欧洲法律里 面。

当然了,这个非常重要,欧洲一年死于车祸的人4到5万,其中有10%为什么造成上网,在发生事故的通知这个急救中心时间太长了。现在车联网利用移动 互联网,当你车险重大事故的时候,安全囊爆破的同时,把你的位置,车况全部反映到急救中心,急救中心尽管由于你坐在车上的人伤势严重没有办法打电话,急救 中心知道你的位置和车况,急救人员马上就能赶到现场。

这一块更多,我们说是行业的基础设施,涉及到后端,也涉及到后面移动互联网,终端这一块。

主持人王冉:所以这个云听起来好象云里雾里,但是的的确确可以改变和影响我们的生活。用友王文京这边,最近您也经常提到用友云战略,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布局,您觉得对用友来说云战略到底是一个什么战略,他未来对用友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文京

用友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文京(中国企业家网)

王文京:因为用友我们一直是做企业还有政府机构应用,特别是企业信息化应用。我们在做企业信息化应用的时候,在每个阶段都在用这个阶段代表性,主流 性技术。比如最早我们软件包,刚开始还是操作系统,小型数据化来做,后面慢慢是局域网应用,广域网的应用。现在整个主流技术大家都看到了,云计算成为一个 主流技术方式。所以,我们做企业应用一定是要跟此相结合,我们一定要把这个阶段,这个时代最主流的趋势技术跟我们做的企业应用服务紧密结合。

所以,我们在早期企业管理软件包,解决方案,在这个基础上最近两年我们在推进企业云服务。实际上是一个很自然,我认为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我们这个 战略也是一个很自然的适应技术发展的潮流,然后把这样一种新的技术模式带给我们企业客户这样一个举措。我们战略框架就是S+S,我们把原来用友软件给企业 的服务跟云服务结合起来,利用这个框架,用这样一个结构来为我们的企业客户提供更丰富的服务,更便利的服务,也是更便宜的服务。

在具体到城市上,我们也主要做两层,一个是在平台服务层,一个是在应用服务层,谢谢。

主持人王冉:对您的业务模式影响,在云时代会有哪些,比如您的收费,整个收费体系会不会重新打破?

王文京:肯定会有改变,实际上在企业应用里面到现在为止已经走过两个大的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到年标准软件包,许可收费的方式。第二个阶段就是解决 方案阶段,这个时候收费方式有软件许可,更多还有应用服务的收费,专业服务收费。现在进到第三阶段,就是云计算模式下的企业应用进到第三阶段,这个阶段我 们认为他的形态就是企业平台,不光是说我们厂商提供给客户的平台,本身基于云计算模式下企业信息化应用变成了一个商业平台,管理平台。

所以,这个时候消费方式越来越变成一个服务收费,对我们这个行业改变也是很明显的。

主持人王冉:将来有一天会不会走到这一步,我作为一个企业,我相信在座很多也都是做企业的,我们有没有可能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内部IT人员了,我们全 部企业对信息服务需求就建立在很多像您这样专业应用软件服务提供商,给我们构造出来云团里面,我们直接有任何问题,我只要开机,所有后台东西都有您这边来 解决?

王文京:这个我想可能已经不是将来,最近有一个什么杂志封面一句话很好,“已经到来的未来”,其实有的企业已经这么做了。当然一个IT人员我觉得很 多小微企业完全可以做到,这是一个合理模式。就像一个小微企业有必要配电工吗,有必要去配水暖工吗,没有必要,但是他天天在用电用水。但是对大型企业应用 模式可能不完全一样,因为他是私有云为主,或者说私有云和公有云混合。所以,大型企业一个IT人员没有,我估计可能不是一个最好的方式,对小微企业合适。

主持人王冉:东华稍微等一会,因为到你那我不扔给你一个宏大哲学层面问题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先把技术层面事情扫完再说。从云未来角度,这个里面我 所有的东西都在云里了,听起来应该更加可靠,更加方便,更加安全,但事实上更加安全吗,溯宁从你的角度来看,安全方面隐患会不会反而导致未来云应用出现一 些问题?

田溯宁:当然这个问题我93年在亚信做互联网就有这个问题,互联网安全,商业模式是什么,邮件丢了怎么办,云上所有问题,要么就觉得云山雾罩,第一 个否定你的事情就是安全。首先一个新的事物诞生出来会伴随很多问题,这是不可否认。但是从几个角度来看,让大家理解什么是云。以前在农村的时候把钱放在什 么地方?枕头底下,钱再多点放到老柏树那埋下,到城里之后银行出现了,钱需要的时候从银行取出来,不需要的时候就放在银行了,银行不就是云,你把钱集中找 人去管理安全,还是在枕头底下最安全,我觉得这是人们观念变革。